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海云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9 小时 之前
注册: 10/22/2011 - 23:04
积分: 38910

你在这里

总角之交 (二)

萍的母亲是个厉害的势利女人,不过也是个能干的持家的女人。他们家孩子多,她把萍的三妹送给了萍的小姨抚养,又让家里两个大一点的女儿每天下了课,就在家里搓金钱。 她母亲是金线金箔厂的工人,把厂里需要加工的搓金线的活拿回家,让两个大女儿把棉线上包起金线以赚取加工费,我每次去她家看见萍和她的二妹熟练地把金纸一下就转缠上飞速旋转的棉线上去,都要好奇地在一边帮手,做得多了还向家里人要求我也要做这样的活儿,幸好父亲不财迷,硬是把我小小的赚钱之心给打消了。

 

初中二年级时,萍和我都迷上了越剧,《红楼梦》和《三盖衣》我俩唱得一板一眼的,她把王文娟的林黛玉唱得出神入化的,我极力想模仿徐玉兰那高亢独特的贾宝玉的唱腔。

 

考高中,我考进了理科尖子班,是学校培养高考的主力军!萍的分数使得她被分进了中班,比起另外余下的六个慢班,中班是仅次于快班的好学生,慢班的学生只不过是为了能混一张高中文凭!梅分在慢班里。我记得放榜那天 萍的母亲看见萍和我,劈面就骂她:“看你个不学好的,人家(海云)怎么进了快班的?整天跟在人家后面也学不到个好,还有脸啊!” 萍被骂得眼泪汪汪!

 

上高中了,我们三个好友在不同的班里,学习的劲头也相差很多,我当然是要考大学的,快班里竞争激烈,我那会儿一点点地对理化失去兴趣,一方面要应付表面上理科班的功夫,另一方面暗地里又做着各种各样文艺文学的梦。萍的要求已降到只要进一个护校就好了的地步,中班的进度与快班不能比,我们俩已基本不再一起课后温书了。 梅只盼着快快毕业,然后找份好工作就行了。

 

不知道是不是曾帮过梅写情书的原因,当我儿时的一个玩伴的哥哥考上大学后给我来了一份类似情书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就回了信,从此开始了一生中第一次与一个异性的交往!那一年我十五岁。书信来往中,我把我曾看过的和能写的所有有关爱情的词藻用了个遍,往往写得自己热血澎湃,让别人和自己都陷入一种虚幻的美好的意境中!直到父亲知道此事,暴跳如雷!小小年纪竟然晓得谈恋爱了!其实那时的我只是做梦!与真正的恋爱毫无关系!多年后想起此事,自己都觉得好笑,我至今不认为那是我的初恋,因为我从没有爱过那个男孩子!

 

当我被父亲禁足、禁看电影、禁写信。。。。。。我向萍抱怨父亲私拆我的所有来信,还勒令我二十三岁前不可以谈恋爱!萍告诉我她的母亲为她相亲了!我震惊极了!不明白为什么她母亲那么急着要把还没有高中毕业的她送出门?! 我记得有一天去她家,看见一个高高大大的大男生在她家里,她后来告诉我那就是她母亲要她交往的华侨子弟。据说那个男生的家人大多在国外,那时是八十年代初,对于华侨和国外,我们并没有太多的认识,只听她母亲说华侨可以在华侨商店买东西,手里有很多我们普通人所没有的侨汇卷。。。。。。

 

老实说,那个男生长得满帅的,与萍站在一起满般配的。我看见那个男生看萍的眼光充满爱意,我还对她说希望有一天有人也那样看着我。萍至始至终没有说过她对他的感受。他们俩就那样在她母亲的监督下不温不火的交往着。

 

待续 

 总角之交 (三)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欣赏海云成长的过程,也许姻缘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海云的头像
 #

姻缘可能本就是命运的一部分。无法抗拒。

 
梦娜的头像
 #

真想不出,你倒是理科班的。哈哈,我想着,你该是文科班。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