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飞花轻梦 小说 二十三

 

伊婉的崩溃惊动了她全家人,爸爸妈妈弟弟包括陶诚雨全部围住失控大哭的女人,不知所措。做母亲的搂住女儿,一边帮其檫泪一边帮其抚摸背,恨不能自己替爱女受过,无论是怎样的过,任性惯了的女儿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哭到声嘶力竭!做父亲的还算冷静,从地上拾起女儿手指缝中落下的纸张,知道这才是症结所在。当他的眼光在报纸黑字上流连,他长叹一声,神情凝重、若有所思地看着搂抱在一起的母女俩人不再吱声。

 

这一哭一弄天色已晚,晚饭时间已到,伊婉的妈妈来不及做菜,也是想让女儿出去散散心,便提意全家出去走走,逛到不远处的鸿宾楼吃饭。于是,两个女人挽着胳膊走出了家门,三个男人各怀心事沉默的跟在后面朝着离家不远处的餐厅走去。

 

随着餐厅门口漂亮接待小姐的一声:“欢迎光临!”,餐厅的巨大玻璃拉门也被拉开,餐厅里喧闹鼎沸的人声让伊婉皱了皱眉头,伊婉的妈妈马上体贴女儿的心境,对接待小姐说:“有没有单独的包间给我们一间?”过来带位的小姐回答:“对不起,今晚楼上包间都满了,只有楼下的大堂有座位。”五个人无奈地在大堂中间大概最吵杂的噪音漩涡中坐了下来,不久,过来一位年轻的小伙子服务生,往那儿一站等着他们这桌点菜,伊婉的妈妈指指女儿说:“她点!” 伊婉随手翻着菜单,漫不经心地点着:“先上一盘泡椒凤爪 ……” 服务生插话:“对不起,今天没有凤爪了。”伊婉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翻翻眼睛又接着点:“那就来一碟香拌贡菜、桂花糖藕、麻辣鸭舌、清炒 ……” 她清炒虾仁还没说完,那服务生又打断她的话:“小姐、小姐,贡菜卖完了。您要不要换个香拌马兰?”伊婉耐心已尽,一下子就发作了:“你们包间包间没了,菜也是点一个没一个,这样的餐馆关门算了!”

 

一桌子的人都有点尴尬地晒在那里,小伙子站在一边一张白净的脸上升起了红晕,看得出他极力克制着他的情绪,陶诚雨清了清嗓子,对伊婉说:“就随便点几个他们有的菜算了。”伊婉又转动了一下她好看的大眼球,歪着头问服务生:“那你们有什么菜?”服务生恢复正常,指着菜单后面的几个价格不菲的餐厅招牌菜说:“我们有长江洄鱼、小锅山鸡、竹筒野山菌、还有澳洲皇帝蟹、鱼翅盅 ……” 伊婉合上手中的菜单往桌上一扔,摇着头说:“我不想吃这些,我只想吃点清淡的家常小菜!”小伙子大概也受够了,回了句:“小姐,我说的这些都是我们鸿宾楼拿手的招牌菜!家常菜马路对面的小巷子里多得是 ……” 伊婉当然知道小伙子的言下之意,对面小巷子是她家乡有名的大排档食街,便宜平民化的饮食,那明摆着势力的狗眼看人低,伊婉气得英文的骂人字也出来了:“ Damn it! Shit!” 小伙子也一付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你想吃不吃,留下走人,悉听尊便!伊婉岂能咽下这口气,一拍桌子:“去把你们经理叫来! Okay?” 小伙子一转身,咕咙了一句,虽然很轻,虽然那里吃客声喧哗,虽然一桌人都不曾注意到,伊婉还是清清楚楚地听见了那句话是:“有什么了不起的?放什么洋屁!”

 

伊婉一下子跳了起来,一把抓住欲走的服务生,质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小伙子本来心里就不痛快极了,这个女人一进来就一付吊死鬼的长面孔,好像全世界都欠她似的,点了半天菜,没有一样是贵的,还挑肥拣瘦的,没钱吃还装洋派,虽说他听不懂她用那洋文在说什么,但是不用用脑子想都知道,那绝不会是什么好话,肯定是在骂他的,“我靠!你他妈不是中国人啊?!”小伙子在心里也骂了好几次了。现在又要叫他的经理来,这个月的奖金眼看就要被这个胡搅蛮缠的女人给哗啦掉了,他也豁出去了:“你干吗?你干吗?别动手动脚的!” 伊婉的弟弟早已站起身一把拉开两个激动得大叫的人,推着年轻的服务生说:“走走,我跟你去找你们经理去!”,那边两个男人走掉,这边伊婉被母亲拉着重新坐了下来,气还没顺过来,不识相的陶诚雨又开了腔:“你干吗跟他一般见识?”“我一般见识?! 你知不知道他在污辱我哎!”伊婉难以相信身边的男人不仅不同情自己反而责怪。

 

“婉儿,我看你也没有心事吃饭,不如我们回家吧,随便吃点面条就好,爸爸想和你好好谈谈。”伊婉的父亲神色凝重地如此对女儿说。“爸!”伊婉委屈地叫着:“你可能没听到,他说我、说我放洋屁!”

 

“我听到了!”陶诚雨平静地接口:“我也听到你用英文骂他狗屎! ” “ 你既然听到还这么说?他本来就是狗屎!”伊婉又开始激动了。“那他说你的那句话也没错啊!”陶诚雨并没有让步的意思:“这里本来就是中国,中国人说话用中文,骂人当然也用中文,你用英文骂人被别人讲,难道都是别人的错?”伊婉彻底失去控制:“好!好!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发了神经病, 好好的要从美国回来,巴巴地回来找你这个中国大男人!抛弃我丰衣足食的生活,抛弃疼我爱我的美国男人,变得一贫如洗, 所有值得我骄傲的东西都离我远去!弄得自己被曾经把我捧在手掌心上的男人以一个菲律宾女人来羞辱,弄得自己被一个大陆普通餐馆里的小跑堂来侮辱,甚至你这一样一个 ……” 伊婉声泪俱下却说不下去了, 停顿两秒钟她紧握住母亲的手摇晃着,说:“我真恨不得有一堵墙一头撞死好了!”,说着她埋头在母亲的怀中抽泣不止。

 

陶诚雨若有所思地点着头,就在所有人过去劝解伊婉的当口,他默默地站起身走出了餐厅,从此在伊婉的世界里消失了踪影!

 

两天以后,伊婉收到陶诚雨寄来的离婚协议书。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喜欢这时候的陶诚雨。 

 
海云的头像
 #

有点男子气,是不是?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