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沁茶小敍摘錄之一:《順水而漂的舞衣——寫在仲夏夜的童話》

秋刀不会忘记黑鲤带它去参加仲夏夜水底狂欢的情景。

  那天,黑鲤把地点刻在了秋刀眼前那根最大最肥的水草上面。并说自己在整个的狂欢夜里都會等它。秋刀为此便早早地开始有了期待。秋刀是一条不太合群的鱼,常常 在水草堆里窝着懒得动弹。而黑鲤则是一条活跃而喜欢冒险的鱼,常常东西南北地到处乱串。發現秋刀以後,便爲了把秋刀的頭從窩裏引出來而每天在秋刀面前變戲 法似地耍十八般武藝。於是漸漸地在秋刀的眼裏便只看見黑鯉了。

  美丽的仲夏夜到了,沿河两岸的一丛丛鲜花把整个河面都薰得香雾弥漫。河水在月亮的映照下,显得比任何时候都要高涨。月光在河面上洒下一圈又一圈的银环。厚而 缓的水流,则像一块丝织的地毯在河床上微微地起伏着。谁也想象不到的宏大而热闹的狂欢夜,此时正在水底徐徐地拉开了帷幕。差不多所有能够在水里游动的水族 群们都来了。只见它们一个个都打扮得五花八门的, 一条接着一条地,扭出各种的新招怪样,向门口纷至游来。

  黑鲤默默地等着秋刀。当秋刀刚出现在入口处时,就被它看见并迎了过去。只見它先是绕着秋刀飞快地兜了个圈子,然後微笑地眯上眼睛,向秋刀吐了一个又亮又大的 泡泡。在泡泡里它放了一句话:“你可以做我的舞伴吗?”秋刀看了这句话后,笑着对黑鲤摆了摆了尾巴。这还用问吗?是它请自己来的呀。不过,黑鲤是一个翩翩 而儒雅的君子,所以在正式进场之前,它彬彬有礼地把这个泡泡当花献给秋刀。而秋刀呢,也回吐了黑鲤一个它自己的泡泡。在那个泡泡里,秋刀只放了两个字: “可以。”黑鲤看见这两个字后,便开心地挺了挺肚子,把自己的翅向秋刀靠拢过去。

  它们就如此肩并肩地游进了狂欢夜里那条最大的主流。

  河底很长很宽,支流横生。每一处河滩,每一条支流里,都布满了各式各样的狂欢节目。连舞厅里,都有很多不同的种类。比如沙滩牛仔型,绅士浪漫型,爵士虾团 型,懒鱼浮生型等等,看得秋刀眼花缭乱。不过它也并不停留,只是一味顺从地跟著黑鲤向前游去。它并不清楚黑鲤所喜欢的到底是什么类型的舞廳。而在它看来, 既是做了黑鲤的舞伴,因此只要是黑鲤认为好的,它都可以接受。黑鲤带着秋刀游到了蒙面的化妆舞池边停了下来。秋刀一看里面的人个个都是雌雄不分,头尾不辨 的,便心下害怕。对黑鲤说:“还是不要了吧?我会找不到你的。找不到你后, 我怎麽辦呢?”

  可是,整条河里,黑鲤的舞技好,在水族里面是出名的。无论它游到哪一个舞池,只要一现身,准被围在场中心。黑鲤不喜欢身前身后总是被一大群水族们盯着等着。 它喜欢自己找舞伴。因此它选择了蒙面的化妆舞会。它對秋刀说:“不要怕。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心里有你,我们便一定会在舞池里找到彼此的。”说完之后,黑鲤便和秋刀分手了。

