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红尘舞者(五)

                                                   

                                           

                                    五

 

    凌子一般处理办公室事务,也兼做出纳一职,公司刚起步,一切并非井然有序,凌子做来很是轻松。中午空闲的时候,偶尔和同事们说些笑话,聊聊天,更多的时候,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闭目休息。


    日子在不经意间过了一些时日,下班之后的凌子一个人回到叔叔家,晚间帮叔叔婶婶做些家事,房间常常也充满了快乐笑语。独处一室的凌子,有时在心里会想起妈妈,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新的一天来临时,凌子和叔叔一家又各奔东西,每天的事务渐渐做得得心应手了,少女的情怀依然会在太阳下想入非非。有一天,正在想得出神的时候,王勇敲门进来了。


    王总和茜有一个九岁儿子,今天学校放假,家里的外婆要做午饭,公司和家相隔不太远,于是就磨蹭着跟着爸爸来了,新鲜感促使一个孩子从这个房间走到那个房间,没有什么可玩的,可是孩子却是容易满足的。

 

    王总敲门的时候,小家伙的脑袋就伸进来了,眨巴眨巴眼睛,“阿姨,好”小家伙脆生生地喊着,二十出头的凌子本能地喜欢上了这个小家伙,伸手揽过孩子的头,和孩子玩了起来。

 

    王总没说什么,让小家伙在凌子办公室继续玩下去,自己一边工作去了。中午外婆打电话来的时候,凌子正和小家伙玩着和自己小弟玩过的游戏,小家伙一时高兴,拉着凌子阿姨的手,要一起回家吃饭。

 

    爸爸想了想,就对凌子说:“那就一起去吧。”家离公司不远,穿过一条马路就到了,外婆的饭菜早早做好,王总每天都能享受到这样的午餐,午餐之后,美美睡一觉,这时候男人的惰性会慢慢生长。


    吃过饭,凌子还是准备出门回到办公室去,准备出门的时候,茜回来了,抬眼看到凌子,眼角闪过一念,小家伙拉过凌子阿姨的手,和妈妈说:“这是凌子阿姨,爸爸隔壁办公室的阿姨,今天带我玩呢。”


    孩子的语言很天真,妈妈摸着儿子的头,让孩子玩去了,然后落落大方地说:“再坐一会儿。”

 

    “不了,办公室有事要办。”凌子从茜的身边走过,和茜挥挥手,凌子的鼻尖正对着茜的头顶,眼角漂过高大的王总,不禁在心头哑然一笑,这样的一家人,真是绝配。

 

    其实凌子回来也没什么事,就是躲在办公室里歇息。只是擅自到王总的家里,心里忽然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工作的熟悉不能消除人和人之间的距离,距离是产生美感的前提。

 

    工作倒也相安无事,随着时日的推进,加深了和王总的熟悉,王总慢吞吞的话语,对凌子的工作并不做太多要求,还真有一种朋友的感觉,尽管凌子和王总的年龄相差十多岁,有时来自年长的关怀让凌子心里微微一颤。

 

    有一种情愫漫过心际,凌子的心里有一股热流涌过,那热浪漫过心际,却沿着周身拂过,渐渐平息,凌子于是从王总的身边转身,回到自己办公室休息了,王总也倚在自己的沙发上,默默睡去。

 

    近日随着公司业务的增多,用软件的业务单位需要指导一下,仪器如何用,当科学挑战了传统,工作量的增加在所难免,王总决定带业务员小宇到业务单位出差,临出差的当天,小宇却得了重感冒,于是临时,王总开着车带着凌子出发了。

  (未完。。。)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呢喃的头像
 #

过渡得很自然,为下一步的铺垫做好预先的准备。喜欢这种情调的蔓延。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