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碩鼠,碩鼠,毋食我“草”

 

这是2001年写的文章,登载在【世界日报】副刊。

  終於搬入了新房子,門前有兩片四米見方的草地,青草茂盛,讓我相見歡。自少生長在中國南方城市,有綠蔭而少綠茵,青草地是公園中的奢侈物。來到洛杉磯,到處都有藍天白雲襯托著大片的草地,惹得人總想在上面打滾。新居雖小,能有一小片草地,就很心滿意足了,知足常樂,不是嗎?
  榮陞有草一族,隨之而來就是養草的煩惱了。
  

  首先是發現剪草機價格不菲,新的要两百元以上。我們是了老命(不是拼),才存了頭款,借貸買下這十多萬的老房子,待付完一切費用搬入之時,口袋真是所剩無幾。而要修整的如洗衣機,浴室下水道等雜事頗多,買個剪草機是放在 Waiting List上了。偏偏這時家中樑柱我老公大人被公司裁員,我一人的薪水,付了貸款月費後,只剩三百,不敷繳付一雙兒女的托兒費呢。
  一時找不到合適的工作,賦閒在家的老公就只好自帶孩子。這時的他連澆花灌草都舍不得了。一來不知道每月水費幾何,不敢造次;二來草長太快,怎麼剪呀?他說這草根深,死不了的,有水就長了。看著草坪日漸枯黃,心中真疼,可也無法,我每天早出晚歸,當家的是他,只有任由他處置了。
  天可怜我們,入冬後下了幾場透雨,雨水澆又生的草芽兒冒出了尖尖頭,沒幾天就欣欣青草長了!不得不剪了,於是找出小剪刀,帶著五歲大兒,二歲小女,拿著剪刀去修剪。哈,小胖手亂扯亂剪,雖參差不齊,倒也其樂融融,反正此草坪不臨街,難看也不會影響市容,能讓其生長不露焦土就好。
過了幾天,新問題又出現了。
  先是發現車庫旁的花壇上冒出一堆新土,以為誰在那裏堆了個葬花冢,想來兒子沒此力氣挖掘,搬了這麼多泥巴呀,老公當然沒這雅興了。不明所以,過一天,車庫另一邊的花壇又冒出了一堆,老公有所悟:這可能是土拔鼠的杰作。因為它沒有吃掉我們的茶花樹,我們以為可以相安無事。
  誰知,這新土隆起在我們的小草坪上了!我們的草坪本已多災多難,不成草樣,現在還多了個小搗蛋,一天一堆新土,草被連根翻起,這草不成坪,這氣怎生得平!好在我信了主耶穌基督,不再怕鬼怪,否則看這新墳日堆,心裡一定毛毛的,覺著兆頭不好,不得安生了。
  這時老美鄰居來訪,告訴我們這種鼠很討厭,也把他們的草翻得七零八落,他們剛對付了一只,說一定要除之而後快!她教我們可用水灌,煙燻,遇有毒殺!
我家有小兒女,毒殺似乎不太合適。老公先用水灌,他對著新土挖開一洞,打開水龍頭,竟毫不憐惜把水往裡灌。(可憐我的玫瑰花他舍不得澆,隔日只施幾滴甘露,幾月不生不死的,維持原狀如標本),嘩嘩嘩,半小時過,水不知從鼠洞流到太平洋還是大沙漠,點不剩,土拔鼠也不冒頭,看來不行。

  老公買來煙燻藥,燻了幾次,可能沒有堵死它的狡鼠三窟,你燻它逸,照舊天天在草坪上冒堆新土,我笑說,怎麼這土不是黃金呢?若這一天出一堆,多好!
這時另一朋友到訪,提到此土拔鼠,她恨得咬牙切齒的,她說以前她院子中也有一只,專咬斷她剛結瓜的秧藤,和新種的豆苗,把她氣死了,有天她就直搗它的老巢,挖挖挖,挖出一個大洞,認定是鼠的主臥室(主窩),就往里灌水,並靜候在旁。一會兒,泥漿中冒出一個小尖啄,上面有兩個小孔兒——鼠被淹,爬出來伸鼻子喘氣呢!她心裡恨呀,揪準機會,拿起小鋤頭,一鋤下去,鼠身首異處,從此斷絕鼠患。
  

