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飞花轻梦 小说 二十四

 

第四部 金秋

“请你把这份我已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交给他!”伊婉递给安澜一个中型的黄色牛皮纸信封。“交给谁?”安澜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她这句话的意思,定睛在伊婉那种明知故问的眼神上,安澜总算从伊婉叙说的那段深情爱恨交织之中回转到现实中来,虽然安澜明白伊婉让她把这份离婚协议书转交给陶诚雨,可是安澜仍然不完全明白:“为什么是我?你为什么不自己交给他?你怎么能断定我就会去见他?”

伊婉从茶几上的烟盒中又抽了根香烟,划了根火柴,点着,深吸一口,又“呼”的一下吐出一口白色的烟雾,她的大眼睛在烟雾后面变得模糊,声音却是十分清晰地从烟雾中穿透了过来:“他在等你!在你的家乡等你!”

安澜刚想问她为什么这么肯定陶诚雨会去找自己,又如何会跑去安澜的家乡,伊婉举着烟头的手摆了摆,示意让她说完:“你还记得你的那个同乡张大军吗?”安澜脑海中浮现一个整天喜欢穿一条肥肥大大的绿色军裤的大男生,他是陶诚雨的室友。张大军的老爸曾是安澜家乡那个军区的蛮高的军官,有几次他们放假时都是乘同一辆火车回乡,他还帮安澜扛过行李。安澜怎么会忘了他呢?安澜冲着伊婉询问的眼光点了点头。伊婉接着说,陶诚雨失踪的第二天,她就接到张大军的电话,张大军和陶诚雨是那种在大学里有着淡淡的友情的室友,毕业后却是同寝室六个室友中唯一的两个时常联络的同学,也可以说离开学校之后两个人才成了可以掏心的朋友。张大军毕业之后被分配回了家乡在机关里做事,可能因为他老爸的层层关系,他是第一批下海发达了的机关干部!据说安澜家乡那座最高的摩天大楼就是他和新加坡的投资商一起建造的!也许是张大军经商之后常常去陶诚雨所在的大都市,他们俩人的交往反而比以前更加密切,而这两个男人一个经商一个从文,没有任何利害冲突和牵连,却也因此成就了两人之间特别干净清纯的友情!一个整天在商场上滚的人喜欢和一个整天坐在那里推敲文字的人谈天,而一个时常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也喜欢听听另一人讲讲这个多变的现实世界中的种种。

张大军首先告诉伊婉让她别担心,陶诚雨在他那里,他需要一个人静静地休息一阵子。张大军在紫霞湖边有栋别墅,陶诚雨会在那里住一阵子。伊婉一直没说话,都是张大军在那里唠唠叨叨地讲,终于,他也沉默了,两个人在电话中都不再说话。直到伊婉轻轻地叹了口气,张大军才再次开口:“伊婉,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也许你早已感觉到,其实,陶诚雨心里另有别人,是不是?”伊婉虽说一直有这种猜疑,却也一直自己极力否认这种疑惑,现在听到张大军这样讲,她有点脸上挂不住了,却也想弄个水落石出的清楚。她轻轻哼了一声:“我知道茜茜!不过他若爱她,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跟我走 ! 就算他现在后悔了,我也放手了,原物奉还总行了吧?” 张大军并没有接茜茜这个茬,接着说:“我想你是弄不清楚自己想要的究竟到底是什么?所以才会千里迢迢回来抢到了又放手!我们每个人都有迷茫的时候!陶诚雨也一样!他爱的人也许不是你,也不是那个小茜茜,他爱的人无论在实际的空间里还是心灵的距离上和他都有巨大的差距,可是当一个男人被爱折磨时,常常会有一些常人觉得匪夷所思的行为,比如他就想经过你缩短他和他爱的人的空间距离,他没有想到他的这种只求一见的可笑行为会同时摧毁掉几个人的平顺的生活! ……” 就在张大军喋喋不休的述说中,伊婉终于面对了长久以来的猜想,而且越来越清晰地看清这场闹剧中的几个主角,她毫不犹豫地打断张大军的唠叨:“你是不是说陶诚雨爱的是人在美国的安澜!” 电话那头是寂静和沉默! 那无疑是一种默认!

半晌,电话一头的伊婉爆发出有点神经质的笑声:“哈哈哈!安澜!我的好朋友!哈哈哈!我傻乎乎地爱了一个男人这么些年,他竟然爱上了我的好友!哈哈哈!他们俩个怎么这么相像啊?一个个都把我当猴子耍!我对他们掏心掏肺,什么都一一相告,他们对我却是瞒天过海,一个委委屈屈地娶了我又出走;另一个装作清高纯情听我这个痴情傻瓜连演了几场婚变大戏!哈哈哈!我以为自己是最有魅力的女人,没想到却被这两个伪君子一再耍弄!我呸!呸!呸! ……” 张大军让伊婉发泄完心中的怒气,继续说:“伊婉,其实陶诚雨不比你好到哪里去?他也许个性上不够主动或者过于敏感,而安澜对他的模棱两可从某一方面也导致了他忽左忽右的摇摆行为。不论是什么,他今天的痛苦不比你少!他甚至萌生了出家做和尚的想法!只是,听说安澜回来了!一个人回来的,现在住在茜茜的家里。他不敢回去面对,现在呆在我这里,他虽然不承认,但是,我想他是在等着能见她一面。”

伊婉在终于弄清楚陶诚雨的心事之后,虽说心中有种放下一块大石的感觉,却也同时升起一种难以遏止的愤怒!她恨不得立刻见到安澜把她臭骂一顿,她确实在见到安澜之后也那么做了,但是,在安澜真诚的哭诉不久,她就原谅了女友,也许女人之间比较容易相互理解,更何况她们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她很快就把她和陶诚雨的一切都对安澜和盘托出,有一点她可能没想到,女人对于男人的原谅或者准确地说是女人对于男人的理解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安澜感到是该回家乡了!回国都十天过去了,她竟然还没回去见见自己的父母和亲人,摹然地安澜归心似箭,但是,她心里却是十分清楚,她可能无法面对那个在她的故乡的土地上等待见她一面的男人!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