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糊房

                             

                                                                             

                                                                                                                         

 

          过去,老家的人结婚前要收拾新房,就请人买些白纸、彩纸,剪剪铰铰的一糊一贴,小小的房间立马喜气洋洋的,一庄的人都跑来看,指指点点的夸好,一脸的羡慕。

 

         那时的墙都是粘土筑成,窗子不能开大,更不能多,屋内光线不够,比较暗淡。

 

         平常舍不得去买白纸,只能寻些报纸糊墙,以免墙上的土蹭到衣服上。时间稍长,报纸就变黄了,屋内依旧很暗。

 

         但糊新房,不像平时那么简单,得请高人出手,才会体面有样分。

 

        一般,一个庄子总有手比较巧的人,轮到庄上有人家来请的时候,都带上喜酒喜烟的,也总是一请就到,也要忙上两三天。

 

        当然,这些角色大多是妇女,她们的心里有很多图样,外表虽有些粗糙,但心还是比较细腻的。

 

        有时主家也会在更大范围里请公认的高手来糊,同时也请本庄上的来帮忙,也没有意见,依然乐呵呵的来忙,正好又跟人家学一手不是?

 

       新房不仅四壁要糊上雪白的白光脸纸,最讲究的是糊房顶子。

 

       那时房顶都是芦苇扎成的把子一条一条的并起来,在上面糊上稀泥,再批上一层层的麦杆子,冬暖夏凉。

 

       缺点是屋内不留意会有些土屑从芦苇缝间掉下来,老房子的话,芦苇把子还会有些蛀虫。

 

       糊个顶子结婚就显得很重要,不仅因为实用的需要,而且,是重要的渲染气氛的阵地。

 

       也是,不贴些红花绿叶的,一个白顶,算是什么一回事?

 

       选直而粗的芦苇,去掉叶皮,光溜溜的黄中透白的杆子扎成适合房间尺寸的方形,先糊上报纸,再糊上白光脸纸。这一般是高手知道,有帮忙的动手制作的。

 

       高手,拿过紫红的蜡纸,四折。

 

       左手拿折好的纸,右手操一把锋利的剪刀,时而上下,时而左右,两手配合进行,看得人眼花缭乱之时,停了下来。

 

       打开显得比较破碎的紫红蜡纸,一个大圆形的层层套圆而又层层绝不类同的花纹图案惊艳呈现,在助手的小心翼翼的粘贴后,在白纸的映衬下,那紫色的繁复的圆形图案散发出神奇的光泽!

 

       再剪一些小的角花,再剪一些蝴蝶,再剪双喜……。

 

       三天过后,再看新房,那叫一个漂亮啊!

 

       雪白平坦的顶上,正中是叫人有些眩晕的紫红色大套花,四角是三角形的云样如意;雪白的墙上朵朵红花盛开,只只蝴蝶展翅。

 

       双喜呢?

 

       喔,在南边窗子的正上方!

 

       唯一的一个窗子,是不能糊白纸的,要糊红纸,留着正日晚上送房时的特殊仪式用。

 

       糊房不会过早,糊好后三四天,就应该是结婚正日了。

 

      农村人结婚讲究季节,腊月与正月最多,因为是农闲,有的是空儿。

 

      大伙都流传,不会带媳妇的,带回家过年;会带媳妇的,带回家种田。

 

      这一个年底和年外,会糊房剪花的可忙的够呛!

 

      在物质异常缺乏的年代,美,始终没有被乡亲们遗忘。

 

 

 

 

 

 

 

 

 

                                                                                                     00年元月十日十七点四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美是人们共同的追求,即使在物质困乏的时代。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的确,只要美在心中就不会觉得苦。

 
海云的头像
 #

那个年代,物质不丰富,人却比较容易满足。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期望值低,一切都是可以调整的。

 
百草园的头像
 #

过去的日子,细腻中带着一份甜蜜,读这篇想起当年家里走五七的报纸糊墙,新房糊墙还真没见过,有味道。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百草,我也只有不多的一些记忆。

 
雨林的头像
 #

"唯一的一个窗子,是不能糊白纸的,要糊红纸,留着正日晚上送房时的特殊仪式用"。好奇这个特殊仪式是什么。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当地的风俗是借这个说些喜话,也有祝福的意思。

 
予微的头像
 #

这个真喜庆!

也想起小时候那报纸糊的墙,最好笑的是,原来那老房子,是雕花窗的隔间,后来分给几户人住,大家都只有报纸来糊墙;文革后,一次想着把发黄的报纸撕掉糊新的,才发现,跟邻居是没有墙的,是通花的高屏风!大家都君子啊,一住廿多年,竟然都没有人捅破这窗户纸!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所以你看社会究竟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

 
熊猫的头像
 #

多么朴实的美!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