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飞花轻梦 小说 四

 

那天晚上,安澜在学生宿舍关灯前,来到汤姆的学生宿舍,住在他们宿舍最靠门边的舍友看见安澜立刻高声叫着:“哇,终于盼到了太阳了!陶诚雨(汤姆的原名),贵客到!”

安澜在门口站定就看见一脸复杂表情的汤姆从里面走出来,她和他四目相对都有点不知从何说起得尴尬。安澜试图打破沉默也是为了避开他身后宿舍里隐隐约约地探头探脑,说:“有点事找你,我们可以往那边走走吗?”她指了指学生宿舍大楼侧面的小径,那里通往一个小小的植物园,他点点头一声不吭地跟在安澜身后往黑暗之中走去。

小径深处蛙鸣悠扬,空气中传出沁人肺腑的桂花的香气,月光象水银洒在地上熠熠闪光。安澜深深地吸了口气,站定转回身,把手中的信封朝他递了过去:“伊婉让我把这封信给你!”陶诚雨叹了口气,没接安澜递过去的信,却说:“你特地来找我就为了送信?” “你以为我找你是为什么?”安澜没好气地说,更因为那递出去的信没人接,倍觉难堪。“你要是不要?”安澜更进一步。

月光下陶诚雨的脸有如大理石刻出的线条分明,雕像一样得让他面前的女子心底震撼!安澜担心自己受不住月光下他柔情似水的目光注视,生怕一不小心就掉进那无底的陷阱。可气的他站在那里巍然不动,安澜心虚地先下手为强, 把信往他的插在裤腿口袋的胳膊缝里一塞,转身走人,还扔下一句话:“我只管送信,其它一概不知。”

安澜只迈开两步,就被背后的他一把抓住,他硬拉住她的胳膊靠近他刀削出来轮廓分明的脸,声音却低沉下去:“你别走!我要和你好好谈谈!我们可不可以不要见了面就吵架?”“哎!你弄痛我了!松手!你松手啊!”安澜的声音大了起来。他松了手,两手张开,仿佛让她看清他并无恶意,而她不知是委屈还是被他拉扯了疼痛,眼泪却流了出来。

就在这时,伊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是我不好!我该自己来和他说的,这种事不该让好朋友代劳!”随着声音,她人也到,过来搂住安澜说:“对不起啦!让你为我受委屈了!”安澜和汤姆两个人都被突然而至的伊婉弄得分外尴尬无言以对。伊婉安慰完安澜,转过身拾起被刚刚一对男女拉扯间掉落在地上的信封,仿佛弹掉灰尘似地用两根手指弹了一弹,说:“安澜,不好意思麻烦你了,现在让我自己解决我和汤姆之间的事吧! ”安澜似乎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我们之间应该没有什么事值得谈吧?就算要谈,安澜也不必回避!况且,等下我有话要对她说!”汤姆的眼光始终没有饶过安澜,安澜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陶诚雨! 你听着!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单独对你说!这关系到我们各自的一生!这和安澜没有关系!你不要做缩头乌龟!”伊婉的声音里夹着哭腔,安澜赶紧打圆场:“你们俩好好谈谈吧!什么事都可以说清楚的!我还有稿要审,明天交样,快没时间了……” 说着安澜转身头也不回地沿着来时的路一溜小跑地急速离去。

那天安澜对着稿件发呆到半夜,也没有等到伊婉回到她的宿舍,更不知道他们俩谈了什么谈到几时?汤姆后来也没有再来找过安澜。

一个月后,伊婉和吴林克领了结婚证,就在汤姆这届学生离开学校实习之际, 伊婉和吴林克旅行结婚去了广州。

而就在伊婉旅行结婚的那段时间,也有件事发生在安澜身上,从此改变了她的人生轨道!

学校有一个出国名额,本来校长想把自己的一个亲戚送去留洋,党委书记却有心把一个曾是工农兵大学生出生的心腹派出去镀金,两个人相持不下,几乎引发学校内部的一场混乱!推荐安澜留校的教授再一次空手捡了个热煎堆,以安澜是学语言出生,通两门语言,去美国学比较文学正好为由,她又一次接到天上掉下来的大饼, 凭她的资历出国根本不可能,可是,为了平息风波,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就发生了!安澜直到拿到护照包括签到证仍难以相信她最终能成行,等到飞往夏威夷檀香山的机票捏在手中,才真正感觉似乎一切不是梦,她真的将要飞往大洋彼岸!

伊婉旅行结婚回来曾经请安澜到她和吴林克的新房参观,那两室一厅里,那个年月里该有的东西都有了,一般人家没有的他们也有。新房里国外原装的音响播放着猫王的歌曲,猫王深情地唱着“Love me tender, love me true Never let me go ( 温柔的爱我,真心的爱我, 永远别放我走)……”

安澜心中百感交集,看着伊婉小鸟依人地依偎在吴林克的怀中,她真诚地希望他们俩能像猫王歌中所唱的:温柔真心地相爱相守。

不久安澜要出国的消息传了开去,伊婉第一个跑来证实消息的真实与否。那时安澜已拿到了机票, 伊婉有点怪好友:“你保密功夫这么好啊!我们这种吻颈之交都密不透风,你真不够意思!”安澜连忙解释:“不是保密,是我一直不敢相信真能成事!你知道我出国的命运并不掌握在我的手里,我何德何能?随时有可能被替换下来,我只不过好运了一点而已!”安澜一番解释之后,伊婉总算大人大量不和安澜计较了,倒是马上为好友安排好她任职宾馆里的两晚住宿。伊婉算好安澜的父母会来本市为女儿送行,他们大老远地从家乡赶来,总不能挤在女儿的单身宿舍里,伊婉小小地利用了一下职权,为好友的父母订了间宾馆免费客房,说让两老送女儿出国也送得风风光光的。安澜当然是万分感激!

安澜赴美的前夜,伊婉夫妇来到宾馆请安澜和她的父母吃饭,给她饯行。晚饭之后,大家谈了一会儿,吴林克回家了,伊婉留了下来说陪好友最后一夜!为了不影响安澜父母休息,她们俩躲在另一房间里话别。

伊婉也想出国!让好友出去之后,帮她找找门路!而且她已在准备托弗,吴林克知道她的想法,并不反对。说着不知怎么就又谈到那个汤姆,安澜终于有机会问伊婉:“那件事(与汤姆)算过去了吧?伊婉犹豫了一下,反问安澜:“他始终不承认他对我有意思,还一再强调不知道我和吴林克(快结婚)的事情!你说可能吗?我会笨到自作多情?如果不是感觉到他对我的脉脉含情,我怎会一头栽了进去?还有,我和吴林克的关系有谁不知?”说着她激动的眼圈泛红,安澜心里也觉得汤姆有说谎之嫌,因为他曾对安澜说过早已知道伊婉快结婚了,所以决不会去追一个有未婚夫的人!安澜皱着眉头说:“他肯定没有完全说实话!” 伊婉像抓住一个救星,忙对好友说:“是吧?连你都这么认为!”

接下来的谈话就完全回到汤姆身上了,伊婉根本没有淡忘他,只不过把这个男人藏得更深,而这个晚上因为安澜将要离去,伊婉更是毫无顾忌地把深埋在心中的情感、相思、幽怨一股脑地掏了出来与安澜分享。 安澜心里也想过会不会是伊婉自作多情了?但是,安澜不能确定一个正常的男性和伊婉这样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一起会没有感觉?更何况这个女子如此倾心于他,俗话说: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只不过隔层衫而已。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