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飞花轻梦 小说 尾声

那场音乐会结束的第二天,安澜收到伊婉的一张卡还有一封短信,那张卡竟然是一张结婚婚礼邀请卡,信上她写道:

亲爱的安澜,

我们决定结婚了。婚礼定在这个感恩节,在我们孩子出生之前。

似乎是为了孩子结婚,但是,我要对你说不是!我一直认为他太年轻了还不甚懂事,一个只知道唱饶舌歌曲年轻的美国人!所以我一直把他当作“播种”机器。可是你的一番话让我自己思考,我问自己是否爱他,而不久前的那一天他也来到我的面前对我说他真的爱我,愿意和我一起生养我们的孩子,看着孩子成长。我才看到以往我忽略的他成熟的那一面!

这一个月来,我们谈论婚礼和将来,包括孩子的将来,一种从没有的喜悦在我的心中满溢!当他亲吻我的时候,我想到这不仅是我孩子的爸爸,也是我一直所盼望的爱我的人,我的心都会随之颤抖。

我要结婚了 ! 祝福我吧!你能来做我的伴娘吗?

安澜的眼睛湿润了,她从心里为好友高兴!安澜对着过来找她的任天翔挥着手中的信卡说:“我的好友要结婚了,我要去做她的伴娘!”任天翔竟然一下子就猜着了:“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伊婉?她应该是第四次结婚了吧?希望她这次能找到真爱!你去做伴娘?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去啊!做伴郎如何?”安澜哈哈大笑地回答:“我得去问问人家要不要你作伴郎呢?又不是我结婚,我做不了主!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做主,你可以和我一起去参加婚礼!”

天空中飘起了蒙蒙细雨,青春的淡淡忧愁却已散尽,安澜想起那句“无边丝雨细如愁”的上半句,轻轻地念出声来:“自在飞花轻似梦”!

全文完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秦观的这一首浣溪沙,含蓄娴雅,正合着安澜的性情。

 

 
海云的头像
 #

雨林知音。

 
流浪者的头像
 #

初恋的果实多数是青涩的,有时要经过几次爱人和被爱的经历,才懂得什么叫爱。

 
海云的头像
 #

有位作家朋友读完我这篇小说曾经对我说这部小说里的人物都不懂得爱,唯有一位懂得爱的是那位乔治,因为他的爱是单纯的直接的没有任何意图的。她我的话让我沉思很久,某种程度上说有些道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