  我聽來有點戚戚,盡管我小時候在廣州也能打鼠捉青蛙的,可人在北美久了,就變得有點兒那個心慈手軟了?
  我老公則被這鼠氣壤了,也是因為他賦閒在家,幾月沒有工作,心裡憋的。一天他拿來鋤頭,對著新土開挖,鋤鋤鋤,我煮好餐飯,天!草坪上被挖成一個大峽谷的縮微景觀。這鼠輩真有能耐,把草坪下鉆空了,不知道它把土吃了,還是搬到那一國進貢去了,怎麼都不見了?這隧道四通八達,當年毛澤東要全民挖的反帝防修防空洞,也差不多吧?坑洞被我老公挖開後,曲折蜿蜒幾米長,如用照像機拍攝了,稍作參照物處理,真可哄人說是在大峽谷拍的。
  

  可怜我家的小草坪,鳴呼!而在旁種下的冬瓜籽,地瓜秧,更不知所蹤了。
  還是沒完!小鼠還是自得其樂深挖洞。每天一堆新土,樂此不疲,將草坪弄得坑坑洼洼的,我家老公氣得說要去買毒藥了。


  中國新年前後南加州連續陰冷,洛杉磯這旱地連天大雨,落得到處水汪汪。我們就窩在家中,無心去照料七零八落的草坪了,祈求春來春風吹又生吧!
今天早上在雨聲滴嗒中醒來,從廚房的窗戶看出去,見一只烏鴉在草坪上啄一團小東西,遠看毛茸茸,以為是落難小鳥,趕快披衣出門去趕走烏鴉,想把小鳥救回來。走近一看,原來是那只該死的土拔鼠!
  原來這連綿雨水終於將它的窩淹了,又冷又濕,它要鉆出來呼吸啦,不知怎的就被烏鴉盯上了。看著這團白灰中帶黑點的小鼠輩,本來想趕快去拿個鋤頭把它就地正法。可一看它的小眼睛骨碌碌地轉,在寒風中顫抖,怪可憐的;我心一軟,差點要抱它回來養在被窩中了!
  但一想到我那片綠茵草地,我就趕快去把被窩中的老公叫醒,他立即起床(平日總得磨磳一下),等他穿好衣服出來,烏鴉又來啄它了。我趕快攔住老公:別動,讓烏鴉收拾它吧。這樣物競天擇,自然生態循環,不干我事了。
可惜雨又下大了,烏鴉抵不住雨淋,只好飛走了,剩下小鼠在掙扎求生。我老公心中氣大,說讓它早了結,來個安樂死吧,就拿個塑膠袋出去把土拔鼠裝住了。還拿進來讓我看,我大叫:快拿出去!
  

  人鼠戰終告一段落,盼春來後,草坪依舊青翠……

这照片背景就是我家草地,实在太坑坑洼洼,所以没有它自己的美照,就用枇杷来馋大家!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我以为你捧鸡蛋干什么,再看才知道拿枇杷馋人呢!

 
予微的头像
 #

哈哈,你是曾被人扔鸡蛋的主?木桐,哈哈哈。谢谢!

 
海云的头像
 #

予微写得有趣。你瞧你写作之路开始的早啊,01年我还会儿还自以为自己是美国人,完全拒绝任何的中文报刊杂志书籍呢。

在加州我们倒是没有遭遇这种鼠的困扰,但常被蚂蚁烦得不知所措。昨晚,听远志明的讲演,他也提到他加州家里的蚂蚁和人的大战,我听了忍不住大笑。倒是搬来东部,发现冬天的时候,老鼠跑到我家的阁楼顶上避寒,先生用花生酱加老鼠夹,抓住了两三条大老鼠,希望今年冬天,它们能汲取教训,别再来找死了。

我也保有我家在加州时的枇杷照,过会儿有空贴上来也馋众人一下。

 
予微的头像
 #

呵呵,早起的虫儿被鸟吃?我这开始的早没用,没有毅力,不能坚持。

海云,特佩服你!等看你的枇杷照。

这土拨鼠,后来我爸爸教我一方,用漂白水,对稀了,灌进洞里,它们就跑了。

蚂蚁,可用辣椒煮水,围着屋地基,洒一圈的。

至于大老鼠,请我去你家唱歌啊,老鼠不是吓死了就是吓跑了。(这条可投葱委贫协)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赶紧赶紧,我们葱协的老鼠精们吼巴巴地热烈期待着你来唱歌,看看你是如何把我们吓跑的。还有你这漂白水的办法太好了,便宜还不说,还环保呢,我两年前换了新房子,院子里仍然有土拔鼠,我跟它们斗争一年多了。明天就如法炮制漂白水法。对付蚂蚁,可以用花椒煮了水浇,也管用。

另外,这篇适合发我们家有宠物坛,凡是动物的都往那儿发。你家有宠物吗?如果有的话,写写你的好宝贝,然后发我们宠物坛来,给我们捧个人场啊!

