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梦中的兴化

 

看见铁手拍的那张晨雾中的兴化,我眼里竟然涌出两行眼泪,那真的是我梦中的兴化!

 

不能说我没去过兴化,因为我出生在那里,可生下来没多久,就被外婆抱回了南京。南京人对江苏长江以北的地方一概以苏北称之,有点像上海人称呼所有非上海人“外地人”,带着蔑视的语气。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我从小到大填写籍贯都是江苏南京,若需要填写出生地,问父亲他也是两个字:南京。可我知道我真正的出生地在兴化。

 

我的父亲和母亲是医学院的同窗,文革前毕业的大学生,那个时候讲究出生,毕业分配也是按出生划分,母亲出生不好,被分去了苏北的兴化医院做医生,江南人被分去苏北那真跟后来的插队知青感觉差不多。父亲出生也不好,但是是家里兄弟姐妹最小的,可能还算照顾,被分在江南,在镇江所属的一个县城的防疫站治疗血吸虫病。他们结婚时,是江南江北分居的。

 

我母亲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很轻微的),结婚时还强调自己搞不清是否将来能生孩子,我今天以一个女人的心去猜测,母亲的个性其实是以此种借口测试求婚的男人是否够爱自己。据我母亲说在我之前有个可能是男孩的胎儿被母亲的身体自然地排除了,等终于有我孕育在母亲的肚子里,自然他们俩都十分欢喜。母亲说怀孕七个月的时候,一天晚上,她搬动了一纸箱子的书,然后就似乎动了胎气,结果那天晚上,只有七个月的我就急急地降临了人间,同样以今天也做了母亲的人的心去回想母亲的说辞,觉得比较真切。父亲每每谈到这段,总是满腔地抱怨:“你妈她抽烟,根本不爱惜自己和孩子,所以你早产!”想到父亲曾受的委屈和他对母亲有过的怨恨,我也能理解。

 

无论如何,我的出生还是把远在南京的外婆和远在江南的父亲一下子就招到了这个叫兴化的地方。那个时候,从南京去兴化要乘汽车再乘船。外婆和父亲就这样昼夜兼程赶了过去。(有关父亲打鸡蛋不知道该从那头打,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流传的。)

 

七个月就急不可待跑出来的我,只有一个大男人的手掌那么大,据说一脸皮皱皱的样子,像个小猫咪,大家都说活不了,多亏了我做助产师的外婆,她坚定地告诉每个人她的小外孙女一定会活得好好的,她把我从一个皮皱皱没有生气的的小猫养成胖乎乎人见人爱的小婴孩。

 

十岁之前,我脑中总会有幅画面,那就是我在襁褓中,一条温暖的小棉被包住我,我看见抱我在怀的外婆慈爱的面容,她身边有隐隐绰绰的其他人,我们在一条有篷的小木船上,轻纱般的白雾环绕,小船在水面上滑行……我曾说给我父亲听,他说那不是我的记忆,那是我的梦境。可那时小小的我并不知道兴化是水乡,我一直觉得那应该是我最早的记忆。可做医生的父亲说那么小的婴孩是不会有记忆的。好吧,那就算是我的梦境吧!

 

从被外婆抱回南京之后,不久,母亲也调到江南的一个小镇医院做医生,我小的时候仅存记忆就是母亲在那个江南小镇的那间房子,和房子后面通往小河的高高的青石板台阶……兴化我再没有踏足过,那个地方似乎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在后来的岁月里,若我父母提到兴化,那也是“那里真苦!”似乎没有值得他们留恋的地方。可我知道我出生在那个苦地方,那个苦地方在我脑中却是充满了美好,在我心里最温柔的一角,藏着那样一副画面,而这幅画面正是铁手拍出来的图景,丝毫不差,有水有船有雾也有点阳光……

 

我曾经是那小船中外婆手里的小包裹,舒服地躺在外婆的怀里,睁着刚能张开的双眼看着这个陌生的世界,那就是我出生的地方,那个叫兴化的水乡。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一些奇特的感受是无法客观解释的。

