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在美国话中医 (母子作文)

 

 

2010-03-12 08:21:54  

曾经有部电影《刮痧》说的是一位来自中国的祖父用中医的手法刮痧帮美国的孙子治病,被告成虐待儿童,孙子身上被刮痧出来的血痕,成了铁证如山。我自己也碰到过异样的眼光,当我在健身房里换衣服露出后背被拔火罐造成的紫色印记。

 

在中医诊所里,和中医师闲聊,谈起上面提到的这两件事,中医师说现在的美国已经好多了,三十年前,一位台湾来的中医师用针灸为人治病,被告抓了起来关进了监狱,在监狱里被人当巫医打得浑身是伤。经他治好的病人多方奔走营救,终于出了狱也随之出了名,回到家里的中医师看到的是排着队等着让他扎针的美国病号们,从那时起,他家里就没清静过,闻名上门求医的人络绎不绝,他家客厅里一字排排满了治疗床,他挨个给针灸治病。现在中医治病早成了合法的,如今在加州,不仅有来自中国大陆的中医师更有经过这里的中医学院培训出来的“本土”中医师。

 

我的父母均是受的西医教育,所以记忆中我几乎没怎么看过中医。当然小的时候,中成药倒是吃过。对于中医,我一直有着模糊混杂的概念。记得小的时候,我父亲的医院里有名内科医生(西医)用耳针帮人治病,我看得好玩,常常看她用一根牙签般的小棍在病人的耳朵上戳来戳去,如果那个穴位特别痛,她就放一粒油菜籽再用胶布贴紧,据说那个穴位得到刺激的同时病痛便得到治疗。我西医的父亲对此的评语是“瞎胡闹!”。但是,父亲在人到中年之际得了胃溃疡,别人都劝他开刀,他自己是外科医师, 却对开刀避之不及。在西药已经见效甚微的情况下,他虚心地向医院里的老中医请教,自己配以西药,中西医结合之下,奇迹般地治好了他的胃溃疡病。也许是这两件事的影响,使得我对中医半信半疑。

 

到了美国绝大多数时候生病了都是看西医。儿子出世之后,那时自以为很西化的我像美国女人一样生完孩子就洗澡洗头没有坐月子之说。儿子一岁,我的腰却像七十岁的女人,整天疼痛不已。西医说我没病。可我疼啊!正好那时认识一位四川中医学院毕业的中医师,她建议我针灸加推拿,一个疗程就痊愈了。从那时起,我开始循规蹈矩遵守中国人习俗,生女儿时,更是买了本台湾女人写的《坐月子的方法》严格照办,吃了近一个月的无盐食品和麻油鸡。女儿一岁,我完全没有腰酸背痛的毛病。活了几十年才弄明白“不听老人言,吃苦在眼前”的真正意思。

 

在职场上打拼了十多年,落下一个毛病:电脑臂!西医除了吃止痛药就是消炎药,要不打封闭针。我们家的男人就是一针封闭接着又一针,毛病却是越来越严重。终于又想到中医这个救星!我几次针灸和推拿下来还真好多了。可是他似乎见效不大!他也是学西医西药的,本来对中医就没我这份信心,听我把中医说得天花乱坠,他大概也是死马当做活马医,去找了中医,去了两次说一点用都没有。我问他他的中医师哪里学的中医又是如何帮他治病的,他说是美国拿的中医执照,只帮他针灸! 我恍然大悟:难怪!让他去找在中国大陆正规学过中医的中医师,不仅针灸还得推拿,他找来找去找到一个老中医只管针灸还有一位大陆来的中医只管推拿,两边跑来跑去折腾了几回,还是说“没用!”说那中医一针下去连一点儿针感都没有,还对他说:“中国人喜欢有针感,可是在这里,美国人只要感到酸痛,下次就再也不来了!” 就这个怪论调求证我的中医师,她哈哈大笑说确实如此!老美一痛就害怕,她真的碰到过一痛就消失的老美病人!所以通常为美国人扎针,她会稍微偏离一点儿穴位。

 

