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飞花轻梦 小说 二十六

安澜问自己:我的选择是什么?为什么那么选择?也许在和伊婉的交谈的时候她心里早已有了答案,也许至今仍想不明白为何会那样选择?很多时候,当事情发生之后,过段时间回头看,你会觉得当时的理由全都不是理由,那些你原来认为天经地义的事情是那么得可笑!可是,当你身在其中的那一刻,你永远也无法知道将来的想法。

在一个多云却无雨的早晨,安澜拉着乔治一起乘公共汽车来到城墙外的紫霞湖边,舍弃出租车的目的是想让乔治体验一下中国平常百姓的生活,原以为早晨上班族的拥挤会吓倒这个美国的年轻人,没想到,他除了刚上车时有点无所适从,人与人之间身体的太过接近和碰撞让他的脸上尴尬的笑容更加尴尬,很快他就与安澜的同胞们打成一片了!有人看公车里一老外,起身为他让座,他不明白满脸疑惑,安澜解释给他听,他哈哈大笑,赶忙让安澜翻译说:“我很年轻,不用坐!谢谢你们的好客!”几位年轻人看着他有趣,七嘴八舌开始和他攀谈了起来,安澜只好间中充当翻译。

直到走在紫霞湖浜的石子路上,安澜头脑里还冲斥着公车里闹哄哄的人声,根本无法理清自己混乱的思路。乔治兴奋莫名,他大概从来没体验过这种被众人簇拥瞩目的滋味!不停地唠叨:“中国人真友好!我喜欢他们!就是公车拥挤了一点,不过,没关系,我想我能慢慢适应!”他的唠叨打破早晨湖边的清静,安澜有点后悔把他带过来,因为他的这种兴奋和她要见的人和她的心境完全不相符合。

安澜只告诉他她要去见一位老同学,他们已好几年没见过面了。为什么要带着乔治前去见陶诚雨,安澜说不清楚自己当时的真实想法,也许是中间有个外国男人,那个中国男人便不会说出太过让她承受不起的表白,而她也可以避免进退两难的抉择。安澜认真地想了又想,对她心中和脑中的陶诚雨,开始有一种感觉:她爱的和留恋的极可能是一“海市蜃楼”!回国不是想把海市蜃楼变成真实的大厦,而是希望能一直拥有这种海市蜃楼般的美丽直到永远!所以,安澜可能并不想听陶诚雨的深情厚爱,她可能更期待能和他双目凝视,一切都不用细说,但一切都在眼中心底,安澜可能更喜欢那种此时无声胜有声、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境地。

站在一栋白色的小洋楼前,安澜停住脚步,车道上的铁栏杆上清楚地数字“32”,这应该就是张大军说的那个私人别墅。栏杆边的石头柱子上有门铃,她深吸一口气一指按了下去。

等了足足有两分钟,她摹然听到一把熟悉的女人的声音在头顶的上方响起:“是安澜吗?”安澜转头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在听到又一声:“我开门了!”之后,她确定那声音是从她站着的门洞上方的对讲机的小音箱里传来的,随之铁栏杆咔咔地缓慢向两边开启,我和乔治子走进了庭院。穿过车道中间的一个小喷水池不一会儿,他们就站在两片巨大的黑漆大门前,又等了近两分钟,随着门的打开,那个安澜熟悉的女人声音也传来:“进来、进来,快进来啊!”她立刻看到茜茜那张带着微笑的脸,安澜一下子觉得有点尴尬,有一秒钟想回头走人。茜茜俨然一付女主人的好客,过来一把挽住安澜的胳膊,亲亲热热地往里拉:“你进来呀!我也昨天刚到!昨晚张大军做东,我们都喝多了,诚雨喝醉了,今天到这个时候还没能起床呢!哟,这位外国人是不是你的男……” “他叫乔治!是我的美国同学!来中国玩儿的!”我打断茜茜的话,同时也把她介绍给乔治:“乔治,茜茜是我大学时教授的女儿。” 茜茜的英文说的不算连贯却还算表达得清楚:“你好!乔治,欢迎你来中国!我的父亲是安澜的大学教授,我的未婚夫也是安澜的好朋友。你和安澜是同学啊,你学什么专业?……”

安澜故作左右顾盼的打量这座宅子的装潢摆设,耳朵里却不放过每一句乔治和茜茜的对话。“我学政治的。不不不,我不是想进白宫做政客,我希望将来能学法律,做一名律师!”“噢,你们不是一个专业啊,那怎么会碰到一起?是上大课认识的吗?”“你是问我和安澜怎么认识的?有一天我去学生宿舍找我的一位朋友,在门口遇到一位美丽的中国瓷娃娃,一晃而过,我后悔没能有机会问一问她的名字,谁想到几分钟之后我差一点骑车撞到她,她后来就成了我的东方美女蛇女朋友!”乔治用一种幽默的语调述安澜和他的相遇,茜茜听得津津有味,安澜却开始有点坐立不安:“茜茜,如果陶诚雨今天不便,我们就回去了?”说着,安澜递过去伊婉交给她转交的那个大信封:“我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伊婉让我把这个信封交给他,现在你既在这里,我就托你交给他好了。”

“你说什么吗?我们怎么也要四个人一起去吃顿饭什么的,哪能就这样走掉呢?你等会儿,我上去把他叫醒!”说着,茜茜快步跑上楼去。

乔治有点不明所以,安澜便简单地告诉他她要见的这位朋友也就是茜茜刚才提起的她的未婚夫,昨晚喝酒喝多了,今天还没起床。乔治同情理解地说:“啊,这样啊,那不如我们明天再来!”安澜想起等会儿陶诚雨下来他们四人相对的情景,在他的未婚妻和她的外国男友面前,他们俩将会怎样虚伪地寒暄和招呼,怎样装作若无其事地谈论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安澜就很想附合乔治起身走人。可是,这好像也太没礼貌太过唐突,似乎自己就是来送一个信封,充当伊婉和陶诚雨关系结束的“侩子手”!就在安澜犹犹豫豫之间,她看到一脸尴尬兼狐疑的茜茜走下楼来,对她说:“他刚刚还睡在床上没醒,这会儿却人影都不见了?不会又到湖边跑步去了吧?这人真是的!不过,他不知道你们来,要是知道,他怎么都不会乱跑的!你们再坐一会儿,我到湖滨大道上去找找他!”说着茜茜要往大门走去,安澜连忙拦住她,心里却是雪亮,同时放下心中的一块石头,安澜知道陶诚雨想的和自己一样,这种尴尬的见面还真是不如不见!

那天晚上,张大军来找安澜,请安澜和乔治吃晚饭,并在席间告诉安澜陶诚雨和茜茜一起回去了,张大军还交给安澜一封陶诚雨写的信。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流浪者的头像
 #

世上巧的事还真多,期待下一期的连载。

 
海云的头像
 #

马上贴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