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熊哲宏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6 小时 15 分钟 之前
注册: 09/16/2012 - 19:51
积分: 712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为什么男人“调情”总是“调”不过女人?

 

为什么男人“调情”总是“调”不过女人?

——基于进化心理学实验证据的分析

                           熊哲宏

 

有一家电视台做了一档叫“百里挑一”的择偶节目。我不经意间曾看过几回。可我看着看着,禁不住就忿忿然起来——颇有点儿为男人们打抱不平的感觉!

好一个“百里挑一”嗬!当然是由女人百里挑一男人呀。就那么十个天国绝色的大美女作为“女嘉宾”,由数不清的——且不说无数的——像舞台上跑龙套般不断更迭的小伙子作为“男嘉宾”。可怜这些几乎从没有被“挑”上,也不可能被“挑”上的男人啊!他们往往是几个人同时“爱”上了某一位女嘉宾,然后是彼此之间展开殊死的同性竞争——且不说伴随他们的还有那辗转反侧的无尽的痛苦思念!

有一回,两个小伙子同时竞争一个女嘉宾(她已经在这个舞台上“嘉宾”两个多月了哦!)。一个带来了并献上了999朵玫瑰,另一个带来了自己的银行卡和宝马。可是,在他俩分别表达了各自的“爱情宣言”后,这个女嘉宾却用假装深情而又抱歉的口吻说:

“你们让我深受感动……你们都非常优秀,都是好男人……可是……你们还不是我要找的那个另一半……我希望你们继续努力……也许有一天,你们就会达到我的理想爱人的要求……至少,我们在下面、在节目过后,还可以继续做朋友的嘛,做好朋友……今天我们虽不能牵手成功,但我们的友谊是长存的嘛!……”。

乖乖!我请男人们注意!特别请参加此类择偶节目的“男嘉宾”警醒:以上这个女嘉宾所说的,就是女人向男人绝妙地“调情”的典型言论!

 

话说回来。人们——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似乎有一种感觉:说起调情,男人要在行些。不是有许多像“罗多尔夫”(福楼拜《包法利夫人》中的男主人公)那样的“猎艳高手”吗?不是有西门庆、唐璜、卡萨诺瓦等著名的“浪荡子”吗?确实,在日常生活中,有不少女人挺害怕自己碰上这样的感情不专的调情高手。

但近期进化心理学研究表明,这是一种严重的错觉!特别是男人们最容易产生的一种错觉!那就意味着:从总体上说,男人调情总是调不过女人!

这是由人类进化而来的“心理机制”决定的哩。

 

先看看“调情”的概念。我经常在说,文学家是天生的心理学家或心理学大师。我信手拈来就有:莎士比亚、乔伊斯、福楼拜、普鲁斯特、纳博科夫、杜拉斯等。再举个近一点的例子,如昆德拉。他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对“调情”曾下过一个非常贴切的定义。不仅很像是一个心理学定义,而且还颇具进化心理学的味道:调情,就是一种暗示着有进一步性接触的可能性的行为,但又不担保这种可能性一定能够兑现。或者说,调情是没有保证的性交承诺。

昆德拉认为调情是人的“第二天性”,是不足道的日常惯例。调情的精妙之处,正是在于:在“承诺”与“不作保证”之间保持必要的平衡。一种完完全全的调情行为,比如特蕾莎的行为,就暗示着:有进一步性接触的可能,即使这只不过是一个没有保证的、纯理论化的可能性。

进化心理学认为,调情是远古祖先为了解决“选择配偶”这样一个适应性问题而建构起来的一种专门的心理机制,但这种机制起作用的内容和表现形式则有很大的性别差异。在英文中有一个挺能玩味的词“philander”,它是专指男性的这样一种行为:调戏女人,追逐女性,玩弄女人感情。这个词适用于刻画男人调情。而女人的调情,在进化心理学中有一个专门的称谓,叫“性抑制”sexual withholding)。性抑制可以这样定义:女人一面对男人进行性挑逗,一面又不愿与他发生性关系的行为。在实际情境中表现为,男性一方欲火中烧,“性”急难耐,而女性一方则欲拒还迎或喝令禁止。

 

既然调情是得不到保证的性交承诺,这就使男人极易陷入被女人调情的泥淖之中。这是为什么呢?——下面我试图基于进化心理学关于进化而来的“心理机制”及实验证据作深层分析:

理由一:男人进化出了对女人的身体、特别是对性感绰约、风情万种的女人肉体的强烈欲望(进化心理学称之为男人“对多样化的性伴侣的偏好”)。这样女人就可以利用自己的身体资本将男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进化生物学家赛蒙斯指出,男人身上有一种“原始的肉欲”(Lust);或者说男人进化出了强烈的性欲(Sexuality)。尽管男人并不总是依据性欲来行动,但无疑这是一种内在的驱动力:“即使一千种欲望中只有一种能够得到满足,肉欲的功能也仍然会驱使人去性交”(Symons, 1979)。

