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最憶是廣州

(这是一封给没来过广州的朋友的信, 所以广州同学读来, 恐怕觉得有点啰唆. )


Dear Deer,
你問我,羊城有什麼景點,可以介紹給你,因為你遊要羊城了. 我卻遲遲不能回信。
你叫我怎么說呢?你又有多少時間,可以漫遊我的故鄉?那裡的氣氛我太熟悉了,以至不覺得有甚麼特別;而一個遊人,能發現羊城的魅力嗎?

也是因為我生於斯,長於斯,一切對我都是親切可愛:五月木棉紅,十月菊花盛,春來夏至秋連冬,滿城滿街都有花繁葉茂,因此广州又称为花城。艷黃的迎春花,殷紅的鳳凰樹,紅白紫的洋紫荊,大張嘴的大紅花,夾雜滿街飄香的各種美食,難怪有人說這花城有一種“世俗的浪漫”,我倘佯其中,樂而忘返。對擁擠,聲浪,垃圾,廢氣,熟視無睹,只覺笑語喧喧,喜氣洋洋。穿著春裝紗裙,趿著拖鞋,素手擎一枝牛雜串,邊行邊吃,這奇怪的搭配,在這裡卻是顯得如此協調,有特色!

羊城的白雲山不算高,比不上山東泰山聞名,可以一登而小天下。不過這裡山明水秀,峰迴路轉,有九龍泉水潺潺,清涼之氣驅除鬧市塵埃。牽扯我的,是空中懸著當年太多的記憶:如何推自行車上山頂,又瘋狂的衝下來,年輕無畏“唔知個死字點寫”;大雨飄灑,少年衣衫濕透,想起的是老師教過得名詞“半透膜”,遐想聯翩,無人会輕舉妄動!又一次,同学们比赛看谁最快爬上山顶,我们在半山树林中迷路,四個女孩以為要露宿荒山了,假裝鎮靜,聽聽遠處人車聲,向着一个方向走,意外地抄了條近路,比同學早到了山頂!

荔灣艇的夜粥,白鵝潭的秋月,啟動了腹中的欲望,朦朧了眼前的佳人。一切的美好,只因是青春的騷動,衣锦荣歸再重溫,舊夢不再,此月已非當年月,這粥不飽今日腹!

33層的白雲賓館剛建好時,是当时最高的建筑。有機會登頂参觀,那天卻遇雷雨,烏雲在腳下翻滾,閃電劃穿夜空在身邊在眼前炸裂。以為自己被雷劈中,觸電了,那震懾持續廿多年。至今,看到閃電,聽到雷聲,仍會一驚一乍,仍有觸電的驚悸。

珠江上那舊舊的幾經蒼桑的海珠橋──廣州的地標。見證廣州百年風雲史,也承載我無數的腳印和落髮。我在上面走過來又走過去,頂著烈日,頂著台風。直至前年,帶著我的孩子,冒著雨,我們又走過海珠橋,數著一江的燈火,在河南的靜夜江邊,步行到人民橋,拾級而上,回到燈火燦爛的海傍長隄大馬路。雨,泼下又停,衣服濕了又干,潮濕黏人的空氣,如舊情一樣糾纏不清。

東郊公園的紅杉林仍立水中?植物園的天堂鳥(花)飛走了嗎?曉港公園翠竹林,風起時還浅浅低吟沙沙和唱?西湖的寧靜是不複了,東湖的九曲橋塗著紅塵,映在汙染了的綠湖上,也是美艷。

蕩舟越秀湖,泊于薔薇花下,想到高三大考前,我們逃課出來,原來公園也有寧靜的午後。紫荊花影隨波散碎,湖鏡輕飄棉絮白雲,拋開功課,且享受這刻的心閒。“歲月隨雲散,飛花逐水流,寄言眾兒女,何必覓閑愁?”是紅樓夢的詩?雲,浮游在藍天;艇,浮蕩在綠湖;心,浮沉在少女的情懷中。

沒有被異性觸碰過的少女夢,是清純透明的幻彩。至於爬上高高的五羊雕像,就是童稚的豪氣了。可惜少年沒有相機,當年勇,只能留在腦海中,隨歲月而模糊,不宜提起。

 

每次回国,我一定要去的,當然是我的母校。小學三棵古榕,二百多年蔭庇著莘莘學子;大學,卻被潮流改變得象個大市場!令人惆悵。
 

廣雅中學啊,還有半個四合院,一個湖心亭,一座當年看著很巍峨的“冠冕樓”。當然,對於你這個見過哈佛耶魯,遊過加州理工和史丹佛的,我的中學,只是不上台的零嘴。但校道的黃槐,飄著相思的花粉;池塘的睡蓮,載著我的白日夢。多少次我呆呆的盯著看,想著的是咸蛋黃,念著的是奶黃包?除了吃,還是吃,腹中飽,就容不下慘綠少年的塵埃。

