首页

你在这里

亲历激光矫正手术

 
 

想和眼镜说再见已经很多年了。最早的时候记得是五年级吧,因为是文革,一根银针治百病的时候,身为针灸医生的母亲拿起银针,每隔一天就在我脸上的“睛明”, “承泣”,“攒竹”,“太阳”几个穴位扎上一遍,有时候还加上手上的“合谷”穴。脸上皮浅,扎得很痛,“合谷”穴更是又麻又痛。记得每次都要拿刘胡兰,向 秀丽,邱少云等众英雄来鼓励自己,背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的毛语录,可还是泪汪汪地收场。几个月以后,终因母女都不堪忍受而告终。

可 是眼镜实在是折磨了我太多年,被人骂“四眼狗”就不说了,每次出点汗,眼镜就顺着我的塌鼻梁滑下来。就连很有耐心的美国验光师都抱怨:“你怎么一点鼻梁都 没有?”。国内最早有隐形眼镜的时候,我就去试过了。记得刚戴上时特别兴奋,可是,觉得眼睛里一直硌着,还没到家就被我扔在马路上了。

十年前有一位同事说她做了激光矫正,效果很好。于是动了心,到处打听一番,还是因为害怕而放弃了,用上了隐形眼镜来代替。直到两年前,儿子做了激光矫正,总说效果很好,还带动他好朋友也做了,终于下了最后的决心。下面就把过程详细记录一下,供有兴趣的朋友们参考。

我 先是在就近的一家做了检查,后来发现价钱比纽约贵很多,就和儿子用过的矫正中心联系。 手术前要做两次检查。第一次粗粗地查了一下,回答了所有的疑问,初 步定下手术方案。第二次做了很仔细的检查,包括视力,眼底,角膜厚度,以及流泪程度,定下最后手术时间,方案。因为近视加老花,我们决定做 “MonoVision”。 就是把主眼矫正到基本最佳状态,辅眼只矫正到3/4 最佳。这样就可以既不用近视眼镜,也不用老花镜。

上周五早上,纽约下大雨,还是没挡住我和眼镜再见的决心。一大早就登上老公天天坐的Bus,到了纽约。到了儿子家里小坐一会儿,就冒雨到了矫正中心。

第一件事还是检查。这次测量了视力,眼压,角膜厚度,还把眼睛给画了好多张三维地图(3D Mapping)。

然后就进了等待室。在这里又查了几项什么东东后,就有护士问:是否对碘酒,Ibuprofen 过敏?答:“No。”于是他在眼睛外面用碘酒搽了搽,又给了一颗Ibuprofen咽下。护士把术后要点的抗生素,激素,眼药水之类的又重复了一遍。

一 个医生走过来,把手术时要做的事,手术后的注意事项全部叙述一番,就开始等。等的时候有点紧张,可是发现前面三个人出来都面带微笑,心里划拉了一下:这个 医生执业十五年,每年做一万人以上。 如果一个屠夫杀了十五万头猪的话,这屠夫下刀子一定很精了。带着就当是“第十五万头猪”的想法,我走进了手术室。

躺上一张可以移动的手术床,看着两盏激光灯。助理医师过来在眼睛里点了麻药,然后又验明正身,我也借机考了他一下,确定他知道我要矫正的度数。

于是又问他:“都是仪器操作,参数都定好了,对吗?”他回答:“是的。”

我说:“那么就算是医生的手发抖也没问题,对吗?”