根据斯马特斯·约翰逊夫妇60年代大量实验研究报告、金赛《男人的性行为》和《女人的性行为》,以及海蒂的《海蒂性学报告》(分《男人》、《女人》和《爱情》三卷),我可以用如下文学化的语言概括出男女对异性身体兴趣的差异:

女人对男人身体的兴趣,远不及男人对女人身体的兴趣。无论是在做爱的前戏、做爱的过程和性高潮的达成之后,男人的眼睛几乎未曾离开过她们的身体,贪婪地饱览她们全身的锦绣丽色;也总是一直在不停地吻她们的身体,吻得最多的当然是她们身上那十来个最敏感的部位。可是女人在这方面的个体差异极大。在性交过程中,有的被动,躺在那里等待着男人的爱抚,连他的身子看都不看一眼,至多只是注视着他的眼睛;稍稍主动些的,会吻一下他的嘴唇、他的脸或胸脯,或者偶尔撩一眼他身体的某个部位(多半是下身),但她们不会像男人那样色迷迷地注视或欣赏男人的整个身体。

这种两性差异在经典小说中也很明显。男性作家比女性作家更擅长描写性爱场景,也更露骨、更色情,而搞笑的“滥性小说奖”——最差性描写奖,也总是颁给了男性作家,像美国作家诺曼·梅勒的《林中城堡》、法国作家乔纳森·利特尔的《仁人善士》,等等。这表明男人爱女人,说到底是爱女人的身体。

 

理由二:男人进化出了致命的“夸大型的性知觉偏向”——男人在知觉女人的性意图、性兴趣时往往会过分“夸大”,这就有可能使女人实施欲擒故纵的调情策略。

这是专属于男人的一种心理机制。这种机制是为了使男人错过性接触、性机会的概率达到最小。男人在知觉女人的性兴趣时往往会“夸大”,这就使他不放过任何一次可能的性接触机会。就像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种种现象,当女性仅仅是微笑,轻拍男人的手臂,或者碰巧在酒吧一起喝饮料,或者女性愉悦地和男性跳舞,等等,此时,男性都可能错误地推断出她对自己有性兴趣。

由于男性这种“夸大的”性知觉偏向总是在起作用,因而即使还有一点怀疑,男性也往往会推断出女性有性兴趣——男人宁愿信其“有”,不愿信其无。根据这种推断采取求偶行动,他们有时——当然只能是“有时”——就能获得性接触机会。进化心理学家推测说,在人类进化历程中,即使只有极小的一部分“性意向推断”能够导向性行为,男性也可能进化出了推断女人性意图的更低的阈限。(“阈限”一词是指,某一刺激的量,正好足以使人觉察或意识到该刺激的存在。若阈限低,即表明该刺激的量小。)当然,我们不能这样断定:男性总是“误判”女性的性兴趣。因为人们不可能完全洞察另一个人真实的“愿望”和“意图”,更何况是性欲望或性意图。但可以肯定的是,男性在知觉“性兴趣”方面,确实比女性进化出了更低的阈限。

但这样一来,男性就有可能处于不利的境地,甚至是招致痛苦的一个来源:某个女人本来对你没有性兴趣,可你却有可能咬定她对你“有意思”。而更糟糕的是,女人有时又故意利用或操纵男人的这种心理,于是男人的痛苦就不可避免了。这也是男人失恋的痛苦比女人更甚的原因之一。

 

    理由三:女人进化出了“性感操纵”这一专门对付男人调情的心理机制。

《追寻逝去的时光》的作者普鲁斯特不愧为真正的爱情导师。他有一句名言值得我们每一个男人记住:“女人们什么都能猜到。如果男人在刚开始交往时就太紧张,没有很好地掩饰住对她们的欲望,那么,当她们感受到这种欲望已经无可救药的时候,她们就卖起了关子,永远也不会委身给那个男人了。”

女人们什么都能猜到”,用进化心理学的语言来说,就是女人特别擅长“性感操纵”的策略。这种策略是女性进化而来的一种心理机制,用来专门对付男人的性策略——“夸大型的性知觉偏向”。这就构成了男性往往会面临的一个灾难:女性可以利用自身的性感来操纵男性(就此,我向网友推荐纳博科夫《黑暗中的笑声》)。比如,以色诱骗钱的女人、打着“友谊”的幌子索取男人资源的女人、假装扮演情人谋求高社会地位的女人等等,就是这样。

 

我的结论是:尽管男人中不乏有大量的“猎艳高手”,但从总体上看,男人不是女人调情的对手!

                                                                                                                                      (原创作品,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看你如何定义“调情”。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用专业的术语来定于调情,可能也会有不正确之处。

 
henrysong的头像
 #

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