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从一份读者来信谈起 上

 

2010-10-15 04:50:28
有位读者给我留了短信,我看了很感动,有种相知的感动。这个世界上总能找到有相似经历的人,冥冥之中的一种缘分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这里是她给我的留言,证得她的同意,我放进这篇文章中,因为她有关她女儿的叙说,让我有一种想写写我的两个孩子来到东部后的生活的冲动。

海云,

前几天一个朋友转给我个link。点击后,上了你的博客。实话说,我很少上博客,也过了当粉丝的年龄。不过只看了一两篇你写的文章,就有了欲罢不能的感觉。结果就一篇一篇的读了起来。你写的那些事情,你的感受让我觉得我们并不陌生。三年前,我先生离开Stanford到John Hopkins 工作,我们全家从生活了十几年的Palo Alto搬到了马里兰。当时我的小女儿正准备上Paly。我们说服她和我们一起来了。我们离开Palo Alto之前,陪她去Paly道别。看到她夺眶而出的泪水,我已经知道我们也许做了个错误的决定。到东部后,尽管我们为她选了当地最好的高中,住在比Palo Alto旧居大两三倍的新房子,我们却很少看到她以往快乐的笑容。我们不得不送她回Palo Alto读十年级。去年Gunn High接二连三的自杀事情让我们听得胆颤心惊。我跑回加州,软硬兼施地把她弄回来了。可是今年她在马里兰读完十一年级,就提前申请大学,又回加州了。不知你的儿子是否已经适应新的学校和新的环境。

他们认为朋友比学业重要。恐怕你们要多花些时间和他在一起。

希望看到你更多的新作。



樱文中提到的Palo Alto, 也是我们在加州的家的所在地,她的女儿要进的Paly, 是我们那个以史丹福大学闻名的小城的两所高中的一所,全名是Palo Alto High, 当地的居民都爱简称其为“Poly”, 那所高中就在史丹福大学足球场的对面,漂亮的钟楼,优美的环境,里面的孩子很多是史丹福大学教授们的子女,那所学校以优秀的文科艺术类的教育著称。我们那个小城的另外一所高中就是樱提到的Gunn High, 那是一所理工科教育拔尖的学校,全美高中排名第七十二名,是我们一直引以为荣的骄傲。我的儿子去年曾在那里读了一年的高中。 他的学校也是他的心中的骄傲,他的同学朋友、老师和一切的一切都融在他的年少的生命里,他把那一切看得无比得珍贵和自豪!

然而,生活中充满了变数,美国经济的萧条,导致硅谷大中小公司的变化,我们就在这变化中面临要不要搬离我们住了近二十年的加州,对于我们成人,加州的岁月几乎是我们奋斗和安家立业的缩写,而对于我们两个十多岁的孩子,却是他们整个的人生!当我们刚开始提到有可能搬离加州的时候,儿子的眼泪如石子一粒粒击得我的心疼痛不已,我也舍不得加州的一切。咬着牙我决定带着孩子留守下来,希望家里的男人很快能再回加州。

可是,刚过去的那一年,儿子那所高中一启接一启的孩子卧轨自杀事件,真的也是让我心胆俱寒,我参加铁路巡逻队,带着孩子参加讲座和演讲,那一切都是在试图把这种悲剧的阴影冲淡。加上一个人带两个孩子的辛苦,还要兼顾工作和写作,直到我觉得精力和体力都承受不了,终于决定还是举家搬迁美东。这一路挣扎足足有一年半之久。

如今搬来美东的新泽西州三个多月了,两个孩子都进了这里的新学校,我也刚刚进了一个新的公司工作,一切都是新的,新的东西有时是好的有时却意味着让人要重新适应,而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这种适应和心理上的调整。

刚来时,最早是我的老父亲说孤独,陌生的居住环境,和没有国人朋友。随着我们去了华人教会和积极主动地交朋友,我们发现新州的国人其实并不算太少。我们居住的小镇,占全镇人口百分之六的亚裔当然不会因为我们一家的到来有太大的变化,到是我们认识了一些友好的美国邻里也结识了好几个亚裔家庭。 我们的朋友圈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扩大,我开始喜欢我们这个小乡镇,尤其喜欢这里美丽幽静的环境,自从住在这里,每天沿着小镇的湖边小径慢跑散步成了我最爱的活动。 认识了几位当地的朋友之后,我们还会相约一起去爬山或是沿着小镇的街道和步道一走就是一两个钟头,那真是一种享受,完全不觉得累,只看到美不胜收的景致,心情愉快至极。

