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飞花轻梦 小说 十五

 

坐进飞机狭窄的经济舱的小空间,安澜的思绪却一下子异常得活跃,仿佛从一个被关闭的盒子里跳了出来,无拘无束,便急着想去外面的世界一探究竟!而安澜每一个跳动的思绪都连着远在太平洋彼岸的他:陶诚雨。

十二个钟头后,安澜就要抵达那个城市,那个曾经在她二十多年的生命中留下最深的印迹的地方,那个有她魂萦梦绕的最美的梦境的土地,那个她此生难以忘怀、令他怦然心动的男人!当安澜意识到她的每一个心思意念都是在想着他,她翻出随身带着的她和他曾经的信笺,其中有一封信,他说他读到一首好美的诗,觉得仿佛就是他俩的写照,那首诗这样写着:

如果我是开水

你是茶叶

那么你的香郁

必须依赖我的无味

让你的干枯,柔柔的

在我里面展开、舒散

让我的浸润舒展你的容颜

我必须热,甚至沸腾

彼此才能相溶

我们必须隐藏

在水里相觑相缠

一盏茶工夫

我俩才决定成一种颜色

无论你怎样浮沉把持不定

你终将缓缓地(噢,轻轻的)

落下,攒聚在我最深处

那时候,你最苦的一滴泪

将是我最甘美的一口茶

安澜视线有点模糊,一滴泪滴在信纸上,真的吗?她最苦的一滴泪将是他最甘美的一口茶?真的吗?她将会在他热情如火的爱中舒展她柔柔的容颜?安澜闭上眼睛,任凭自己的想象飞越千山万水,去追踪他的身影、他的呼吸、他的心!

虹桥机场仍然一如既往得老旧也一如既往得繁忙,一切都似乎变化不大,好像这几年她不曾离开。安澜招手要了部出租车,请司机载她到她的大学的附属宾馆,其实就是以前的教师招待所,如今稍微装潢改建了一下,就按了个宾馆的名称了。好处是价格便宜,也还算干静和清静。

在房间里放下行李,安澜拿起床头的电话,犹豫了一下,没有拨陶诚雨的电话而是打给曾经推荐她和陶诚雨留校的老教授。

铃声响过两下,就听到老教授熟悉的声音,赶紧自报家门:“教授,是我,安澜!我回来了,回来看看您,还有回来看看父母和朋友!”“安澜!你回来了!怎么事先不打声招呼呢?我也可以安排学校的司机接你呀!你现在在哪里?”教授语气中充满了惊喜也略有责备自己的得意门生这种“突然袭击”。安澜告诉教授住在学校附属宾馆里,教授更是:“你怎么住在那里呢?茜茜(教授的女儿)正好呆在家里,你又不是不认识她!住家里去!让茜茜陪你到处走走逛逛!这两年国内变化还是有的。”安澜说学校的宾馆挺好的,她过两天就要回家乡看父母去了,回母校主要也就是看看教授和朋友们。教授坚持:“你住家里去,你师母也常提起你!学校和编辑部的同学和同事们聚一聚也方便!还有,正好你帮我陪陪茜茜!她最近失恋心情不大好,你师母陪着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你们年龄相仿,没准儿她能听你的!” 教授的独生女儿茜茜和安澜不算太熟,只是以前安澜去教授家常见到她,一个挺朴素的女孩子,好像比安澜小两岁,学外贸的。安澜本来是不想搬到教授家去的,她怕拘束,可是,开解茜茜的失恋似乎比给自己一道拘束更重要,于是,安澜在学校宾馆住了不到两个钟头之际,就随着来接她的教授一起搬到了教授的家里。

开往教授家里的路上,还没容安澜想出怎样开口问一问陶诚雨的近况,教授先开了腔:“安澜,你认识伊婉吧?我记得你们俩是同一届毕业的,也是两个外地的同学同年留在了本地!”安澜忙不迭地回答:“何止认识,我们是好朋友!她特地去夏威夷看过我!我这次回来有一半原因也是想劝她回到她丈夫身边去,我答应她美国丈夫帮他劝她回去的。”教授深深地叹了口气:“唉!你怎么会和她是朋友呢?你们俩根本是两种人嘛!你知不知道她回国的目的呀?她一回来就搅得这里天翻地覆!一下子就把茜茜的男朋友给抢了过去了!怎么听你口气她还没离婚?那她这么做到底想干什么呀?!”

安澜有点糊涂,不明白伊婉怎么会抢了教授女儿的男朋友?这肯定有什么误会!安澜有点走神,还没想出所以然来,就听到那个让她心跳的名字“陶诚雨”!她忙问:“教授!你是不是说陶诚雨什么?对不起,我没听清楚!正想问你他怎样了?”

“ 陶诚雨是茜茜的男朋友,俩个人谈了一段时间的恋爱了,本来都几乎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伊婉从美国一回来,就把他给带跑了,如今陶诚雨已经递了辞呈,欲和伊婉结婚去美国!” 教授的一番话如晴天霹雳,安澜当场被炸得眼冒金星、失魂落魄!“这、这、这 ……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无法相信所听到的!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想想自己的生活中,也曾经遇见过让人无法捉摸这样的伊婉。希望年轻的安澜能HOLD住。

 
海云的头像
 #

两个不同个性的女孩子成为好友,有点像夫妻两个性格向左却能在现实生活中相互弥补,也是一种旁人不一定看得懂却只有她们自己明白的事吧?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