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藏住秋天的美丽

2008年1月21日《星岛日报》副刊

我们家后院有棵柿子树,这种柿子不是那种软乎乎的那种,而是那种脆生生甜蜜蜜的吃到嘴里有点像苹果的那种。我不喜欢那种软柿子,不熟的时候涩嘴,
 熟了之后又太过稀烂。这种硬柿子看上去也是桔红色,吃上去甜脆爽口,中医说又没那么寒,你可以一气吃几个而完全不用担心肚子受不了。


我们十多年前买了现住的这个新房子,那时新房子院里是一片泥土。找来做园子的工人埔草筑墙,先种了一排玫瑰花和马蹄莲,然后就是种了好几棵果树。我选的第一 棵果树是枇杷树,因为小时候外婆的家里园中有一棵参天的枇杷树,第二棵就是这个柿子树。我已记不清儿时在哪里曾吃过这样的硬柿子,但吃过以后很久都忘不了 那甜美的滋味!可是后来再也找不着那样的柿子,家乡市场上买的都是那种软柿子。直至到了美国,在加州华人超市里又一次与这种硬柿子“邂逅”,从此每年夏天 一过,我就满市场的找寻在秋天里成熟的硬柿子。


我们家种的柿子树,第一年只结了几个数得过来的果子,我还没吃过瘾就没了,我只好去市场买柿子解馋。自第二年以后,这棵树上结的果子不仅够我吃,而且够我送我的朋友同事还有多。


好像过了三、四年吧,这棵树上的果子就多的吃不完也送不完。原因是树长高了,我们把够得着的果子都摘了下来,吃的吃,送人的送人,最后树顶上的果子,因为不 容易摘便幸运留存到最后。每年一过感恩节,湾区的天气就会渐冷下来,树叶开始一片片的随风飘散,可那些红红的柿子在冷风中凸然傲立着,我喜欢看着秋风中下 落的黄叶,欣赏着那秃娅的树枝上仍然美丽的桔色的柿子,它们宛如一只只小小的灯笼,悠然的挂在枝干上,傲然的面对着冬日将近的残酷,又仿佛所有秋日的美丽 都被它们收藏在那嫣红的果子里。


我总是不忍又不忍摘去那最后树顶上的柿子,它们就像是最后一抹秋日的美丽。直到有一次,我看到我的一个美国同事,她家里也有一棵这样的柿子树,她用一种食物烘干机把柿子吹干。吹干了的柿子不仅更加甘甜,而且还保留了它特有的桔红颜色。

花一般的柿子

于是,每一年,过了秋,当冬日的冷风肆虐的时候,我才舍得把树顶上的柿子采摘下来,然后,削皮,切片,放入烘干机中。 一天以后,我就把秋日的美丽全数风干收藏在吹干了的柿子里。


冬日寂寥难耐时,放一片柿子干在嘴里,让嘴里的每一个味蕾去体会那被收藏了的秋天的韵味,开上壁炉的火,曲卷在沙发里,想着下一个季节柿子树会抽芽吐新叶,等到又一个秋日来临,那一个个美丽的柿子又会如花朵般的绽放在树上,我的心便为之欢唱!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我也是喜欢这种爽脆的柿子。小时候广州就有这种,只是美国这里的扁一点,矮一点。广州的”水柿“是高身的,圆桶形。脆生生的清甜。广州也有软熟才能吃的红柿,但没这里那么的烂软,稍微“结实”一点。

 
呢喃的头像
 #

秋天给人留下残败忧郁,读海云的秋天是美丽的情思回忆。

 
邱俊伟的头像
 #

把七成熟的柿子摘下来,用水擦干净,晾干。

然后用一条毛巾蘸酒擦拭柿子的表面,接着用塑料袋密封起来,也可以装在坛子里,但一定要封闭。

过去大概48小时,你再拿出柿子来吃,那就是天底下难得的美味。

不熟的柿子也不要紧,只要经过酒的擦拭和密封后,就会有另一种效果,你们不妨试试。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