包括老父也喜欢这里了,那么热的夏天,从中国四大火炉来的他一点不觉得热得受不了,反而相对加州干燥单一的气候,老父更喜欢这里的四季分明,因为和家乡的气候相去不远。

就像樱所说的,我们和他们一样,东部住的房子比加州大很多,进了家门往后院看去,宛如住在森林里,眼里满是绿色的树木,清晨和黄昏常有野生动物来我家院子里做客,我们常说再不用像在加州时那样去露营了,因为我们每天都住在以前只有露营时才看到的那种环境之中。我开始享受美东,可是,唯一让我们时常担心的就是孩子的情绪。

夏天时,儿子是极度孤独的,整日沉溺在网路中,因为只有通过网路他才能和他在加州的朋友们聊天畅谈,他通常一觉睡到三杆,到了晚上却是精力十足,美国东西岸的三小时时差,使得他若想和朋友聊个够就得熬到夜里两三点才睡觉。因为想到他的孤独,我们任由他暑期里每天过着这种“猫头鹰”似的生活。女儿似乎还好,无聊了,就在后院与外公一起玩足球,一个暑假的玩练后来竟然玩到足球队去了,那是后话。

带着孩子去华人教会的结果是孩子一下子看见这么多的华裔孩子,不觉得东部都是白孩子的天下了,那种孤独感去了一些。可是,要想融入一群从小一块长大的孩子的圈子中,并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儿子在外形上占一定的便宜,总有小女生小男生找他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打网球,但是,即使如此,他仍然有时会情绪低落地告诉我他感到很孤单。上个星期,我去他的高中参加学校的“Back to School Night”, 他的电脑绘画老师特地举着儿子的作品当样品一样的展示,等大家散去,我站立在儿子的绘图前细细欣赏,那幅画是儿子用电脑的曲线表达的个人心情,儿子给他作品起的名字就叫“孤独”(Lonely), 站在画前,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刘瑛依旧的头像
 #

你居住过的Palo Alto 我曾去过,一个很美的地方!

 
海云的头像
 #

是啊,一个非常令我们怀念的地方。

 
融融的头像
 #

我们是从加州逃出来的,原来住在Half Moon Bay,多么漂亮的海边,但是因为硅谷的发展,延伸到旧金山南部,也造成我们一号公路的拥挤。周末根本无法出门,都是外来的车去海边玩。我们就把房子卖了。

儿子更喜欢华盛顿州,因为我们夏天都在华州度假,他才不在乎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呢!十六岁那年有了车之后,就没有和我们一起回加州,独自住在北方的家里读高中。我是不同意的,但是,老公支持他。

 
海云的头像
 #

华盛顿州很美的,我一直想去那边的山里看看,那年去西雅图没觉得有电影里的那么浪漫,但是看山里图片,真的美轮美奂。

 
henrysong的头像
 #

搬到一个全新陌生的环境,对孩子是比较困难。不过正面去想,可以交更多不一样的朋友,也许会成为将来一生中难得的财富。

 

 
海云的头像
 #

亨兄说得太对了!难的你不跟我抬杠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孩子也有文化傻客期,过了就好了,要跟孩子多交流,告诉他们:少年时多一点挫折和磨难不是坏事,同时更应该告诉他们:生活就是这样,不会一成不变,然而,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家是营盘,如铁一般坚硬就行了。至于环境的改变,应了中国那句古话:天涯何处无芳草。换一个角度看世界,也许柳暗花明又一村!在不知不觉里给孩子渗透一种更有弹性的人生观。

 
海云的头像
 #

你说的是,就是这个道理!

 
周小哭的头像
 #

期待着更多介绍孩子生活的文章!!!没有翻墙的工具,常看的网站,只有文轩了:(

 
海云的头像
 #

小哭在国内?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可能每个孩子都有不同的适应期,由于性格的差异,造成孩子适应的差别,有人喜欢怀旧,有人喜欢忘却。

 
海云的头像
 #

每个孩子确实不同。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