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总角之交 (一)

梅和萍是我年少时的两位最好的朋友。

 

梅长的浓眉大眼,鹅蛋脸,一笑起来有两个可爱的虎牙,她是我们三个当中长得最丰满、最有线条、发育最早的女生。 梅的父亲是全国劳模,那个年代可是吃香的紧,当上副厂长还被请到各地发言讲话;梅的母亲一直在家管五个孩子,梅是最小的孩子,却并不得母亲的欢心,常常被母亲打骂,我们三个好朋友一起时,常可以听到梅的哭诉,她甚至怀疑过自己是否是母亲领养来的孩子。梅的性格文静柔和,不和人争长论短,在我们三人中也常起到润滑剂的作用。

 

萍长得与影星王晓棠非常相似,只不过好像是王晓棠的少年版。那双大大的眼睛加上高挺的鼻梁,使得她的轮廓分明有点新疆人的味道。萍的父亲任江苏省第二监狱警职,她的母亲生了四个女儿,那时有部电影《五朵金花》,她母亲看了怕再生养把家里也弄成是五朵金花,便没再生下去。萍是家里的老大,处处需要听她母亲对她的耳提命训的教导,因而,总是一幅大家姐的风范,在我们三人当中也是最能委屈求全、任劳任怨的女生。

 

我和萍是同班,我的成绩比她好,在宣传队里演得角色也比她吃重得多 ,她对我一直有种类似“崇拜”的感觉,我表面上很得意,可心里我一直觉得她比我长得好看,她的皮肤就是那种江南女子吹弹欲破的粉白,我和她站在一起就觉得自己像个没长好的小女孩。梅和我们不同班,但是隔壁班的漂亮女孩,梅的成绩一般,也不在宣传队中,所以她对我和萍都是又羡慕又敬佩的。我读书读得早,她们俩同龄都比我大两岁,只不过我比较要强“霸道”,所以她们俩大多听我的,很多时候都是唯我是瞻。

 

我十二岁那年夏天,梅到她二姐的家过了一个暑假,在那里遇见了她姐夫的弟弟,两个差不多大的少男少女春心萌动,梅回来之后和我们谈起,虽羞涩难当,但甜蜜其中,令另外两个小女生脸红心动。梅相思难耐,问我们怎么办?我想了两分钟,对她说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帮她写一封情书出来。第二天把我苦思冥想偷偷写的情书交给她,她寄了出去,那以后我成了她的情书撰写者,写了几封之后,我自己糊涂了,好像自己在谈恋爱,对她那个初恋情人的回信有了莫名其妙的动心,我开始罢笔,让她自己执笔,不再去听她唠唠叨叨的恋爱经,我们之间也淡了一段时间。后来她的这段初恋也是无疾而终,当然,我再也没问过为了什么!

 

很多年后,梅和我都人到中年,坐在家乡市中心的星巴克里谈起这段往事,我们都哈哈大笑,梅还说我天生就是个舞文弄墨的人。

 

待续

 

 总角之交 (二)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渺渺的头像
 #

有意思,二个儿时的好友又重逢了,一定很激动吧!我们家因为拆迁的原因,儿时的朋友几乎都找不到了,呵呵!

 
海云的头像
 #

一直保持联系,确实不容易。

 
梦娜的头像
 #

梅说的对,你天生就是个舞文弄墨的女秀才。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