  別說在心裏黑鲤也是很想和秋刀在一起的。可是水底舞场的約定成俗是一条绅士鱼只能和一条女士鱼最多连跳三圈舞。否则便会被水族们认为是太過分。如此一来, 黑鲤便只好为了秋刀和自己而多多地更换衣服和脸面了,以便让别的水族们没话讲。黑鲤的調皮和聰明是不用教便會的。他爲此在家里狠练,练就了一套快速换衣换 脸的功夫。快得甚至连下一支舞曲还没有开始的时候,自己便又可以站在了秋刀的面前了。也因此黑鲤为自己準備了很多舞衣。而在练习时不小心被撕破了的舞衣碎 片更是堆成了小山。對於这些,黑鲤认为都無所謂。它喜欢秋刀,为了秋刀能够和自己多在一起。它觉得忍受多少的苦,都愿意。

  舞場裏的舞会早已经开始。黑鲤也早就游得无影无踪。被黑鲤扔在了一边的秋刀,却一直在舞池边犹豫着不知道是进还是不进。秋刀从来不喜欢把自己的脸涂得面目全 非,于是它便决定放弃更换脸面。可是为了黑鲤,它又觉得自己必须进去。否则黑鲤看不见它不是也会着急吗?一想到黑鲤在盼望着自己的出现,秋刀便觉得不能再 犹豫了。于是它在門口扯了把水草挂在腮上,就這樣素面朝天地游进了舞池。

  进入舞池,只见一个个不见了头尾的水族們,都在场子里面串来串去。和这个说说话,又和那个碰碰头。有的立刻便双双下了池去跳舞了。而有的则客气地打个招呼后 又转身离去。每次,当有水族类来到秋刀的面前时,秋刀都想知道对方是不是它的黑鲤。因为秋刀知道自己只是为了黑鲤而来。

  然而,每次来到秋刀面前的水族,不是有着一个黑鲤的腮帮,就是有着黑鲤的半条尾翅。根本无法让秋刀确认那是否就是黑鲤。有的嘴巴看上去很像,可是一张嘴便露 出鲨魚般的尖牙利齿,把秋刀嚇一跳。不过大多数都是很可爱並且很温和的。只是因为不知道是否是黑鲤,秋刀時总是怏怏地有點提不起劲來。虽然很多時候,对方 也会让秋刀划出一些优美的只有黑鯉划得出的那種圈圈。可是,当秋刀用眼睛去询问对方是不是黑鲤时,对方都沉默不答。于是秋刀便只能小心地留意去看它们所吐 出来的那些泡泡。因为,秋刀晓得,在所有的水族类里,只有黑鲤吐的泡泡才又亮又大。而在那亮亮的泡泡里面,不仅有黑鲤自己的独家标志,甚至秋刀还可以在那 里面看见其自己的影子。那是因为凡心里有什么的,口里吐出来的就是什么。

  然而那天晚上,几乎每个到秋刀面前来邀舞的水族,所吐出来的泡泡,都是忽隐忽现的。只有那麽很少的幾次,秋刀在耳朵裏面聽見一聲輕輕的:“是我!”秋刀便立 刻和它互相追逐着,笑着转着,你咬着我的尾巴,我咬着你的尾巴,鱼翅拍着鱼翅地从舞池的这一头,一直滾到舞池的那一头。一曲下来倒也忘乎所以。尤其是接近 午夜的时分,有一个穿了七彩舞衣的绅士出現了,那一首舞曲,它們不仅跳得出色,而且还时不时地开腮而笑。跳完之后,對方也沒有立刻離去,而是用鱼翅轻轻地 拍打着秋刀的背,用低低的声音在秋刀的腮边问:“安吧?”“嗯。安啦!”秋刀也用自己的翅去轻轻的回碰对方的翅。于是,它们便对视着一笑,相继吐出一串美 丽的泡泡后,一起浮上水面去享受那一轮月光傾瀉下來的清凉。那一刻,秋刀想,要聼黑鲤承認或者不承認,又有什麽重要呢?只要自己心裏明白是和黑鯉在一起便 夠了。在那一刻,当秋刀感觉最美的时候,反而不想问了。因爲在秋刀眼裏,發現了一個事實,即重要的不是知道對方在哪裏,而是知道自己的心在哪裏。

  舞池里的蒙面鱼们跳得越来越欢。舞会正在渐渐地接近高潮,然而,重新回到了舞池的秋刀,却觉得舞会对自己的魅力正在渐渐地消失。因爲,它在等黑鯉的出現。並且,秋刀想,黑鯉出現后,也可能會說刚才和自己所跳的都根本不是它,那麽,自己在這裡又是為了什麽呢?