然,最濃得化不開的,是那份師生情。廣州人看似冷淡,不太熱情,那是你未贏得芳心,建立友情。他們要幫朋友,不會大口許諾,擊掌為盟。而是觀察著,衡量著,覺得自己能力可行,才去著手,有成功的希望了,才會讓你知道。不輕易答應,卻一諾千金。
多年同窗同宿的同學情愛,更是深厚而源遠流長。

夜來了,狗肉煲的香,是具穿透力的。蓋過炒螺炒蟹的辣香,掩住了香奈爾和哉的誘惑。這裡,肯塔雞和漢堡包是無法稱王的。速食的摩登,只能吸引毛頭小子饥肠!夜街大排欓的炉火旺旺,焖着一罐“佛跳牆” ---- 連佛都不能自持,你又何必苦忍苦待自己呢?请坐下來,泡壺香茶,一罐凍啤,開懷地大嚼一頓吧。湯足肉飽之時,你知道什麼叫不枉此行!──不枉此生?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最喜欢的地方之一,就是羊城,食物美味,服饰时髦,每次都要一个人逛上两天,满载而归。

 
予微的头像
 #

谢谢海云的肯定!

 
一休的头像
 #
 
纽约站的头像
 #

欣赏美文,拜读!想不到你也是广东人.恭贺新年快乐,青春常驻!龙年新作纷呈,万事胜意!

 
予微的头像
 #

呵呵,握手!同贺!

祝你龙精虎猛,灵感常现!

 
深秋红叶的头像
 #

故乡的美景在你饱蘸故乡情怀的文笔下变得鲜活起来,撩起了我阵阵的乡思了。

 
予微的头像
 #

谢谢红叶!故乡虽远,却时时回味。

 
cathay活着的头像
 #

哈哈~~昨晚很高兴认识你。在你的这篇文章的文字里,让我再次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地方-羊城。每一处描写都有那股说不出的亲切感。

 
予微的头像
 #

我也是很高兴的认识你,而且,一反常态的,跟你一见如故!一向,我这个广州人都很“低调”,见到广州人都是笑笑,然后,要十年才慢慢加温熟悉的那种。

 
西山的头像
 #

是不是宋大哥请你们吃饭了?好羡慕!

 
予微的头像
 #

西山好,这里说的,是上次海云来,宋大哥请吃饭,我们沾海云的光。

 
予微的头像
 #

踢踢踏踏, 在陋巷中喧哗,
雨幕中,摇摆朵朵伞花
提着鱼头, 举着电话, 
趟拢里飘浮香茶,
是邻居姐姐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字句之间透着浓浓真情,如果不是自己的家乡,如果不是体会的深刻,如果不是心存美好,又如何能这样细致耐心地表达一块土地上的风景习俗人情?!一个人活着,能对自己的故土有如此感受也不枉走过一遭人生了。

 
予微的头像
 #

谢谢木桐美言,记忆中的故土总是美好的,小时候的花城,相对安祥,鸟语花香。

 
圆通赏花进行时的头像
 #

有一天,朋友带我去吃早茶,我去了不禁使我大惊失色!

 
予微的头像
 #

啊,这世上还有让圆老大惊失色的事情?奇哉!你有没有“大吃一斤”呢?

 
圆通赏花进行时的头像
 #

那时是刚刚改革开放,一顿早茶吃掉我一个月的工资啊!(当然不是我掏钱)好东西多得很,何止大吃一斤?哈哈,真有趣!谢谢!

 
予微的头像
 #

圆老的朋友一定是请你去那高级酒店的,我们调侃说,那是吃“地毯灯饰”的。平民百姓饮茶的茶楼,丰俭由人。

 
圆通赏花进行时的头像
 #

我到广州的确让我震惊一次,后来到美国又让我震惊一次。直到现在,好像再也没有什么让我震惊的了。社会发展太快了,我这一辈子真正的走运啊!谢谢!

 
予微的头像
 #

大概是八十年代初,有一位北京某报的记者,出差到广州之后,非常惊喜的写了一篇报道,说:

1. 在广州,去饮茶吃点心,是坐下来尽兴吃,先吃后付钱。(83和85年我去北京,饭店都是要先买饭菜,才能坐下吃。我们不知道自己要吃多少米饭,很是犹豫一会。)

2. 在街头,很多凉茶店,卖各种凉茶汽水糖水;你给钱,就拿起杯子或汽水瓶饮,饮完了就还回去,不用付押金。大家都很守规矩,不会拿了玻璃瓶就走。如果要整支汽水买回家,就多付瓶子费。

这位记者大大的赞叹,广州人古风尚浓!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