 
予微的头像
 #

香葱坛怎么会有老鼠精呢?我不怕赶老鼠,可我怕老鼠精!

这又不是宠物,还被我们赶跑了,怎么敢发在家有宠物坛呢?

我家的宠物有啊,就是我!嘻嘻,谁来写我?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自然界的生物和人玩着智力游戏,也很好玩。

 
予微的头像
 #

是啊,与这与那斗,其乐无穷啊。

 
熊猫的头像
 #

光拿一双玉手来吊我们的胃口。强烈要求上正面照!

 
予微的头像
 #

哎呀不得了,让熊猫宝宝看见了我的肉手!嗯,还好,熊猫宝宝吃素的。

 
邱俊伟的头像
 #

呵呵呵,还是你老公心地善良,给它们用塑料袋“安乐死”。

你心地也不错,会手拿枇杷来馋人,呵呵呵。

上面熊猫女士的要求,其实并不过份。

 
予微的头像
 #

我心地大大的好,奉上枇杷让大家饱眼福!

谢谢俊伟,熊猫宝宝无论提什么要求都是让人欢喜的!

 
雨林的头像
 #

酸甜苦辣,只在笔端隐隐约约就好。予微举重若轻,好文章。

世界日报,曾经是我来美国后最喜欢的读物。

 
予微的头像
 #

谢谢雨林过奖!不想回忆太沉重,写得轻快点。

那时不知天高地厚的就敢投稿,现在知道能人多,就消停了。

 
春阳的头像
 #

微微好厉害。老鼠也抓了,枇杷有的吃,还可以写稿子投,一心三用啊,哈哈。

 
予微的头像
 #

得多谢这土拨鼠!

 
圆通赏花进行时的头像
 #

你那枇杷,松鼠不会吃吗?我们北加州这里松鼠可多了,枇杷、苹果、樱桃,甚至玫瑰它都吃!

 
予微的头像
 #

松鼠很会吃枇杷,专挑大的吃,而且很讨厌,它沿着枇杷的把儿,啄一圈,它才吃了那么一点,我的大枇杷就掉地上了!

不过,我家枇杷很多,树很大,所以,我就很大方的跟鸟儿和松鼠分享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曾跟这地鼠较量过,请看我写的<决战gopher>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fa65fd0100konc.html

 
圆通赏花进行时的头像
 #

去看过你的心得,有趣。我可是没有这份精力啊!

 
予微的头像
 #

立即去看林姐的人鼠大战录,佩服林姐的认真态度钻研精神!地上无事不知晓的林姐,可否教我如何驱猫呢?现在是猫儿天天来我家施肥!

 
若梅的头像
 #

全文看过,很是喜欢。老师文笔真好,举重若轻,娓娓道来。

问候!

 
予微的头像
 #

谢谢若梅姐欣赏!请勿称老师,我自认年轻,不老,且不好为人师。嘻嘻!直呼小名就好了!

多多写吧!秋安。

 
火树的头像
 #

建议养一只羊试试。

 
予微的头像
 #

养羊可以省了割草机!好主意。可惜草坪太小,喂不饱小羊!

 
火树的头像
 #

建议养一只兔子试试。

 
予微的头像
 #

呵呵,养兔子的麻烦,跟那个挖洞小花鼠有得一比!

我养活自己就挺成功的了。

 
火树的头像
 #

建议向食草动物看齐。Wink

 
野草的头像
 #

古时有饭牛歌曰︰时不遇兮尧舜主﹐牛兮努力食细草。

今有予微歌曰︰硕鼠硕鼠﹐毋食吾草。 

哈哈﹐予微种的是什么草?这么金贵?难不成比虫草还金贵?

 
予微的头像
 #

多谢玄锋提醒,我得买本《本草纲目》来研究一下,如果能及虫草的万分之一,我就发啦,发啦,啦啦啦!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