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虔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5 天 之前
注册: 11/27/2011 - 17:40
积分: 2130

你在这里

“体制”内外 --- 对文学奖的一点看法

*

莫言不仅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而且还成就了第一:第一位获得这项殊荣的中国本土作家。龙应台在祝贺莫言获奖时说了一句很中肯的话:最泥土的人就最国际

 

假如读者还不能从龙应台的那句话里悟出道来,那么我再举一个例子。这次我去新州参加汉新文学颁奖典礼,有位评委发言说,有作者写信给她,问她:我的诗歌写得很好啊,为什么没得奖?她解释说,你的诗歌写得是不错,但是有个问题,我读你的“母亲”,读不出是你的母亲,而像是一般人的母亲。你的“母亲”没有你家的特色。

所有文学出版机构,所有文学奖项,都有一个体制的问题。这个体制有组织行政的因素,也有对文学作品本身的取向因素。你无法纳入或适合那体制,那个出版物和那项文学奖对你就难以企及。关于这个再举一例,世界日报副刊欢迎千字左右的稿件,你总投两三千字的散文,是不是自取退稿啊?

 

为什么是莫言得奖而不是其他人,比如余华?除了其他种种原因外,中国的泥土气浓烈应该是莫言获国际重视的一个重要缘由。这个“泥土气”,就是诺贝尔文学奖对各国文学作品的取向之一(当然不是全部,高行健的《灵山》就没有这个“泥土气”)。

那么,内地作家中是不是也有不少作者的优秀作品也很有地方泥土气,但是无门可入呢?肯定是有的。这就牵涉到一个组织体制的问题,所谓体制内和体制外;所谓朝中和在野。民间有许多作者,因种种条件限制无法申请入中国作家协会(比如出版书难,而入作协是要有书的);又因各主要文学杂志又有各自的“体制”,这些作者的作品难以见那些主流文学期刊媒体。而内地文学大奖:比如茅盾奖,都是从已出版作品中评选的,不是作者们可以自由投稿的。因此一切需要借助于体制力量方能接轨的文学奖,基本上可以说绝缘于大部分的民间作家。对于绝大多数文学爱好者来说,诺贝尔一类的文学大奖根本是难以企及的天马行空。诺奖不会来光顾你的博客,没有邮箱让你投稿。除了一般的体制限制,诺奖更有语言这道门中门,关中关。要知道,绝大部分文学爱好者都是业余爱好,他们大部分的时间无法用在文学上。要用那么有限的时间,过那么多的关卡,希望之渺茫是不言而喻的。

 

既是这样,那么体制内文学大奖从绝对的意义上说并不能代表人类整个文学的潜在最佳(当然它们有它们的相对代表性和合理性,这一点是要承认和尊重的)。

 

所幸,除了那些必须从已出版作品中评选的文学奖项外,还有一些文学奖是你可以自由参加的。比如每年的台湾联合报文学奖,时报文学奖,汉新文学奖,内地近期陆续发展起来的一些地方和组织的文学奖。这些奖项是作者们可以自由投稿的。我热情赞美这些文学奖项。尽管它们也有它们的取向和所好,但是毕竟,从组织体制上看,它们有邮箱,有地址,作者们,尤其是年轻的作者们可以自由投稿。这是一片自由得多得多的文学天地,文学殿堂。不要忘了,中国广受尊敬喜爱的王小波,之前投稿备受冷落,也是在夺得台湾联合报小说文学奖后才基本奠定他的文学地位。我也鼓励我的文友,特别是年轻文友们(毕竟希望在年轻一代身上),珍惜和尊重这样的上天赐予的机会,来之不易的机会,让你在少一些势利因素的文学天空翱翔的机会。当然,有条件和机遇,有那个心的话,也应该做体制内的努力。这两者,可以是并行不悖的。

 

文学是人文之学,和人灵肉相连。从信仰的角度上看,从根本上挚爱文学的,是造物主神自己。任何人为的文学奖,都无法从根本上,从生命的关注和拯救上抚摸和爱写作之人。一个有着坚定信仰的作家,他/她的心底必定有着这样一份圣洁的和幸福的文学感,这份感觉和感情无法撼动,它独立于任何人为体制之外。

*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刘瑛依旧的头像
 #

不管怎么说,获奖,能让更多的读者知道其作品。每个作者都希望能拥有尽可能多的读者嘛。

 
虔谦的头像
 #

问候刘瑛依旧!是啊,所以本文鼓励珍惜机会积极参与:)

 
予微的头像
 #

“一个有着坚定信仰的作家,他/她的心底必定有着这样一份圣洁的和幸福的文学感,这份感觉和感情无法撼动,它独立于任何人为体制之外。”

唯有喜爱,才能用心去做,做的过程感受到幸福和圣洁!谢谢虔谦姐。

 
虔谦的头像
 #

予微,谢谢那份同感。问候秋安!

 
海云的头像
 #

平常心看奖项,得之是上帝的奖赏,不得,也并不能影响一个作者文学创作的热情,毕竟,文字是为了表达人类的情感服务的,如果为了追求奖项而写作是写不出震撼人心的好作品的。但是,无可非议,写到一定程度的作家,求认同,尤其是希冀同行内的认同,被专业人士认同,也是很多勤于笔耕者所乐于获得的。

谢谢虔谦。

并请大家关注文轩的有奖文学征文比赛,近期内将会公布征文细则,请广大的文学爱好者积极参与!

 
虔谦的头像
 #

谢谢海云!

说的有道理。过阵给你电邮。文轩征文,海云好有气魄!越来越喜欢你的这张图片。

 
轻盈的风的头像
 #

一个有着坚定信仰的作家,他/她的心底必定有着这样一份圣洁的和幸福的文学感,这份感觉和感情无法撼动,它独立于任何人为体制之外。

 
虔谦的头像
 #

谢谢轻盈的风赏读!

问候:)

 
夏华博的头像
 #

虔谦妹妹:你真了解诺奖评奖内幕吗?莫言作品中的乡土气比起阎连科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呀!那些“高密东北乡”的冗长大句子把俺们山东的乡土味都冲刷没了。体制的问题不仅仅在文学评奖,国内各个文学杂志都是压抑窒息新人的刽子手。最理想的文学杂志应该分属于不同的文学社团而不是宣传部门。我有作品在国内发表,明确地说,没人不成。有文学编辑说我小说的风格类似于一位日本名作家,可是我不认识人,就不能发表作品。你看看那些文学期刊上的烂文章就知道文学圈子有多黑。我要不是衣食无忧闲极无聊,绝不会动笔写东西的。

献身文学的理想主义者多保重吧!

 
虔谦的头像
 #

夏华博,谢谢你分享这许多。我读了,也真的觉得一言难尽,也不是三言两语能回复的清。“献身文学的理想主义者多保重吧!” 记住你这句话了。需要勇气,需要耐心,需要不懈,需要洒脱……“献身文学的理想主义者”,几乎需要人类所有的美德……问候一声!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