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飞花轻梦 小说 十二

 

那天晚上和乔治分手后,伊婉对安澜说:“你这个小男朋友人还行,就是嫩了点儿!怪不得至今还能让你‘洁身自好’!一看就是那种从中学出来没几年的傻小子!”黑暗中,安澜皱了皱眉,不想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安澜换了话题:“明天早晨我有门小考,还有门课要上,今天翘了一天的课,明天不能不去了。你要不在家多睡会儿?中午左右我就可以回来了。” “我陪你上课去!”伊婉好像有点兴奋,“我还真是怀念做学生的时光!你放心,我乖乖地坐在那儿,不动不响只听和看!”

第二天早晨床头的闹钟还没响,安澜就醒了过来,先把闹钟关了免得吵醒仍在睡梦中的伊婉。等安澜从卫生间梳洗完毕走出来却看见伊婉也起来了,正在那里铺床。

“你怎么不多睡会儿?”安澜说。“每天早晨大概也是这个时候要起来,要叫醒他的两个孩子,为他们准备早餐然后还要开车送他们上学去。”伊婉回答,她接着又若有所思地说“每天忙忙碌碌的不觉得,到你这儿这么一说,我怎么觉得自己整个一老妈子!哎,安澜,你说,那老华特他娶我,是不是有目的的?就是想为他的孩子找个免费保姆?”她铺好床又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你瞎想什么呢?他不是挺爱你的吗?照顾他的孩子为他分担一些,也应该啊!再过几年,孩子们都走了,不就是你们俩了吗?”安澜安慰伊婉,伊婉又笑了:“那倒也是!不过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像是个免费保姆和免费性伴侣!嗨!管他呢!至少我的目的也达到了,我现在比我那些在迪士尼商店里站柜台的同事不知好到哪里去了!他们就在这几天要回国了!不久前那个画家还在托我帮他找个有身份的女人结婚留美呢!他以为凭他那几幅破画,就会有女人愿意嫁给他?!”

安澜看她又要滔滔不绝,忙对她说:“你不是要陪我去学校?赶快洗洗弄弄吧?我们得走了,否则我要迟到了,我第一堂课就是那门考试!”

安澜去考试之前把伊婉领到教室不远处的学生餐厅里坐下,为她要了杯咖啡和果酱面包,又顺手拿了份报纸,安置她坐下,便匆匆地从餐厅处跑向对面的教室。匆忙中似乎看到那个中国老留学生,就是那个曾经带她们新生环岛一游之后想占安澜便宜的“老流氓”,他和安澜察身而过,安澜对他视而不见,根本就没理睬他就跑远了。

一个多钟头后安澜考完试,走进学生餐厅的大门就看见伊婉正和那个“老流氓”谈得欢,老流氓看见安澜来了,讪讪地走了。等他走远了,伊婉才说:“你是不是得罪他了?他可是这里的中国留学生元老!他说你故作清纯,却去勾引老美男人!眼里没有自己的同胞,却和美国男人搂搂抱抱 , 生活作风不检点,丢咱们中国同胞们的脸 …… ”天啦!安澜简直被这番话说得浑身发抖!“你相信他这种人的话?他是猪八戒想吃人参果,没吃成便倒打一耙!”伊婉又转头安慰安澜:“所以我问你是不是得罪他了?这个世上有些人是得罪不起的!这种人就是其一!你大概不大和中国留学生交往吧?你可能都无法想象你如今在中国留学生们眼中的形象?!多少都应该和他有关!”安澜没想到自己认认真真读书,清清白白做人,结果成了这样!简直是欲哭无泪!

看安澜沮丧地萎顿在那里,伊婉走过来揽住好友的肩头:“好了,好了,你知道就好,下次见到这种人和他有招拆招,别让他抓住把柄就是了。”伊婉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又说:“你不是还有一堂课?说好带我一起上课去的,是不是该走了,别迟到了。”

坐进大课阶梯教室,安澜头脑中仍是浆糊一团!那堂课并不是她的专业课,而是安澜修了好玩的管理学中的一门有关企业文化的课,伊婉和安澜特意选了个后排角落的座位坐了下来。

教授开始上课:“我们今天要说的是文化!不是一个民族或国家的文化,而是一个企业的文化!一个企业的文化的形成需要经过一段时间,一旦形成,要想改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让我们一起来做个游戏:请你两手相握 ……” 教授一边说一边示范性地把他的两只手紧握在一起。看大家都握紧了自己的双手,教授有要求大家注意相握的双手是哪只手的拇指在最外面,然后同样的姿势只不过换另外一只手的拇指在最外面。他问:“你仍是相握双手,只不过稍稍改变了一下左右手的位置,你感觉怎样?别扭、不舒服!是不是?可见的一个人的习惯若想加以哪怕是很微小的改变,都会让人不舒服!企业的文化也是如此! …… ”

从教室出来的伊婉不停地一会儿左手拇指在前一会儿右手在前,两只手不停地手指相交演习着教授的习惯定律。安澜心里有种预感,觉得伊婉这次夏威夷之行正促使她某种最深的情感苏醒,而伊婉似乎也正在一点点地下某种决心,只是,有了上次的求证之后,这次,安澜已不敢再刨根问底。

在校园的钟楼旁边,伊婉站定,两手相握,对安澜说:“瞧!这是自然的我,右手拇指在上;再看!这是现在的我!”说着,她把左手的拇指换到了最外层,抿了下她好看的嘴唇,又接着说:“怪不得感觉那么别扭!就是横竖都不舒服!”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