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还记得格言吗?

 

(整理以前的文字 20031030)

 

翻看以前同学的格言, 偷偷笑,微微笑,忍不住大笑!

原来早已沉底的,中学时的喜欢抄下来的格言, 又浮上心头!

读书时,少女情怀,常常哭哭笑笑, 引人侧目, 被看得不自在了,就常鼓励自己: 走你的路, 让他人说去吧

扮深沉就吟两句:路漫漫兮其修远, 吾将上下而求索。可惜啊, 求索我得不到的, 我得到我不求索的。”

筠同学送了一句, 就宝贝得现在还常常回味: “生如夏花般灿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在那个年代, 听惯了“重如泰山, 觉得这境界真美也

人生实在变幻莫测,我笨笨的就只好“以不变应万变”;反正先贤有话: “万变不离其中”,以静制动。

那时天天学雷锋, 现在都很佩服自己当年的纯情。可昨天灵机一动,给一句名言狗尾续貂: 施比受有福----特别是排气的时候......结果被人警告, 说有可能被踢出办公室......

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很多高尚同学对自己的鞭策。但我实在没有办法整天忧忧愁愁的,这天下事,不如意十之八九,我忧得过来吗!所以,我把它改成:先天下之乐而乐,后天下之忧而不忧!有人说我太自私了?我这是自爱,你想想如果我们都乐呵呵的,这世界上还有令人忧愁的事吗?

 曾历过高高低低弯弯曲曲中跌到,才明白到简简单单开开心心已极好!

 想开个博客,引用这句 "万事互相效力, 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 ;可我后来觉得太正儿八经的. 自问不配。

还记当年,我跟闺蜜约好严肃认真开玩笑嘻嘻哈哈办正事”的,到今天我只好老不正经了,发明我自己的格言:“好吃懒做贪玩,胡搅蛮缠乱侃”。偶然得意,胡言乱语,童鞋多多包涵!

各位, 你们的名言, 格言呢?

我家的枇杷年年丰收,这个时候贴在这个地方,是不是有点风马牛呢?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贴上,否则我又会拖上个三年五载的,让电脑把我的文思都吞没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henrysong的头像
 #

清秀美女秀外慧中,清纯的面孔下面藏着一个深邃的哲学家。I服了U.

 
予微的头像
 #

呵呵,被你发现了,我的精神正在分裂中!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硕果累累啊!

 
予微的头像
 #

丰收年年!感谢上苍恩赐。

 
海云的头像
 #

那枇杷,馋死我啦!

我加州的老家院子里,也有棵枇杷树,每年丰收,好多年没吃到了,真想搬回那个老家去!前天先生回加州,还特地去那里看了看,说看到大开的院门里,那棵枇杷树长大了好多......

 
予微的头像
 #

还是搬到洛杉矶来吧!我家的枇杷等着你。

 
春阳的头像
 #

不记得格言,但是记住你的枇杷了,呵呵。

 
予微的头像
 #

至少记得一样了。满足啦!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此时看到这么美丽可爱的枇杷,就是经典格言,如果吃到,就更美了。

中学那会儿,背了许多格言,记了许多格言,偶尔还写了许多自己的格言。

最终发现啊,爱生活就是格言,那些格言,沉入大地了。

 
予微的头像
 #

谢谢天地一弘,真的佩服,总能看到美好,然后用优雅的文字表达你的爱!

 
熊猫的头像
 #

瞧瞧,没几个人记得你的格言,都让那诱人的枇杷给勾引走了。

你的本意就是想 show off 你的枇杷吧?

 
予微的头像
 #

嘻嘻,熊猫宝宝,还是你看透我。可惜熊猫不吃枇杷!

 
熊猫的头像
 #

谁说的?小资熊猫,可是吃枇杷的!

 
予微的头像
 #

熊猫宝宝,好,先给你寄点枇杷叶,枇杷枝条去撑一撑,好不?

 
熊猫的头像
 #

捏个熊猫坐在树上吃枇杷,俺就收了Cool

 
予微的头像
 #

这也难度太高了。枇杷枝软,承受不了熊猫宝宝厚爱!

 
铃铛的头像
 #

哇,如此发散型思维,灰常欣赏你的格言“先天下之乐而乐,后天下之忧而不忧”!同时喜欢你的枇杷!

 
予微的头像
 #

多谢铃铛!终于有个知音了!比吃枇杷还开心,是不是?

 
飘尘永魂的头像
 #

予微最近好像一直在翻过去的书信,日记,格言什么的。我都不敢翻,一翻海参崴是我国的,江湖早已把那地赶到老毛子那去了。这钓鱼岛真不知也是否会尘封在记忆里,中国人什么时候开始如此窝囊?声音响一点,马上一顶“愤青”的帽子飞来。你说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人家教科书上只字不提,要东西时到还是没忘友谊挂嘴边。那高山下曾摆满花环的烈士林园如今已是异国他乡。不敢回首,不是青春不再,灵魂走丢了。还是落在水里的好,躲进云里也不错。懒得管那红尘旧事。

 
予微的头像
 #

我一直想写一些事情,可是太痛,写了开头,就没法继续。只好把这些山野花果翻出来,抚慰一下自己弱小的心灵。

你让我想起这句了: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天婴的头像
 #

太记得了,那时一大本儿一大本儿地抄。去年回国还翻出我以前的家档,看着可笑,但还是被少年的热忱和纯真感动。

 
予微的头像
 #

若不疯狂枉少年!我只抄了几条,天婴是一大本一大本的抄,难怪天婴现在的文章写得那么好!

 
黎玉萍的头像
 #

那时候的格言,我最记得的是保尔·柯察金那句。我还记得老家那边的枇杷(佛山老话叫卢橘)酸的掉牙,大概这里的枇杷会“甜到入心”吧。

 
予微的头像
 #

卢橘!哈,老乡,原来佛山称枇杷为卢橘,英文名字是“loquat" ,广东话一样的音。我一直不明白,现在找到缘由了。可是,又困惑了,是先有中文呢,还是佛山人把英文音译呢?金橘,英文是Kumquat, 到底谁是根源?

我家的枇杷树甜到漏!

 
黎玉萍的头像
 #

愚以为中文是根源。因为“橘”字很早就有,例如屈原的《橘颂》,苏东坡也有文字记载卢橘。再看资料,卢橘在中国原产于东南部,而近代西方人登陆中国多是从东南部登陆,因此,将卢橘直接音译成英文,顺理成章。

 
予微的头像
 #

多谢这一番考证!以后我吹捧自家枇杷的时候,又多了史实支持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