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一双绣花鞋 下

个故事十分的惊险和引人入胜,尤其体育老师大概刚看过,说得绘声绘色,看我们小孩子们听得又怕又起劲,他说得更是眉飞色舞。

一堂课很快就过去了,江南的梅雨季节还没过去,故事也还没听完,体育老师却被学校停了职。据说,体育老师为了救小薛老师的场,把自己在家里读的手抄本《一双绣花鞋》淘出来说给学生听,既是手抄本,那就是非法的,他做了非法的事儿,自己还不知道,被捅了出去,接受隔离审查,那还算他走运。要早几年,非关他几年不可。

不过,我们故事没听完,“留学大王”却不再和小薛老师作对了,他已成了体育老师的“粉丝”,被耳提命训上课不准捣乱,否则没故事可听。

我们学校那时只有一台风琴,小薛老师一边弹一边教唱,音乐课成了我最开心的时刻。那一年,学校有个庆典,我们的宣传队小薛老师是不去的,可是她有心让她的学生表演一个节目,她找来高年级的一位女同学,那位同学声音响亮,每次学校汇演她都会独唱。我在宣传队主要是跳舞兼报幕,从来没想到我不算响亮的声音可以上台唱歌。小薛老师让我们俩练习女声二重唱。那位女同学唱高音部,我唱低音部。《洪湖水浪打浪》和《西沙、西沙》,我竟然喜欢上这样的表演方式,合音合弦, 比一个人唱感觉好多了。 那一年我们的二重唱盖过宣传队的任何一个节目!那时,四人帮已倒台了,学校开始抓教学质量,不久我们也上了中学, 小薛老师也走出了我的生活。

上了中学之后,有一天邻居的小妹妹对我说小薛老师是她的音乐老师,我想起那一年小薛老师被留级大王气哭的事儿,问邻居小妹小薛老师现在还哭鼻子不?邻居小妹显然不知我为何有此一问,反而说:“薛老师会哭?她可凶呢!上次还把我们班上一个大个儿一把拉了出去,大高个儿才哭呢!”看来世道真的变了!我想起给我们讲《一双绣花鞋》故事的体育老师,不知现在如何了,问起邻居小妹,她仿佛笑我的孤陋寡闻:“你不知道哇,她和他结婚了!”“谁和谁?”我有点跟不上。“薛老师和体育老师啊!薛老师都快生小孩了!”“得得,小孩子家,怎么知道这么多!”我用手推了推邻居小妹让她快回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没过几天,凑巧的很, 我放学走在回家的路上,正好看见小薛老师和我迎面相撞,她的肚子大得好象要掉下来了似的,她看见我便大声地招呼我,说我长高了,像个大姑娘了,反倒让我不好意思起来。我目送着她的背影一点点地远去,看见她那两条粗粗黑黑的辫子仍然在背后微微地摇晃,我忽然地想起体育老师说的那个《一双绣花鞋》的故事的情节:只听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咚、咚、咚……不知是回想起那个惊秫的情节还是小薛老师那沉重的身影让我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嘎、嘎、嘎,宛如那双绣花鞋踩在年老失修的楼板上的声响。

小薛老师,你今天还好吗?

全文完

 

一双绣花鞋 上

分类: 

评论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就跟那钻石光盘赛地,怎么记得那么真?我咋什么都模糊了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