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Lynn 和她的美发沙龙

我曾去过老美的Beauty Salon, 老中的美发厅,老韩的家庭美发屋甚至老墨的发型店,都是过一阶段就不想再去了。唯有这家Lynn’s Beauty Salon, 从两年前开始到今天,我每月按时报道,已然成了她的忠实的主顾。这是家越南人开的美发店,Lynn, 一个五十岁出头的越南女人是这家店的店东。

第一次去Lynn的店,是看见一个同事的发型很漂亮,一问发现她去的这家发型屋就在我家的附近,正好那时我对那个我用了一年多的韩国人开的美发屋厌倦了,便在周末跑去一试。进了门一看, 对着墙的一排皮椅大约七八张,墙上一面面大镜子,一眼看过去竟然是座无虚席!中间的一个东方女人一边继续忙着手中的活儿一边抬起头来问我:“May I help you? ” 她就是Lynn!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迷你裙,露出她修长的两条腿,脚上一双足有三英寸厚的白色厚底拖鞋使得娇小的她看上去显高一些,她上面穿了一件紧身的粉色吊带杉外加一件粉色的短袖戴帽棉织拉链衫,她的头发长及腰部,烫成柔柔的波浪卷染成红棕色, 远远的或是从她身后看,你以为她是位妙龄女子,走近一看就有点滑稽,因为她的年龄和她的装扮很不相配。以后和她熟了,装作不经意地问她为什么喜欢这种衣装,她倒是毫不隐瞒地相告,这都是她那二十多岁的女儿穿过不要的衣服,并感叹现在的孩子太浪费,只穿一两次就扔在一边不要了, 她便捡来穿了。

那天她足足让我等了近四十分钟!当我告诉她是朋友介绍我来找她,她说稍等一会儿,大概五到十分钟。 我等的不耐烦, 便问另一个刚结束手中活的年轻一点女人,可不可以帮我做我的头,那个年轻一点的发型师却说她从来不“夺”别人的客户,我几乎马上要站起来走人。 这时候Lynn 过来连声说“Sorry!”,然后让我在镜子前的皮椅上坐下来,我以为轮到我了!谁知,她把围衣给我穿上,一转身又去忙坐在里间的另一个头去了。我除了直翻白眼还在心里对自己说,下次再也不来了。等她终于过来在我的头上上下其手, 我看看表,至少等了四十分钟还有余。等一切结束,镜子里的我确实有点不一样,我也没对她说修成什么样,(光顾了生气了),她剪出来的发型真是不赖!前前后后照照镜子,气已消了一半, 她又在一边不停的说因为我没有预约,让我久等了很抱歉。看着她满脸的真诚,另一半的气也消了七七八八。

以后慢慢才知道,即使与她预约了,她一样不大可能专注在你一个头上,找她的人太多了,她又喜欢同时接几个客人,每次都看见她象穿花蝴蝶似的在几个人之间游走。但她的手艺确实不错,找她的美国人东方人都有,有一次还看见一个她的老客人,从萨迦缅度赶来做头发。
 
我的头发自然卷,很难打理,稍一不注意,就会出现这里翘那里弯的局面, 别人羡慕我不用去烫发,我却羡慕别人直发柔顺易梳理。和Lynn 说起我的三千烦恼丝, 她就建议我用负离子烫拉直头发,我在那韩国发型师那里也拉直过,只是有时拉不好发根就会有毛燥的感觉。Lynn 帮我拉直时,会左一道右一道地同时帮我做营养头发,做完了还不忘告诉我她的价格是多么合理,老美的店里负离子烫一定超过四百块,还不是一流的Salon 的价钱,她只收我一百六十块,物超所值!看在她每次能让我满意的面上,我虽知东方人的美发店都差不多的价钱,也不多说什么,就一笑置之了。

和她熟了,她慢慢的总为我多加一些多余的服务,我去染发,她会说挑染几缕会更好,确实是,当然付钱的时候便多了四十块。我去剪发, 她会说你的发质干了一些,加个保养吧,当然付钱的时候又多了三十元。上个周末,去拉直头发,她又建议做个指甲吧?还可以在等的时候做个Facial, 告诉她我有自己的美容师,她还建议我换到她这里来。。。。。回家先生一看账单近两百大元,开玩笑地说为什么女人的头比男人的头贵重这么多? 他理个发十几二十块就解决了,他哪里知道女人的头的重要性? 俗话说得好,派头派头,头不整好, 如何出门?

她通常会一边做你的头发一边和你东拉西扯的聊天,我看她店里的生意那么好(几乎每次都是客满还有人等着),便开她的玩笑说她一定发大财了。 她才与我说起她的家庭: 她有个不务正业的老公,几年前被公司裁员后,便赖在家里靠她养活,还喜欢呼朋叫友在外吃饭喝酒,他买单。他申请了好几张Lynn的名字的信用卡,Lynn被蒙在鼓里,直到信用卡公司的账单长期没人付积累了好多利息和罚款,影响到她的Credit, 她才知道。她还有两个在UC Berkeley 读书的孩子完全靠着她的这片发廊付一切的生活和学习费用。而她这里的店员是抽成制,即她不付他们工资, 只从他们做的生意中抽取一部分的利润。怪不得那个年轻一点的店员对我说她从来不“夺”别人的客户!怪不得Lynn 每次那么push想多做一点生意。生活不容易啊!

我也问过她为什么不好好与她丈夫沟通沟通,或是去见见婚姻辅导, 她叹了一口气说这是她的命! 她已经五十多了,用不着了。我也只好陪着她再叹一口气!

一个认命的女人,每天忙着为别人的美丽增色, 自己却已放弃了那追逐美丽的权利!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一休的头像
 #

现在我开始怀疑我这个脑袋 -不是长瓢了?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她也叫Lynn, 是个老美, 手艺不错。与几个人合开的理发店。比起你的Lynn, 好像没那么辛苦。谢谢分享好文。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