“你们在说我吗?谁说我的手会发抖?啊?”一个高大帅气的中年人乐呵呵地接过话语。

他说:“你注意一直盯着红光就好了。”然后就用一个什么东东把右眼撑开。

“吸住了。(Suction on)”. 红色的激光开始在右眼上闪。。。

“你可能会觉得有点压力,别动,15, 14,。。。3, 2,1,很好。”(15秒,这个步骤移出1/3的角膜)

床 移动到另一激光灯下,“很好,盯着红光看。”“滋滋,滋滋。(激光矫正)”几声过后,眼前的红光很模糊,感觉一片东西盖在眼睛上(估计是放回角膜),开始 对焦,出现了一连串水圈圈,感觉很好玩。然后,红光清晰地定住了。滴了几滴药水,又用一个很软的海绵在眼球上搽了几下,好了。前后不到3分钟。

左眼重复了上述动作。医生笑容满面地指着墙上的大钟:“能看见吗?”“能。”又指指自己的手表,“能看见吗?”“能。”又在一机器前检查了一下,好了。“恭喜你!(Congratulations)!”,“第十五万头猪。“我心里接着说。呵呵。

前来接我的儿子已经在门外等候了,我惊异地发现世界变得这么清晰。因为第二天要做检查,就和儿子一起回他的住所休息。因为太兴奋,出门不想坐出租车,就和儿子边走边聊, 二十几分钟后到了他家。不戴眼镜就能看清楚百老汇大街的街牌,感觉真好。

吃了儿子煮的饺子,点了眼药,就睡了。大概有三四个小时的样子,眼睛觉得发干和有压力感。睡了一觉,感觉眼睛轻松了很多。再点眼药睡,再起来后,眼睛里的压力感没有了,但还是发干。

术后检查,一切正常。只是眼睛有些干,医生嘱咐,要多喝水,多滴假泪水(Tear drop )。然后自己搭车回家了。

周六一天无事。晚上的牌局,是老公最关心的事。同意陪他打牌,条件是必须给我一个“小王”,于是牌局照旧。老公偷偷塞给我的小王,果然帮了大忙。那次我仨小王反主,我方大胜!

(无意帮激光矫正作广告,但是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一起探讨。)

分类: 

评论

邱俊伟的头像
 #

问候春阳姐。

戴眼镜真的是不舒服,不过我可不近视,但是我能想象到。

我的一双儿女,学习成绩很一般,却早早都戴上了眼镜,近视很厉害。

要是能激光矫正,彻底摆脱眼镜,真的是件好事。

 
春阳的头像
 #

我做的时间不长,但是做过的人基本都说不错。

 
阿朵的头像
 #

哇,春阳完成了这么一件人生大事啊,恭喜啊!

很好奇,这么大的事,手术时间这么短啊?

 
春阳的头像
 #

阿朵,时间很短,现在觉得效果还不错。晚上看灯有些发毛,据说以后会好转。

 
抱峰的头像
 #

祝贺,问好。矫正了的眼睛更清楚地看世界了。爽!

 
春阳的头像
 #

谢谢报峰,有些日子没见你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原来你是小四眼儿?我咋不知道尼?否则?嘿嘿!!!!

亲耐地猪猪:恭喜你回到二眼队伍!你那十五万头猪的说法,把我乐得不行。

另外,要知道,在美国,眼科医生那是绝对好活,都是精英才当眼科医生的,我们附近有一眼科医生,中青年,手艺那个好,态度那个好,相貌那个英俊,害得我们妇女朋友们一波波往人家那送钱,去了就口水流流地呆看人家。好在我不属于其中,我眼睛天生好,到现在还能纫绣花针!

 
春阳的头像
 #

哈哈,林妹妹呀,你不会是为了看帅哥,故意揉红眼睛吧?呵呵。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我也是小四眼儿,只是一直没敢做激光矫正手术,怕有后遗症。

 
春阳的头像
 #

不知道后遗症会怎么样,到目前为止还很满意。以后的事就不管了。

 
梅子的头像
 #

恭喜春阳!

你的幽默令我捧腹!

 
春阳的头像
 #

梅子姐姐,还得谢谢你提醒大家爱惜眼睛。

 
海云的头像
 #

我七年前做的,现在还算好,但已不再是20/20了,整天盯着电脑屏幕,视力还是会受影响。

 
春阳的头像
 #

你觉得有后遗症吗?

