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家的保姆和装修工 (中篇小说 二)

我出来和公公打电话,把情况说了一下。公公欣然答应。

于是,我带着山兰,走出了职业介绍所。

路上,山兰说她得去和一位同乡姐妹打声招呼。于是我们绕道到了三围地带。 我又一次站在了海湾的桥上,看着远处的三个小岛,心想: 福安镇,真是有福气呢。这么多的人来到这里,但是福安人大概, 永远都不会离开这块风水宝地的。


山兰到公公家的头几个星期里,我不仅每个周末都照样回公公家,中间还请了两天假回去看看。 我发现山兰非常能干。

先是饭菜征服了公公。 公公以前吃惯了婆婆做的菜,婆婆走了以后他没夸过别的饭菜好。
山兰不是本地人,做出来的菜却颇有本地菜的风味。我问她是怎么学的本地菜。她说跟朋友去吃了几次饭馆,大概就明白了;江西菜和这边的菜也没有太大差别。

三杯鸡是她的家乡菜, 自然没得说。不过她还跟一个北方来的伙伴学做一手好醉鸡,公公最喜欢这道菜;沉闷了好久的酒兴,在那醉鸡面前可是全提了起来。

“山兰开餐馆都可以了呢!” 我夸奖道。
“有机会正想试试。” 山兰回答。
“开餐馆有什么好! 又辛苦又不稳定。” 旁边的公公不以为然地说。
我看出公公有些不乐意,赶紧附和: “是啊,这镇上的餐馆开多了,没几家能站得住脚的,人的嘴巴刁着呢!”

公公书架上的书被重新整理,焕然一新。
阳台上增添了好几盆花卉。
公公的脸上开始泛出了红光。

我心里真是满高兴,也满感激的。高兴我们运气好找到了一个好管家。

中秋节过后没多久,有一天,我回公公家。一进门,就见厅里坐着个陌生的男人。姚山兰就坐在他旁边。
那男人看上去有些猥琐。见我来了,招呼都没打,拿起身边的皮包就站起来走了。

“他是……”
“他就是我以前的丈夫。”山兰说。
“他也在这边?”我有些惊讶。
“他跟人在这边打工。那家厂亏本了,他就跟我这儿要钱来。”

真没想到山兰还要给钱给前夫,有别的女人的前夫!
“没办法,我儿子在那边需要钱花。”山兰说。

后来聊起来才知道,原来山兰的前夫一直也没有个正式的工作做。一个工作做不了几个月就干不下去。平时家里许多开支包括他自己的抽烟钱还要靠山兰出去打工一点点挣。

离婚是山兰提出来的。结果法院把房子孩子一并都判给了男方。山兰告诉我她争孩子争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前夫的亲戚有法院方面的人脉,她争不过他们。

“有一回儿子给我打电话,说妈妈妈妈怎么办,家里没电了。原来他爸连电费都没交。我失去了房子和儿子,还要每月给那房子交电费。不交,儿子书都读不好。 自打那时候起,我就知道这世上的事能不公到什么份上。”山兰说着,眼眶有些发红。

“有一回,”她继续说着,“我就站在那山上,差点就往下跳。你知道那山上都有什么故事吗?”
“什么故事?”
“我妈十八岁时,乡里闹灾荒。我妈就和她的表姐两人翻过了那两座山头,到了坳里。在坳里我妈碰上了我爸;我表姨碰上了我表姨夫。就这么安顿了下来。”

我听着,想象着。 我想着那个年代。那个年代的山和水,男人和女人; 那个年代人的命运 ......
“这么巧啊!”我只发出这一句感叹。

“嗯。想起了那故事,我就忍住没往下跳。我想,我离开坳里往南去,说不定也能碰上 ……” 说到这里她止住了。
我后来才知道, 山兰的妈妈和阿姨翻越的那改变命运的山脉,就是井冈山也在其中的罗霄山脉。

幸亏她没往下跳。我心里感动,带她上了街。我给她买了件外套。
她看着我,眼睛里透露出一点犹豫。“你还是给自己买吧。” 她说。
“我有,你不要客气。这里中秋过后会一天天凉起来。你上街买菜什么的没件外套可不行。”
“那,从我工钱里扣吧。”她又说了一句。
“干吗呀?我是真心诚意要送给你的。”我说着当场就给她把外套披上。

有人说人和人之间遇见都是有某种缘份。这话左耳听了右耳就出去了。几曾想到,一个普通的外乡女子和我的相遇会给我的命运带来什么 ……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飘尘永魂的头像
 #

雨过天晴阳光灿烂,山兰人本质是挺好的,和“我”和公公关系融洽,感觉会有故事发生,但她前夫好像是个隐患。

我们这里曾有一个台湾来的姐妹教一批大陆的姐妹如何做三杯鸡,原来三杯鸡是江西菜。谢谢分享。

 
海云的头像
 #

三杯鸡是闽南一带的菜肴。

 
虔谦的头像
 #

谢谢永魂评论分享,谢谢海云附议捧场,问候两位!

 
刘瑛依旧的头像
 #

虔谦的小说能让人一口气读下去。

看到“江西”二字,忍不住多看几眼......

 
虔谦的头像
 #

你是江西人?我们是邻居。谢谢问候刘瑛依旧!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