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飞花轻梦 小说 十六

 

安澜浑浑噩噩地随教授走进他的家里,言不由衷地与师母和他们的女儿茜茜寒暄问好。安澜甚至想不起那天进门时和之后都说了些什么。只记得那天晚上师母烧了一桌充满海味的宁波菜,鲜鲜咸咸、五颜六色的菜肴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她记得她好像说了很多赞美食的话,大叹国外吃的东西真是无法相比,可具体吃了什么,至今都想不起来。

吃完晚饭又陪着教授喝茶聊天,谈起以前的校党委书记已经离休了,新任的校长年轻敢闯,教授似乎对他还颇为赞赏。茜茜一直不声不响地坐在一边,她一头披肩的黑发柳丝一般地垂在肩上,黑黑的大大的瞳仁中熠熠闪现着光亮,她早已不再是那个当年朴素的小女生,一件白色的无袖紧身连衣短裙衬托出她发育良好的身段,赤裸着的脚丫显示在自家得无拘无束,只是略显苍白的脸上不时地会有一丝忧郁如清风般地快速吹过。 她静静地看着安澜,眼神里有着一种玩味更透着一种深究,令安澜竟然有点手足无措,听教授的教诲便有点心不在焉。

等到教授和师母都安寝,茜茜的房间里安澜和茜茜四目相对,茜茜白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令安澜的心柔柔地抽动了一下,不可遏止地心疼这个略显单薄的女孩儿,还没想好怎么能和她亲热一点,茜茜先开了腔:“安澜,你真是个表面没有波澜的人!这个世上有谁真正的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你又会对谁打开心扉?”她的声音低沉幽远,一句句问话却是令安澜无以为对!安澜想了一会儿这么回答她:“茜茜,我可能确实是个感情不易外露的人,不过,是什么让你对我有这种疑问?还有,你不觉得这个世上真正了解你的只有你自己吗?我想我可以向所有对我真诚的人打开心门。”

“是吗?我是真诚的,我可以问你你是否真的爱陶诚雨吗?或者是否曾真心爱过陶诚雨?”她出其不意的单刀直入令安澜招接不暇,她无法把自己心底最深的情感说给面前的年轻女子听,安澜沉默着,良久才反问:“你为什么要问我爱不爱你曾经的男朋友?爱与不爱,有什么关系吗?都是曾经,都是过去,也许,我们可以谈点别的什么……”安澜的声音理不直气不壮,音量也因此一点点小了下去。

“那好,我再问你:你和伊婉真是好朋友吗?你了解她多少?她真的拿你当好友看吗?”这次她没提陶诚雨,虽说只提了伊婉可是问题仍然犀利尖锐,字字句句又都和他不无关联。安澜想了一会儿,回答她:“我和伊婉四年同窗,出国之后又时常联系,我认为我们俩是好朋友。至于她怎么想我,我无从知道, 应该也不会与我相差太多!我不敢说很了解她,但是至少比一般同学知道她多一点。”

“那么,你对伊婉抢了我的男朋友陶诚雨这件事如何看?”茜茜的话每一个字都像一颗子弹,颗颗射中安澜隐藏很深很久的情感的靶心, 心中滚过一阵激烈的刺痛,安澜深深地吸了口气,故作镇定地说:“这件事我也是刚听说,完全不了解实情的始末,发出任何评论都不会是公正的。”然而,茜茜并没有放过安澜,她不依不饶:“我可以把这件事从头到尾说给你听,包括陶诚雨对你的感觉,你想知道吗?”安澜不想知道!她心里高喊:“我就是头鸵鸟,不想弄明白这错综复杂的情愫,我本是回来劝好友回归家庭的,还有、还有,就是想和他有一个彻底的畅谈,谈开那青涩岁月留下的一切疑问、眷念和美好,然后潇洒地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继续我的人生之旅!”

可是,现在的情况似乎并不是安澜原先想好的,一切都那么的出乎意外,她毫无选择地被动地倾听一段有可能打碎她所有梦想的故事:

“去年春天,陶诚雨申请自费留学美国,学校的新规定:自费留学者须交“赔偿金”以工龄记一年两万,他需要付四万人民币!不知你知不知道他家里的情况?他有个寡母高龄七十,还有个下了岗离了婚的姐姐带着一个七岁的小男孩,全部靠他一个人的薪水养着。四万块钱对你可能不算一回事儿,对他却是天文数字!他也决不会告诉你他窘迫的这一切!正当他准备借钱也要去美国的当口,你的好友伊婉告诉他你在美国交了个美国男朋友!他几乎崩溃!请了一个月的休假,我陪他去了华山、泰山、黄山和庐山。

是的,我爸一直就很喜欢他,也一直有心想把我介绍给他,可他表面上单身,心里装了一个天使,任谁都走不进去!直到这个天使的光环随着时间和异国恋情的曝光而退去,他才接受我的建议和陪伴,翻山越岭用自然界的美丽来治疗心中的创伤!

我有一次在他的宿舍里看到他保存的一沓他和你的通信,才知道你就是那个让他紧闭心门的人!” 茜茜的声音宛如另一个星球传来的信息,悠远缥缈却震撼无比!

安澜早已泪流满面!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