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半“闹鬼”…冬日的新泽西 二

2010-01-21 09:14:32

要说先生的公司“虐待”员工,那真是昧着良心说话! 


公司把他们从加州转到新州的员工,除了买到房子住进自家温暖屋子的人员之外,都安置在一个离公司走路距离十分钟左右的专门为大公司安置长短期生活的公寓楼里,那个公寓楼很新,外表也很气派,里面更是一切生活需要基本都能满足。除了有家具(你也可以不要家具, 放进自己的家具),厨房用具电视电话上网都是包括在每月的总费用中的, 而费用都是公司支付的。 


公寓楼的大厅里有二十四小时的咖啡供应,每天有美式大陆早餐,平日里随着咖啡还有茶点,里面还有一个小电影院,可以放你喜欢看的电影。健身房和游泳池更是不会缺少。总之,价格不菲的这种为大公司员工服务的公寓赚的是企业的钱,对此,我没有半点怨言! 


问题是当我的出租车停在大楼门口的时候,我一瞥之下看到大楼的大门正对一片碧绿的草地,草地上点点彩色的鲜花在冬天光秃秃的树枝间发出令人无法不多看几眼的 绚丽,一看之下我才发现,公寓大楼马路对面的草坪不是普通的草地,而是一片墓地!美国人有的喜欢住在墓地附近,我曾经碰到一个美国人,他很自豪地告诉我他 的家地段很好,因为特别宁静,原因是他有个非常安静的邻居(墓地)。 


我这人吧,虽然从小受的是无神论所谓唯物主义教育,虽说从小就读高尔基独自睡墓地的文章,但是我从小就最怕鬼!而且深信这个世上有鬼!虽然至今我还没亲眼见过鬼。 


到的那天被先生拉进公寓大楼时我只来得及对那片绿草地指了指:“那怎会是个墓地?会不会有鬼?”男人对我的胆小向来觉得好笑,但凡我害怕的,他还特别显得无所畏惧! 比如我怕蛇,他还就喜欢一肩扛起一条巨蟒充好汉,让我那几天一靠近他就心惊肉跳!对我的“有鬼”之疑,他当然是付之一笑,我进了大楼一会儿之后, 也被里面的现代设施所吸引,从而把那阴森森的墓地忘在了脑后。 


那第一天的白天我们满世界地跑,而且似乎是我把加州的阳光带了过去,那一天里都是阳光灿烂的。晚上,累极的我倒头就睡着了,但是睡梦中总像被什么声音吵醒, 但可能我太疲劳了,总也不能完全清醒。直到深夜,我蓦然醒来,而且一下子就完全醒得透透的,转头看向床头柜上的钟:整三点,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我一下就想 起公寓大楼马路对面的墓地,立刻就觉得一种阴森之气充满在空气中。黑暗中听到“咚、咚、咚……”的 声音持续不停,好像是那种水滴在木板上的声响,而且那声音就在我头的正上方,因为夜深人静,那种声音显得特别的响和空洞,我推醒身边呼呼大睡的人:“听, 这么响的声音!一定是楼上的人忘了关水,要不就是漏水。这怎么能睡觉啊?!”他听了一会儿睡眼惺忪地回答:“没有那么大声嘛,就当催眠曲就好了!”转了个 身他试图再回到梦乡中,被我一把拦住:“这么响的声音,还当催眠曲?亏你想得出!你们公司一个月付这么多钱给他们干什么用的?他们二十四小时服务也不是说 说的吧?我可没法睡!” 


无奈的男人只好打电话给二十四小时的值班人员,在等他们来查看的时间里,天花板上的滴水声让我难以忍受,我抱着我的枕头到了另一个给孩子准备的卧室中。半梦 半醒的男人也尾随我过来,等到他把两张单人床合并成一张,我们刚平躺下来,有人敲门了。值班人员察看之后同意是水滴声,他转身上楼检查楼上的单元水龙头是 否关好了。在确定所有的水龙头都关得紧紧的之后,他又来敲门,我们大家一齐站在主卧室里摒神倾听,那“咚咚”之声仍是不绝于耳,他没辙了, 说只好打电话让维修工人来看看是否水管漏水。 


一边在等维修工人,身边的男人一边在小床上辗转不停:“你看这床这么小,睡得多难受啊,那么大的床不睡,你……” 我 打断他的话:“我肯定不会回到那边去睡,那么响的声音要让人得神经衰弱的,你自己过去好了。”他叹了口气:“算了,陪你吧!”正当我们才有点迷迷糊糊的时 候,“咚咚咚”门又被敲响了,这次是维修工人亲自来了。两个男人站在主卧室里听了一会儿,那滴水声奇迹般的消失了!真正是活见鬼了! 