 
海云的头像
 #

后遗症跟牧童说的很接近,有点散光,晚上看灯光有点重影,白天还好。还有就是有的时候觉得眼睛发干。最近也觉得看近吃力了,估计老花在即。

 
予微的头像
 #

春阳姐,我也是小学四年级就近视了!也是没鼻梁去托着的。可眼镜成了我脸上一部分,孩子还不同意我脱掉呢。

来美后配过隐形眼镜,可回广州,一出门,满眼的灰尘,只好扔了,就再也没戴。跟你还真有默契!

但我不敢做这个手术,尽管很多朋友做了。80年代好友就告诉我,俄国和日本有这个矫正手术,可10年后有隐患出来。这10年来技术进步很大,很过人做了效果都很好。

可,我还是不敢去做!因为:1。台湾一个最早引进这技术的医生,正式宣布封刀,据说眼角膜容易脱落。2.这里认识一个眼科诊所工作的姐妹,她说,诊所里给人做手术的医生,自己的都不做这个手术!

3.我攒够两千元就会出去玩花掉了,一直没钱做这个越来越便宜的手术。:)

 
熊猫的头像
 #

不做有不做的好处。我听说,很多人刚做完时都觉得效果不错,但是慢慢就又不行了。所以啊(在这儿顺便吓唬吓唬春阳),这就像做 plastic surgery 一样,要保持效果,可能每过几年就得去做一次!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一群小四眼儿

 
熊猫的头像
 #

抗议 - 俺不是小四眼儿!

 
春阳的头像
 #

慢慢不行的可能性是肯定有的,到时候再说吧。

 
春阳的头像
 #

微微妹妹,你的三个理由太充分了,完全可以不去当第150001头,呵呵。

 
好吃的头像
 #

“诊所里给人做手术的医生,自己的都不做这个手术!?” 我也听说过这种言论, 真的假的啊?  我想出事概率应该很低。

春阳应该算手术成功的一类了。

 
春阳的头像
 #

怎么说呢,坏的事情更容易被放大而已。

 
叶子欧游的头像
 #

恭喜春阳。我也很想去做这个手术,可我们这儿人太少,担心医生的经验不足,又担心如果现在做了手术,将来要是眼睛老花了怎么办。我听说在国内做完手术激光手术的避光休息两周,你那怎么马上就可以了呢?至于十年一说,都是看个人的吧,我表弟手术都作了十五年了,眼睛还是好得很

 
春阳的头像
 #

叶子,美国这里不需要的。当时就可以走路,周一就上班了。呵呵。

 
雨林的头像
 #

相信FDA一定有追踪的临床实验结果。

我在深圳的亲戚也是在04年就做了这样的治疗。效果很好。

 
春阳的头像
 #

我听见的都是亲身经历,都说挺好的。

 
若敏的头像
 #

什么?春阳姐近视?看不出来!美丽的眼睛明又亮!

我不近视,可是看书上网,我要戴老花镜了。

 
春阳的头像
 #

哈哈,敏,你真会说话。我现在不用老花。

 
天婴的头像
 #

我曾经眼睛巨好,从没戴过眼镜,现在读书要戴花镜了,也好,我终于可以靠近知识分子的行列了……。

 
春阳的头像
 #

老花镜代表未来,呵呵。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报告! 俺也做啦,非常喜欢! 就是晚上看着路上的灯有毛刺,不是一点一点的灯光,是一小片一小片的。 除了这个没啥问题。 另外我做的时候,闻到一股烧糊的味道,问医生:什么味儿啊?医生说,是你的nearsightedness 在消失! 妈呀,那是激光烧人肉啊,那味道,特难闻。

 
春阳的头像
 #

你做了多久了,还有Glare?

 
牧童歌谣的头像
 #

十年了! 你说我郁闷不郁闷!

 
夕阳亿万年的头像
 #

我很想当第十五万零一头猪,只要让我眼前的世界变得清晰,就是当第十六万头猪我也愿意。

 
春阳的头像
 #

谢谢。那种清晰感真的很雷人哦。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