  只有黑鲤是知道它始終是和秋刀在一起的。

  那天晚上,黑鲤一次次地在舞池的这头忙着为它心里所承载的秋刀,更换著各種各樣的衣服,它沒有次次都告訴秋刀,是因為,一它想送給秋刀一份熱鬧。二它想留給 自己一份神秘。而它不知道的是,當秋刀和自己跳完那最後一曲,雙雙一起浮上水面時,秋刀的心里已經想明白了。黑鲤觉得自己的這種瘋狂如果讓秋刀發現后便完 蛋了。然而,它不知道的是,秋刀卻從來沒有這樣認爲過。舞会结束后,用过的舞衣被水族們抛得满河面流淌。夜深了,七七八八地各自都忙著擁擠著向自己的洞里游去。

  黑鲤脫下了舞衣,在出口处默默的守候着秋刀。

  而秋刀却还在沿河的舞厅里,收着捡着那些正在水里化成片片的舞衣。整个仲夏夜的狂欢会,秋刀都把自己对黑鲤的心寄在了那一件件在自己眼前所晃悠的舞衣里,即便它们现在都化成了碎片,秋刀也还认得和记得所有和它们共舞的情节。

  秋刀不愿意让它们顺水而去,是因为它發現这些舞衣全部都是黑鲤送给它的纪念。

  终于,秋刀的全身全翅都裹满了舞衣的碎片,在河的中央突然无法再往前游半寸了,它只能听其自然,顺水而漂。。。

  月亮已下沉,天色开始微微透亮。河道裏空空蕩蕩地顯得格外安靜。黑鲤已經很睏了。可是它还在出口处張望和守候着秋刀。

  突然,從河面上漂来了一大团色彩艳丽的舞衣,它们打著圈地顺水而下,在經过黑鲤眼前的霎间,黑鲤一下子看到了自己所等待的那張脸。

  它毫不猶豫地一頭扎了進去,和秋刀相拥着一起在水涡里旋转。舞衣,一片一片地被黑鲤从秋刀的身上啄离。

  秋刀不僅看到黑鲤,连黑鲤尾巴上所挂的一小块七彩衣片也看到了。只是它的身子還不能動。

  黑鲤用唇啄着秋刀的腮吐了個泡泡:“我一直和你在一起。”
秋刀的眼睛便開始笑起來,隨後,一個大大的泡泡從它的嘴裏被吐出來,裏面藏了三個字:“謝謝你!”

  两个通透如蝉翼的泡泡,一前一后地向河面快速浮升而去。此時,經過了一夜熱鬧的水族们也剛好探頭探腦地陸續開始了各自的早巡。它们立刻发现,今天的河面有一點特別——两只不知从何而来的鱼泡泡,亮亮灿灿地在河面上浮着。

  後來,大家便一個接一個地傳説著自己從泡泡裏所看見的故事:

  “我一直和你在一起。”
  “謝謝你!”

歐華導報2011年8月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很美的童话,很美的文笔。欢迎啊!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仲夏夜的相会,仲夏夜的美丽。

 
天婴的头像
 #

一只美丽的舞曲,赞!

 
刘瑛依旧的头像
 #

紫荆来落户了!欢迎欢迎!

 
圆通赏花进行时的头像
 #

“你可以做我的舞伴吗?”
“可以。”  
“我一直和你在一起。”
“謝謝你!”
至始至终的友谊!文笔细腻,学习!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