维修工人大概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离奇”的故事,他对我们说极大的可能那响声是暖气管遭遇热胀冷缩时发出的声响,因为现今的新建筑里的暖气管大多是朔胶制 品,暖气是一阵阵的,热了管子会膨胀,冷了管子会收缩,便会发出类似水滴的声响。如果是漏水,水滴声不会停止,时断时续的肯定是暖气管捣的鬼,他也没办 法! 


维修工人走后,我们两人因为声音消失了便又搬回了主卧室,刚刚要睡着,那讨厌的“咚咚”滴水声随着暖气“丝丝”的渗入又一次地回来了!那一刻真恨不得骂人!想到维修工人说的他也没有办法,我只好再次抱起枕头睡到次卧室去了。 


一番折腾,已是接近凌晨。我想如果这是暖气所致, 那么自入冬以来这种声响应该一直都有,我想不通身边的男人如何每天能在这种声响中呼呼大睡。问他他说他从没注意到,睡着了就睡着了,醒的时候似乎注意到一两次。唉!真是人各有命! 


我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很难缠,问他:“这么多年和我这种人在一起,是不是挺烦的?”他呵呵一笑:“不烦不烦,这么多年都觉得你很cute!”哈,他又用“cute”这个字了!在家里的时候,常常因为他用这个字来形容我被女儿“骂”,女儿的话:“妈咪怎么会是cute?! 你的英文没学好吧!”

 

待续


我是否该靠近你…冬日的新泽西 三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飘尘永魂的头像
 #

北美很多城市墓地都在市中心,没有听说过闹鬼的事,黄土堆,青草地,四季花。

 
海云的头像
 #

我长这么大也从没见过鬼,但就是怕鬼。Frown

 
山石的头像
 #

俺家马桶换新后,间隔一会儿就发出怪声,今晚还上网查高招呢。

我刚来美时,住研究生宿舍,暖气响时可以用惊天动地形容。

 
海云的头像
 #
  • 我也就是到东部来才见识了暖气的噪音,我这个人有点声音就无法入睡,所以我家里的暖气也是要求绝对不能有声响。
 
予微的头像
 #

哈哈,在那个大男人身边,海云确实很cute!

 
海云的头像
 #

他是找不到合适的词来说我,只好随手摘一个。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男人看来容易习惯,也容易满足。

 
海云的头像
 #

是滴,男人比女人总的来说容易多了。

 
铃铛的头像
 #

真遗憾,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你LG都没逗逗你啊?趁机吓唬你一下多好玩啊Wink

 
海云的头像
 #

幸亏我家老总没铃铛那么聪明,否则我惨了。

 
雨林的头像
 #

女儿要与妈妈比CUTE。 她其实是父亲前世的情人噢。

 
海云的头像
 #

可不是吗,总是情人得宠啊。

 
流浪者的头像
 #

我也是刚搬进新州房子半夜听到咔咔嚓嚓的声开。开始以为是小偷来抢劫,后来觉着有鬼,打着电筒房内房外到处找鬼,怎么也找不到。气急败坏下,向房东抱怨。这确是与东部的暖气道有关。这个冬天噪音又会回来了。

 
西山的头像
 #

我没见着鬼,但是鬼和我开过一次玩笑,等我回头,他不见了。

那是个黑漠漠的清晨,我第一个起床,到楼下,还没开灯,有人在身后很清楚地对我说:“嘿!”,我以为儿子也起来了,回头就说:”你吓我一跳。“ 回了头,才真是吓了一跳,后面什么人也没有,安静如初。我愣了好半天,想想,应该是个爱开玩笑的鬼吧?!

 
老随的头像
 #

想起很多外国人觉得乌鸦是吉祥物呢。风俗不同,差异巨大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