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土槐花香里的北京城

 

                                                                                                         土槐花香里的北京城

 

       人类的历史长河里孕育出繁多的名城在各自的坐标上闪烁,如同星空一样让人似在梦幻里,生命的坚韧以这样的惊艳面目出现实在让人类自己佩服自己。在这些名城里有这样一座城,她在中国的北方,这座城吸引着世人无数惊叹的目光,能吸引这么多目光的地方定有非凡的秘密,这个秘密的外表也一定极具魅力。

        为见识这座城的魅力我随着滚滚人流不畏夏天的炎热来到她的跟前,我并不想考证她的秘密,我只想静静地感受一番,我只想浅浅地看看外表,这对于我就足够了。

       那红墙黄瓦的宫殿在蓝天下显示出农耕文明的保守与富足,这个富足主要是在心态上,因为农耕的收获是基本稳定的,就是基本能保证长期喝粥。但宫殿的辉煌还是足以让百姓惊叹,因为当年的宫殿拥有者真的是太能花费了,他们竟然把百姓的赋税花个精光,还能把刀口上钢挪到后花园里变着法子铸想象里的动物……看来就是因为保守才成就了眼前的辉煌。这样的行为其实不单单是农耕文明的,大凡宫殿都一样的奢华,当然奢华的结果与样式是不同的,这要看究竟能刮到多少黄金与白银,还要看各自的审美眼光。精准的中轴线让人以为刻板的才是稳固的,其实只是自己的安慰罢了,稳固也是相对的,人心在时间的维度里必需发展才能存活,可惜这一点只有平和的心才可以感受到,权高位重者已经无法平和,他失去的比得到的更多更多。

       你看这雕梁你看这画栋,除了威胁迷茫中的人也就只能图个眼前的花俏而已,这岂能抵挡得住别人的抢劫?又如何能平息百姓的心潮?如今的功能就是让人浏览让人唏嘘让人深思了,这当年的极致如今就是一种标本也一种课本,教育后来的人知道怎样才能守住自己的幸福,怎样才能守住人类的幸福。

       从水道乘游船到昆明湖,湖边古柳轻垂丝,湖中游船慢荡奖,果然好来处。说是仿西湖而成,然西湖多自然俊俏,此处四周黄顶楼阁巍峨人间极胜也。忆往昔空湖留待一人来,看今朝满眼欢笑万客游,怎不生感叹?弃舟登岸游长廊,抬首仰望看香阁,长廊景绘天下美,香阁俯视园中形,人之享乐至此极矣。可惜当年之人眼中有景心中有疑难以尽情,为人不可穷极而乐,一生当为平和而守。再看诸小院往日神秘尽散去,空留谈资与笑语,当年小径少人走今日万步迈过余汗香。门窗紧闭无声息,花草舒展飘芳香。室内黯淡往事空,庭前喧嚣游人织。每个民族的历史只有本民族的人才有深刻的记忆与感受,他人走马看花嫌花败,怎知枯花余香在心头?异国游客看空景,心生感叹亦不同。

       不能从历史里吸取教训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不能感受历史的人是糊涂的,看景不知景不如回家。看一座城看到的只是外表,外表也不一定看的全看的准,那么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北京城曾经的辉煌遗留在今天的痕迹。这个痕迹是北京城的灵魂吗?我还不能如此匆忙地确定,还得走一走看一看。

       大街小巷地看,走过林立的散发现代气息的大厦,路经安静的充满文化氛围的学府……一座现代与历史交织的城便形成在脑海里,这座城的灵魂呢?不要急,让我再想一想,容我再理一理。

       路旁的环卫工在地上轻轻扫什么?好并不是垃圾,这不是小小的清白色的花吗?哪儿来的?那路边落满这清白色的小花,路边停着的小车顶上也是一层的花儿,空中好像还在簌簌地飘落着。这是什么花?细看那枝叶繁茂的大树,深绿的小小椭圆叶子对称排列,密密的深绿叶子间就是一嘟噜一嘟噜的清白的小花了!这不是老家俗称土槐的树嘛!我想起来了,北京城到处是这样的树,街道旁是,走进天安门,沿中轴线铺设的通道两旁也是这样的土槐树!慈禧住的院里有玉兰和海棠,但东墙伸过来分明就是一颗大槐树的枝桠!那一颗槐树很粗,槐树这样粗的还真是少见。原来从宫廷到乡间都喜欢这土槐,这土槐有什么好?树冠庞大枝叶繁茂可以挡住烈日营造可人的阴凉,乡人可喜欢在这土槐的树荫下吃午饭了,因为不仅有阴可纳凉而且那淡淡的清白色的槐树花还带来阵阵的平和的香气,让平淡的日子弥散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我原以为只有乡村才有土槐乡人才会喜欢土槐,真想不到北京城到处也是槐树花的香味儿。土槐没有刺,槐树花清热解毒,花蕾可制成槐米,也是一味药材。这是土槐也称国槐,是本国特有,国外有一种槐长有尖刺,那花吃了火大。

       是谁为皇宫选择了土槐?又是谁为北京城选择了土槐?是无意之举还是确有深意?这些已经无需去考证了,在我看来这满城的土槐就是北京的灵魂,土而不俗雅而不艳,高大稳重而显平和,正可代表华夏文化的精髓。看到满城的土槐我才感觉到北京城的亲切随和,看到到处飘落的小小的清白色的槐树花我才感受到北京城的妩媚可爱,这一颗颗的槐树沟通了民众与上层的精神,使两者相容不相隔,尽管事实并不如此但有槐树的存在就还是有一种希望存在,因为两者的通道实在是太稀有了。

       嗅着淡淡土槐花的香味我心平气和,我领略了北京城的外表的魅力,我也寻到了北京城的灵魂,其实我也知道了北京城成为世界名城的非凡的秘密,难怪有这么多的人奔她而来,不分寒暑。也许会再相见,也许无需再相见,但我一定不会忘记你——飘着土槐花香的北京城。

 

 

 

 

                                                                                                             二0一二年七月二十三日十二点五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京城在你的眼里和笔下别有韵味。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海云,每个人眼里的世界是有差别的。

 
雨林的头像
 #

多谢木桐,在帝王的灿烂颜色里面看到这样淡淡的土槐花。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大概就是我平民的眼光所选择的结果。

 
予微的头像
 #

"我只想浅浅地看看外表,这对于我就足够了。"

木桐显然没满足,才有后面深而广的思绪。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我本想浅浅地看看,谁知道她倒挺坦诚的,把心都掏出来了,呵呵!

 
我语我欣的头像
 #

静静地读你优美淡雅的文字,淡淡地闻着北京的土槐花香,深深地感动着你的情怀!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你注册上来了?!欢迎你的到来,这里的氛围很好的,祝你愉快!

 
春阳的头像
 #

这篇本身就飘着淡淡的清香。谢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春阳。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