 
海云的头像
 #

很多时候确实如此。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儿时的记忆总是那样的美好,或许那是最温暖的爱。

 
海云的头像
 #

或许。

 
融融的头像
 #

很感动。

 
海云的头像
 #

谢谢融融。

 
飘尘永魂的头像
 #

大学里一位同学是兴化的,读书非常的用功。我们那时算是赶上了好时光穷人的孩子也能读书做教授。

 
海云的头像
 #

穷乡僻壤出来的出息孩子,通常都非常珍惜得之不易的机会。那个年代万般不好,读书那会儿确实不像今天那么跟钱扯在一起。

 
鐡手的头像
 #

被老大充满深情的文字打动了,强烈感觉到老大是非常专情的好人!在下的一张照片能让老大动情含泪,这是铁手的荣幸。

 

向老大汇报,如今的兴化发展挺快,交通很便利,柏油路汽车从南京直达兴化乡镇,去村庄基本也是村村通。兴化现在利用水乡的优势,大力发展旅游业,推广自己的水产、土特产,取得不小成绩。兴化也在日新月异的发展着……

 

兴化的照片我还拍了不少,有时间慢慢向老大汇报。谢谢老大给铁手这份荣幸,问好老大!    ^_^

 
海云的头像
 #

谢谢铁手,是你的摄影作品好啊,我只是有感而发。

 
予微的头像
 #

人的受造很奇妙!早产儿有着灵魂带来的视野,眼睛如镜头一样摄入了美景,就留在脑海中了。海云心中有一角未受尘世污染,保存着太初的映像。

 
海云的头像
 #

很奇妙,奇妙在四十多年之后,上苍让我看到一张图片,那竟然是一直留存在我脑中的印迹。

 
抱峰的头像
 #

美丽的兴化,浓浓的乡情。拜读。问好。

 
海云的头像
 #

问好,抱峰兄。

 
铃铛的头像
 #

我开始没明白为什么一个是“谢谢飘兄”,一个是“抱峰兄”。。。难道级别高的就“抱”了?

再看大名,哈哈哈,笑坏了我啦!

 
海云的头像
 #

哈哈,铃铛,你真会搞笑。

 
henrysong的头像
 #

一定要“抱”的,不然成了“丰胸”了。

 
飘尘永魂的头像
 #

水之漂流,魂之萦绕。

 
海云的头像
 #

谢谢飘兄。

 
阿朵的头像
 #

海云很感性,很真实。铁手的这个如诗如画的作品,引出了海云多年的印象,真情流露,很感人!

 
海云的头像
 #

所以说,艺术作品是相通的,都能震慑人心,好的摄影作品(绘画作品,音乐等)能激发人内心的深层的感触,变成文字或其它形式的艺术,这也是好艺术最令人享受的事情。 

 
鐡手的头像
 #

非常欣赏老大艺术的见解,拜读!我们也能在老大美文的字里行间感受到情感的流动并为之打动,这同样是最令人享受的事情。

 
铃铛的头像
 #

或是梦境成真,或是婴孩就有记忆,无论怎样,海云非一般人也!

 
海云的头像
 #

我常说我不如一般人,因为先天就不足。只有后天努力了!

 
天婴的头像
 #

海云,我也是七个月早产儿,虽然是引产没有死。看你写的点点滴滴你的故事,我觉得我们有很多相同的地方,现在,我开始慢慢懂你。爱你!

 
海云的头像
 #

我也是读你那篇文章才知道你也是早产儿,当时心里涌动的也是一股暖暖的感受,感觉在这世界上,我这样的并不是绝无仅有的,还有人跟我一样,不孤单了。

 
邱俊伟的头像
 #

照片确实很美,干净、自然,似世外桃源。

文字也特别美,真切、感人,如促膝谈心。

真心向你们各位老大学习!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