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飞花轻梦 小说 十八

 

那天同学聚会席散之时,单红妍热心地问安澜住在哪里?需不需要找家不错的宾馆?她的丈夫是天鹅宾馆的付总,若需要可以为安澜安排一间免费的住房。安澜忙说不用,她住在教授家里,但转念一想,过些日子从家乡回来还得经过这里,总不好老麻烦教授一家,更何况,与茜茜相对现在好像也不是她非常情愿的。于是,安澜又对单红妍不算太认真地说:“也许回程时要麻烦你先生一下,但我还是付钱比较安心,不过,不反对他给我打个折扣。”“没关系,任何时候都可以,他就那么点权,不用白不用!” 单红妍却挺认真地回答。安澜忽然想起好像伊婉当年也是在天鹅宾馆任接待部经理,但不是很确定,迟疑地问:“伊婉当年好像也在天鹅宾馆工作的, 是吗?我都记不清了……” “就是啊!她是接待部付理,等于高级公关!这次她回来也住在天鹅宾馆,硬和我老公拉关系住免费房!”原来当年的伊婉是单红妍现在老公的副手,安澜总觉得单红妍的语气里有一种酸酸的味道,想来对当年自己丈夫身边的美女副手大概一直心存芥蒂。安澜要了单红妍的电话号码顺便也把教授家里的电话给了她,以便联络。

安澜坐进出租车里,司机问她去哪里,她不假思索地说出她的大学的名字,司机掉转头, 车子经过一片霓虹灯闪烁的街道,便驶进一条幽静的马路,路灯把马路两边的梧桐树的影子象放幻灯片一般的从她坐位边的车窗上闪过。安澜的思绪也像幻灯片在回放,一幕幕都是那熟悉的她的校园,她的青春存落的地方。

走在校园黑夜的小路上,一样的时高时低的蛙鸣,一样的时隐时现的蠼蟀的吟唱,偶尔有一两个没回家的学生快步地走过去,看着他们匆匆年轻的身影,安澜心里深深地叹息,她也曾像他们一样,总是那么匆忙,总是那么急不可待!今天,一个人缓缓地走过她熟悉的校园,在曾经住过几年的学生宿舍楼前伫立,想像着当年自己睡过的床铺今天不知是何人的歇息之处,摇摇头,再缓缓踱着步,不知不觉中就来到竹林深处,想起那一年的夏天,有个令她至今魂牵梦绕的男人一把把她拉到他的脸前,对她说:“别走!我要和你好好谈谈……” 不同的是今晚没有月亮,竹林和植物园中漆黑一片,只有几个昏暗的路灯在小径的尽头发出垂死般的光亮。待安澜想走到单身教师宿舍, 却发现她迷路了,新的教学楼拔地而起,新的花圃零星地点缀着校园,而以往熟悉的道路就在这日益更新的建筑中嘎然而止,安澜绕了几个弯发现自己又一次回到原地,在黑暗中终于放弃,朝着灯火闪烁处疾步走去。

回到教授的家里,已是深夜,茜茜为她守着门,安澜非常不好意思,连说抱歉。教授夫妇已入睡,茜茜递过来一张纸,上面有个电话号码,安澜一看是单红妍的名字,便对茜茜说:“噢,我刚和她分手不久,明儿我再给她回电!谢谢你啊!”茜茜跟着安澜进了屋,却又把电话筒递向安澜,说:“你最好还是给她打个电话!她说不论多晚都没关系,她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说!”安澜仍犹豫:“都快十二点了,太晚了吧?再说,能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儿呢?我明天一早再打给她!”“你还是打吧!你那个什么好朋友伊婉回来了!单红妍说了是有关伊婉和陶诚雨!他们好像闹翻了!” 茜茜不由分说地把电话塞进了安澜的手中。

安澜一肚子的狐疑,这也太快了吧!伊婉和陶诚雨去南方度蜜月,这一月不到,就回来说闹翻了,可能吗?再说了,就算闹翻了,怎么这么快单红妍就知道了?不仅单红妍知道了,好像茜茜也知道了!是不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唯有他安澜什么都不知道?! 还有,知道了又怎样?她去劝合还是劝分?她自己的感情上还不清不楚,自己爱谁都不明不白,又如何去判断他们的是非?这个茜茜又是什么意思?她不是认定陶诚雨只适合她一个人吗?她应该瞒着安澜这件事,再悄悄地找她的心上人复合才对呀!

也许聪明的茜茜读懂了安澜的疑问,装着漫不经心地说:“没错,我可以不告诉你这件事,偷偷地去找陶诚雨!不过,瞒得了今天,瞒不过一世!还有,只有你可以解除陶诚雨的心结,我还真不喜欢和一个心里装着别的女人的男人在一起!”“你不担心我会抢了你的心上人?”安澜好奇。“你和他根本处在两个世界里!只不过有点余情未了罢了!我说过,你不适合他的!你们个性太接近,都太自爱或者说爱自己太多!太心高气傲!感情细腻却总爱让别人猜谜! 这个世上只有我看透他、懂得他、珍惜他!” 茜茜的话第一次让安澜听了觉得不无道理。

“你干吗急着让我打这通电话?”安澜仍然想不通这件事。“这样可以帮助你早日脱离苦海!” 茜茜的眼中有抹嘲弄,不过,很快她又正色说:“我想你可以从你的好朋友伊婉那里了解到发生的一切, 对你、对我和对他的将来都会有积极的作用。”“我的将来和这件事有什么关联吗?我只不过回国探亲,你以为我回来干嘛的?”安澜言不由衷且有点被人戳穿的难堪。“是,你回国探亲,目的单纯明确,那打通电话关心你的好友和老同学也正常啊! 你就别想那么多了! 你打是不打?我可得睡觉去了!” 茜茜显然对安澜这种欲说还休、遮遮掩掩的态度烦了,走到她自己的床前,一屁股坐了下来,一付马上要睡觉的样子。

安澜终于下决心弄清楚情况,她捏着话筒对房门外的客厅指了指:“那我去客厅打,不影响你睡觉。” 茜茜耸耸眉头,躺倒睡下背对着安澜一付不再理睬她的样子!

电话只一响,安澜就听到单红妍的那声“喂”,听倒是安澜,单红妍大呼小叫:“哎哟我的大小姐,你深更半夜跑哪儿逛去了?我一回到家,我老公就对我说伊婉回来了,又住进了他们的宾馆! 和我们的陶公子分了!据我老公说好像是她自己说梦终于醒了!我们俩刚刚还在猜测:你这么晚回来不会和陶公子会面去了吧?”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