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心香一瓣念师恩----缅怀蔡茂荣老师(下)

 

送走了同学好友,我就开始准备出国,那时要去奥地利,不是很多人听说过这个小国。此一去,不知何时可以回乡呢,我赶紧游山玩水,探亲访友;万事俱备,等来的是台风!某部门突然来一道新指令,以致我出国梦破。到八四年五月,我在截止期前赶忙报名高考。荒废了一年的学业,靠着广雅老师给我的复习材料,读了一个多月,七月高考,侥幸上了本科线,语文和政治都考得很好,真要感谢中学老师的悉心栽培!

八月七日晨,游泳后骑车回家,在那条宽阔而安静的解放北路,一辆面包车(VAN)把我撞个三起三落,路人把昏迷的我送进市一医院。抢救,输血,手术,我卧床八十九天,带伤出院。

老师同学闻讯赶来看望,每天络绎不绝;老师们替我焦急,大学招生正如火如荼,谁会收我这个成绩平平伤痕累累的考生呢?几位老师自发自觉的发挥他们的影响力,竟然游说到招生办的人来到病床考察我。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人,拒绝了广医和广工,原因是不要学医,广工只有走读。还豪迈的说,我读社会大学!

家人和同学们日夜轮值照顾病床上的我,无暇他顾;中学的老师和校长知道大学的重要啊,不放弃已毕业一年的我,坚决要把我送上大学。当孔校长得知暨大对侨生有优惠时,蔡老师立即行动,和林老师一起去暨大,替我找关系报名。

八月酷暑天,两位老师顶着骄阳,蹬着自行车,从城西的广雅,横跨广州市,去到东郊的暨南大学,单程十几公里,为我报名,申请上大学!不抽烟的老师,拎着我姨妈准备的两条香烟,就去敲门了。在医院迷糊的我不知道整个过程,只知道他们骑车往返不下五六次,在那个静坐不动都会挥汗如雨的炎炎夏日!

是他们的真诚和汗水感动了招生办人员,是他们的锲而不舍打动了校领导,是他们对学生无私的爱感动了上天!我得到了一纸入学通知!在那个艰难的高考年代,上大学改变了我的命运,这影响了我一生的人格,启迪了我感恩的心!

真是如父如兄一样爱我的老师。他们先是给我申请到一个计算机系的自费名额,但觉得一年四五百的学费,是个天文数字。于是他们继续骑车去暨大,托老师学生朋友的转关系;最后,凭我高考语文的高分,替我争取了暨大新闻系的名额,学费住宿费全免!并且先读一年预科,迟一年才正式入学!因为我当时还在医院,过了大半个学期才撑着伤腿去预科报道。

我们没有送老师礼物,这恩情,小小礼物无以为报;我姨妈曾经要给车费,让他们打车去郊区的学校,他们都推拒不要。那个时候,送礼也就是送条香烟,两支竹叶青酒,意思意思,让求人的人也心安理得而已。

中学毕业后的我们,年年秋天都回校参加校庆,春节一定去给老师拜年。有一年,我们初中班的同学想在校庆时聚餐,可还在读书的我们没钱上馆子;我就跟蔡老师借他的新居。中学在校友的回馈赞助下,建了四栋八层的新宿舍分给优秀老师。蔡老师用当时最名贵的大理石铺地,把新居弄得那个亮堂凉爽!我一开口,蔡老师立即答应,校庆那天,二话不说,就把家门钥匙给我,自己到校园里见校友。让我和同学在他家毫无拘谨的煲粥炒粉,良朋共对,知己欢笑,快乐情长。

那时电话不普及,上了大学也就没时间写信,可同学的心里,那份浓浓的广雅情,随岁月递增越加醇厚!到八七年我还没能西飞,而好友都毕业回来了;回校探望老师时,邓老师神秘的跟我们说,蔡老师有了女朋友!为了见这神秘女郎,“东西南北”的我们又与老师欢聚一堂;席间笑语晏晏,师生情谊融融,特别为蔡老师的第二春而高兴,畅想未来,约好校庆再见!

只是没想到,此一别,竟成永诀!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20120914洛杉矶,纪念蔡茂荣老师)

(蔡老师离开我们二十多年了,曾写长文与好友共缅怀,某天电脑把我的文稿全毁掉了。现在再写,泪又涟涟,为那动乱的年代,痛!多少家园变废墟,多少青春热血被抛洒在泥沼!多少灵魂枉受冤屈,多少人才被糟蹋!心里揪着痛!)

1978年,广雅恢复为省重点中学,全市招生,并有寄宿。我们是第一批考上读初二。劫后重生,百废待兴,重返讲坛的老师们特别珍惜这机会,把学生当自己孩子去爱,尽心竭力的教,很多老师,从早上六点就来叫醒我们到操场早锻,到晚饭后还来课室辅导功课,没有计时加班费,全身心投入教书育人。我们十二,三岁入学,到十八岁毕业,是人格和世界观形成,建立知识基础的重要阶段,更是缔结了一段纯洁的感情,深厚的友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henrysong的头像
 #

当年的那些老是,真是一心一意地扑在学生身上的,如今这样的老师少有了。

 
予微的头像
 #

时代环境不同了,老师也要“与时俱进”。

当年老师的洪恩大德,学生无以为报!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种纯粹的人与人之间的情谊令人动容,这里牵扯到太多太多,予微的经历令人唏嘘。

 
予微的头像
 #

现在想来,真的很难再有这种纯粹的情谊。

谢谢木桐,我写了好几次“车祸后。。。”却总是没写完。一定要写出来,感谢各方的救助,我才好好活到今天。

 
阿朵的头像
 #

予微,你的经历让人心疼。

蔡茂荣老师,让人敬仰!

 
予微的头像
 #

阿朵,我还记得你写你的老师为你分配的事而到处奔波,把心爱的君子兰都送出去。真的很感恩,这世上好老师好人还是好多好多!

 
春阳的头像
 #

予微, 谢谢。这位老师真是感人至深,你写得太好了。

 
予微的头像
 #

谢谢春阳。你辛苦啦。

 
雨林的头像
 #

感动!又遗憾蔡老师离世太早,否则,应该还有更多深情的故事。

予微,还想知道你原来的电脑里有多少美丽的文章,可否再一一写来噢?

 
予微的头像
 #

谢谢雨林!有遗憾才觉情深吧。

我是个散漫的人,写得不多。只是有些东西,时过境迁,是写不出那种心境了。

 
海云的头像
 #

予微好文,情真意切。

 
予微的头像
 #

谢谢海云,你真的很勤奋啊。这么早就上来了!

 
纽约站的头像
 #

真替你当年高兴,能幸遇如此热情似火的老师!

 
予微的头像
 #

问好纽约站!我是一路风雨颠簸,一路好人相助。感谢神,派天使看顾!

 
深秋红叶的头像
 #

予微,当年车轱辘下的你是不幸的,但是,人生路上能遇上那些无私地帮助你的恩师,你是很幸运的,没有他们,也许你的人生之路就不同了。

 
予微的头像
 #

深秋红叶好!没有也许,人生道路只有一条。

人生的幸与不幸,都是上天给我们的祝福?

 
梦娜的头像
 #

予微啊,吉人自有天相。因为你是重情重意的人,尽管人生总得经风雨,但人善天不欺。祝福你!

 
予微的头像
 #

谢谢梦娜姐的祝福!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