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从将军到奴隶 (短篇小说 三)

过了几天在家里, 看见爸妈躲在一边交头接耳神秘兮兮地说着什么,我一过去爸爸就作手势让妈妈别说了,妈妈却说:“她马上就要读大学了, 也该懂点事儿了!”,妈妈拂去爸爸拉她胳膊的手,对我指指客厅的沙发,说:“宁宁, 你坐过去,我们有点事儿要问你。”

原来父亲的一个朋友在郊区的一家小医院里做医生,看到茉莉母女光临他们医院,那么漂亮的一对母女, 到哪儿都吸引人的眼珠子,可那对母女是母亲陪著还没成年的女儿去打胎的。俗话说好事不出门, 坏事传千里,这一下子就传回来了。父亲和母亲这么一说,母亲当即就慌了神:“茉莉打胎?天啦!我们宁宁没事儿吧?”感情他们知道茉莉和我是最好的朋友,可是忘了好朋友这种事又不会传染,我妈是一下被这个消息惊吓住了,我老爸还算清醒:“宁宁还不懂事儿呢!你别跟她说!”正说到这儿,我走了过来。

“宁宁, 我问你:你知道茉莉有男朋友了没?”妈妈的眼神让我发慌。
“大概......好像......”我支吾着。
“你别给我打马虎眼,你说清楚, 知不知道?”我妈的声音高了八度。
“有了。”我吓得一下说了出来。
“谁?你认识?”我妈的脸凑近了。
“就那个报社的高什么他儿子,比我们高一级,南大的......”我声音一点点小了下去。

我妈对我爸指指我, 那个意思好像是:你看,还小孩子不懂事儿呢 ? 她什么都知道!

我爸砸了一下子嘴, 说:“啧,茉莉有男朋友这和宁宁有什么关系?你别吓着孩子!”我老爸还是疼我的。

我妈不乐意了:“你总是宠着她,你得让她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对吧?她马上要上大学去了, 我说在南京读书吧,你非要顺着她, 尽填那些外地的学校,赶明儿也和茉莉一样, 书还没念好就大了肚子, 你怎么办?”我妈一说出口就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但已来不及收回。

我睁大眼睛合不拢嘴巴:“大了肚子?你说茉莉大了肚子?”

我慌慌张张虚虚惶惶地去看茉莉,茉莉妈妈开了门,看见我有点不大自然地打了声招呼,对我说茉莉不大舒服,正躺着休息呢, 那意思我当然知道是挡驾。可我固执的站在门边不走,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房间里的茉莉大概听到了我们的声音,在里面高声地叫着:“宁宁吗?进来啊!”

我侧着身子从茉莉妈妈身边快速地闪了进去,一进茉莉的房间,茉莉就让我关上房门,我刚挨着她床边坐下,她一把就拉住我的手:“谢天谢地!你可来啦!你帮我送封信给高山!喏!”说着塞进我手里一个信封, 还让我收好别让她妈看见。

直到她看着我把那封信放进我牛仔裤的口袋里,她才舒了口气。我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关心地问:“你还好吧?我听我妈说你、你、你......”我口吃的说不出那句话,她倒无所谓:“你知道我爱高山!他也爱我!我们、我们好了就做了那件事!然后我怀孕了,我妈像是天塌了下来似的,硬把我拉去做了人流!反正我早晚会和高山结婚的,我爸妈要去找高山家人谈判,随便他们谈什么, 反正我和高山是要好到底的!” 我看着她慷慨激昂地说着,感觉眼前的她就像电影里的那个英勇就义的江姐一样,我眼泪就流了下来,她到劝起我来:“你哭什么呀?我都没觉得什么了不起的。”我拉着她的手, 问:“那个什么人流,痛吗?”她皱了皱眉:“有点!”很快她展了眉头,抓紧我的手叮咛着:“你别告诉高山我说过疼啊!你告诉他,我永远爱他!只要和他在一起,我什么苦都可以吃!”

我还真听不惯她这么肉麻的话呢。我抽回我的手,正不知说什么话的时候,门外茉莉妈妈敲门进来,对她女儿说话也是对我下逐客令:“茉莉, 你不舒服还拉住人家宁宁说个不停!你需要好好休息!”说着茉莉妈妈不知真的想让她女儿睡觉还是显给我看, 走过去慢慢地拉起了窗帘,我清楚的看见纱窗外已新装好了的铁栏杆。我知趣地站起身告辞,茉莉对我使着眼色,我知道她是要我一定把信带给她的情郎。

很快,高考放榜了,我考取了上海的一所大学,如愿以偿。茉莉已经“病”好了,她总分没达到本科分数线,但是可以上本地的一所职业大学,职业大学里有个为南京金陵饭店培养人才的班,大多是学旅游方面的,也需要几个学理工的学生,茉莉进了这个班。她很高兴,倒不是因为有机会去学这个新兴的行业,而是可以留在南京,和高山常常见面。

两家父母谈判的结果是: 既已如此,只好任其发展了。

待续

从将军到奴隶 (短篇小说 四)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