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飞花轻梦 小说 九

 

安澜按照夏威夷的风俗买了一个鲜花做的花环等在檀香山机场的乘客出口处,翘首定睛在通道口不放过任何一个东方摸样的年轻女子。乔治知道安澜的闺中密友来访,本来也想和她一起来接机的,但那天他有课,他说翘个一天的课应该没有关系,安澜对他说还是不要因为她的一个女朋友让他旷课,其实是安澜内心觉得还是自己来接伊婉比较好,省得三人尴尬,而且安澜和伊婉有好多悄悄话需要讲,乔治在旁边肯定不方便。

一群日本女人迎面而来,唧唧咋咋的日语由远至近,那当中显然没有伊婉的身影。又是一群东方人的旅游团体闹哄哄地走过来,一听就是我们宝岛台湾来的同胞,伊婉还是没有影踪!后面只有三、四个西方人摸样的男男女女,安澜正担心伊婉会不会从别的出口出去了,只见一个有着满头螺丝卷长发的时髦女郎冲安澜大叫:“安澜 ! 安澜!”那个看上去好像是意大利女郎拖着行李包的女子退下带在眼睛上的墨镜,那不是伊婉是谁?如果不是她先叫安澜,安澜还真不敢认她。

伊婉完全变了样,头上螺丝卷的发型让她看起来俨然一幅西方热女的样子,她上身穿的是一件紧身的黑色半透明的棉织短袖衫,肩上好似不经意却是精心地披着一件红色的开司米薄毛衣,并用毛衣的两只袖管闲闲地在脖子上打了个节,显的那下面的胸脯越发的显得丰满和圆润,下半身穿了一条紧身的深蓝色的牛仔裤,裤腿的膝盖上有两个小小故意做出来的破洞,外加一双短筒高跟黑皮靴,显出她修长的两条腿和优美的曲线,她浑身散发出一种成熟女人的性感和热情,使得安澜看见她由衷地赞叹:“哇!怎么变得这么漂亮啊!我觉得站在你身边像个丑小鸭,不是你叫我,我还以为是位摩登的意大利女郎,绝对不敢认你!”伊婉扑过来,给了安澜一个拥抱,安澜还有点不习惯她这种热情的西式见面礼,显得有点被动,她却毫不在意,把安澜拉到她面前仔细看了一下,说:“唉!我们这种结过婚的女人,显老!看你,一点没变,倒好像越活越小了!又像个大学生般的清纯了!我看见你就觉得自己怎么那么 …… 那么 ……” 她大概找不到合适的词来表达,安澜接过来说:“你别那么那么的了,想让我自卑啊!我感觉在你面前自己像个没发育好的小女生,你再说,我可就要哭了!”安澜一边开玩笑一边把花环带在了她的脖子上。

安澜带着伊婉坐机场的大巴士往市区去,真心地抱歉:“我没有车,这里公车很方便,所以不好意思,让你陪我坐公车。”伊婉耸耸肩膀,说:“在美国没车确实不方便!你应该买部车!我老公给我买的是那种后轮驱动的吉普车,我们那里冬天下雪,那种车比较安全!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吗?”她连说带比划,安澜大概有点敏感,觉得伊婉有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因为安澜虽说没车,还不至于不知道后轮驱动车是什么东西。但转念一想,又怪自己小心眼儿,自己的好友来看她,怎么这样分析别人无意间说的话语!

“哎,想什么呢?问你话呢!”坐在安澜身边的伊婉轻轻推了她一把。“什么?你问什么了?”安澜有点不好意思自己的思想打岔。“我问你你那美国男朋友怎么没来?”伊婉捉狭地眨了眨眼。“你是说乔治?他今天有课,晚上我们一起去吃晚饭,到时你会看到他的。不过,他只是我的好朋友,说是男朋友还为时过早!”安澜强调。

“嗨!还好朋友呢!男女之间有单纯的好朋友吗?骗谁呢你?!我那天还和陶诚雨说起你找了个美国男朋友呢!”伊婉的话听在安澜的耳里如同炸雷。

“你说什么?你和陶诚雨说我有个美国男朋友?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没影子的事儿你都能说得活灵活现的呀!你 …… 你 ……” 安澜头脑似乎一阵混乱又一阵清醒,怪不得再也没收到陶诚雨的回信,这个伊婉自己和美国人结婚了不算,干什么把我也拉近泥坑里去! “你干吗啊?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啊?不就是谈恋爱吗?和老美还是老中有区别吗?你是不是不乐意我告诉了陶诚雨啊?你是不是真的也曾爱过那个死汤姆啊!”伊婉的话反而让安澜平静了下来。

“是,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只是我和汤姆也是朋友,这种事我宁愿自己对他说,别人说了反而显出我和他的生分来了。我们一直有通信的,他忽然很久没有给我来信了,我一直不明白怎么回事儿,现在有点懂了!”安澜说得是真话,一旦她知道了筒中原因,心上的一块大石却放下了,虽说感觉有点痛,可是,想想伊婉也没做错,安澜确实和乔治的关系不一般,她这边和乔治不清不楚,那边又希望汤姆对她余情不断,脚踩两只船大概就是指我安澜这样的人吧!安澜暗自对自己说:我咎由自取!但是,她真的心痛!绞在一起般得痛!安澜转过脸朝着车窗外,眼泪无声地流出。

也许伊婉也感觉到了好友的不平常的反应,她们俩一路沉默直到汽车停在安澜住的附近的车站,安澜振作精神招呼伊婉一起下车。

进了公寓,伊婉把拖包放定,优雅地在小房间里转了一圈,说:“好小哦!我现在住惯那种独立的住家平房了,觉得公寓房特不习惯!”“你在佛州时不也是住公寓的吗?”安澜问。“那也比你这个鸽子笼大多了!我们是两房两卫的,你这种等于国内的单室间!连个客厅都没有,客人来了就直接进卧室了!”她撇撇嘴说。安澜本来想说我这可是自己付钱住的,不像她是公家的钱不用自己掏一分钱,想想还是算了,伊婉也许就是表达一下她的意见而已,安澜转移了话题:“哎,累不累?饿吗?我特地买了夏威夷的木瓜,很好吃的,尝尝看,好不好?”安澜打开冰箱取出早晨刚刚买的木瓜.

“ 好吧!累倒不累,等下我们去沙滩走走或坐坐吧,在这么小的屋子里太憋得慌了。哦,对了,我还没给你看我结婚的照片呢!”说着,伊婉从她的小皮包里取出一个不大的照相簿,递给了安澜。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圆通赏花进行时的头像
 #

你写的小说,我看了好几次了,就是下不了决心。进去出不来,我又有其他要学的东西,那怎么办?

 
海云的头像
 #

问好,圆通,慢慢读,不急的。

 
清扬的头像
 #

透过海云的笔看风景。

 
海云的头像
 #

风景这边独好!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