总之,我们家两个电脑胳膊病人,一个就要治愈, 一个还深受病痛之苦。我说这和我们俩人对中医的信心程度有关系。有信心者执着坚持,每一次的治疗对我都是享受和期待;信心不足者犹犹豫豫,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个疗程还没完就又回去打西药针了!分析他信心不足的原因可能还得追逐到他医科大毕业之后被分到另一个医科大的研究所研究“针刺麻醉”一年,问他那一年里研究出什么名堂?他的回答也是“瞎胡闹!”!看来学西医西药的人若想他们对中医中药有信心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呢!中国人对自己的文化尚且如此,我们又怎能要求美国人一下子就能接受?

 

附:儿子写的有关中医的作文。(中文学校的期中考试题)

中华文化巡礼 by 海云之子

这个学期,我学到了很多关于中华文化方面的知识:先哲和典籍,艺术和中医学。我学到了孔子、 老子和孙子,古老的人文 概念,汉字书法和中国瓷器的美丽,还学到了中医的创造力。

以前,我从来没有仔细地去了解中国的哲学,也就没有好好地去欣赏。这学期以来,老师给我介绍了孔子、 老子和孙子的经文,我也学到了中国人的生活态度。我发现这种想法能教给我一些生命和人生的道理。比如:中国文化中有句名言“天人合一。”孔子也有一个名言“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p.65 );这句话中可以看出孔夫子认识到人和大自然的关系的重要性。中国人还有一个名言“以和为贵”。同样,孙子也强调到安乐的重要。他曾经说过:“一个人的愤怒可以转变为喜悦,怨恨可以转变为高兴。但是一个国家亡了,就无法再恢复,人死了,更不能再复活了。”( p.78 )读过这些伟大的哲学家的经文以后,我对中国的先哲和典籍的理解 深化多了。

这学期之前,除了听过周杰论的“青花瓷”那首歌以外,我对中国的古代艺术一点都不懂。课文让我看到汉字书法、长卷和国画,还有瓷器的美丽。尤其是中国的国画和长卷,都是描述当时社会里的人文和故事 ( p.93 ),所以和“以人为本”非常接近。我到现在才发现中国的艺术是那么细致、惟妙惟肖,非常形象和有丰富的艺术感染力。

中 医学,我这学期之前就知道了一些。我在中国去看过中医师,也吃过几次中药,妈妈和外公也都跟我解释过针灸的 用处。但是我没有完整地去观察,所以还有好多东西我不知道。 我读过课本以后,才知道阴阳和中医有什么关系,还学到五行的重要性。中医用的中药,是直接去对付病,把它的 本源找到,对症下药便能药到病除。( p.114 )也 就是“刚健有位”的意思,即要积极主动地 去对付身体里出现的不健康的问题。

我这个学期最喜欢的课业是关于中医的课文。我对医学非常感兴趣,长大也想做一名医生,所以能学到这种医学的知识非常高兴。这个学期过去了,我在中华文化方面学到了很多。现在我也更能够欣赏中国古时候的文化传统和学问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中西文结合,中西医结合,最好。

 
海云的头像
 #

同意。

 
融融的头像
 #

针灸麻醉不是瞎搞,真的能麻醉。我父亲58年肺部开刀就是针灸麻醉的,当时有十几个医生一起捻针,还拿掉一根肋骨呢!

 

七十年代我动一个小手术,在上海的华山医院,那时已经用机器振动银针,不用很多人围着,开刀时一点痛的感觉都没有。中医与西医不同的是,比较难以规范化,不同医生不同方子,所以人们相信老医生。大陆易手后,很多民间郎中没有医院岗位,却是手到病除。我见得多了。

 
海云的头像
 #

让正统医学院毕业的学西医西药的人,完全信服中医中药有的时候不容易啊。

 
渺渺的头像
 #

海云的儿子很不容易,在美国长大的孩子能写出这么好的关于中华文化的文章,太厉害了!佩服!优秀的孩子,做什么都会很优秀的!

 
海云的头像
 #

加州的环境相对与小ABC们学习中文和中国文化比较容易。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