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拜坛第一贴:观蛛之乐




        春天买了一盆捕蝇草。放在厨房窗台上。每天洗碗做饭的时候能看到那些鲜嫩欲滴的小手掌张开着,很让人欣喜。可是从未见它自己捕捉到任何蚊蝇。不过长势倒也还不错。旁边的几盆花草里经常有小飞虫出现,就在捕蝇草周围和整个厨房乱转,就喜欢去有水的地方,可又不会水,沾水即亡。感觉智商很低,可捕蝇草仍然抓不到任何虫子,即使是小飞虫已经落在它的掌心。

        后来飞虫实在太多太烦人,实在受不了了,某人就用杀蚜虫的喷雾在那周围喷了一圈。虽然他信誓旦旦说没有喷到捕蝇草,可是捕蝇草还是很快死掉了,带着尚未开花的蓓蕾。心疼。就没有立即把花盆拿走,总幻想它还能支棱起来继续生长。没几天,一只细小的蜘蛛出现了。在捕蝇草的花盆和另外一盆花中间大概一寸半的距离里拉了根细丝。

        本想弄死蜘蛛的。可当时手头忙,打算第二天处理。第二天细丝又多了几根。而且居然粘住了几只小飞虫。我一看这样也好,纯天然捕虫法。于是就每天边在厨房干活边观察这个小蜘蛛。

        最开始的它,跟捕到的小飞虫差不多大小,甚至更小。除了能看出它是只蜘蛛之外什么都看不清。但它很忙,每天它的丝网都在增加很多丝线。它的家不是八卦阵那样的,就是一些密集的乱糟糟的丝线。可每天都可以粘住五六只小飞虫。

       它太小了,看不清它怎样进食,是不是也要缠绕了猎物吸它们的汁液,还是捆住了直接吃呢?

        一周之后小蜘蛛很明显的长大了。能看清它深褐色圆滚滚的肚皮。吃饭的时候它会跑到猎物旁边,只能看到它的丝线轻微的震动,看不到怎样吃,猎物们就一个个消失了。

        十几天之后,小蜘蛛第一次蜕皮了。半透明的皮挂在蛛网的角落。它好像也比之前精明了很多。有时候我离得太近看它,它会很警觉的缩起长腿。有几次我看到有小虫子在它的网附近飞,我就吹那个虫子,想虫子粘到网上。可小蜘蛛不领我的情,赶紧跑进旁边大花盆盆底出水的洞里藏起来。

        又过了十几天的样子,蜘蛛长很大了,又蜕了一次皮。之后它的肚皮有了很明显颜色稍微浅一点的花纹。可是猎物好像没有那么多了。等我上下一找,原来出现了竞争者。另外两只跟它差不多大小的蜘蛛一只在左边花盆,一只在窗台下定居了。看来它们都喜欢这个挨着水,食物充足的地方。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消灭另外那两只。

        等我腾出时间的时候发现,我一直观察的那只小蜘蛛不见了,网上空空如也除了几只小飞虫。就剩下另外两只。可我不知道它们哪只是我的小蜘蛛,哪只是另外新来入侵的,还是两只都是新来的。反正原先的蛛网那里再也没有蜘蛛了。

        心下多少有些怅然。一把年纪了,第一次有机会仔细观察蜘蛛的生活。就这样草草的结束了,多少有些惦记我的小蜘蛛。对剩下的两只不由得起了敌意,但又多少有些爱屋及乌,不忍下手。一直到某天某人又拎了毒药来杀蜘蛛了。那两只蜘蛛不见了。

        几天后旁边的柜子拐角出现了新的蜘蛛。我已经没心情继续观察了。它已经不是我那只小蜘蛛了。


论坛分类: 
阿朵的头像
 #

欢迎Coco!

观察生活真细啊,一把年纪了,我还从没观察过蜘蛛的生活呢。有趣!

 
Coco的头像
 #

谢谢。其实也不是故意观察蜘蛛,就是有一些花在窗台,习惯性地看花发现的蜘蛛,呵呵。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想起小时候读过的美国作家怀特的儿童作品<夏洛的网>,里面有只聪明绝顶的蜘蛛夏洛,为了救她的小猪朋友,用网织出了精美的字,结果猪成了神猪,得以活命,而夏洛终因年限已到,在冬天来临之前向朋友小猪挥手告别-----读到这里,我哭得昏天黑地的,现在想起来眼泪又止不住了------

 
Coco的头像
 #

好像有部小猪的电影里面也有个蜘蛛织网写字,,忘记名字了。

 
海云的头像
 #

我也正想说,陪着孩子看过这部电影,肯定是林玫读过的那个童话被加进了现代的电影中了。

 
Coco的头像
 #

没错,好像就是头两年的电影。回头我查查看。

 
予微的头像
 #

好耐心的观察!

蜘蛛肚皮变色,是不是结茧孵蛋生小蜘蛛呢?如果等到一窝小蜘蛛出来,哇哈哈,场面壮观啊!

 
Coco的头像
 #

哈哈哈,应该不是,还在长大的过程吧。相信之后还会蜕皮。只是它不见了,不知道后来会怎样长大。也许是千百年前的惊鸿一瞥的缘分,此生换来我注目的观察,嘿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