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的两位英语老师

  这篇文章登在《星岛日报周刊》的美国都市报2011年12月3日。我是以海外文轩的会员投稿的,鼓励大家试试。现原文贴出。这篇文章比较长,编辑来email讲文章最好在800字左右。

                                               我的两位英语老师

                                                          第一位英语老师苏珊

   到美国来时,虽然已经有了国内的硕士学位,但在中国学的英语基本是记住了一些单词,有初步阅读英文的能力,口语和发音惨到连自己听了都觉着怪声怪调。

   还没来美国之前,老公就帮忙打听好了,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有一个叫Project:Learn的组织,他们为美国和外国人扫盲,教成人学英语,而且他们的老师一般是一对一地教。一听还有这么好的学英语的地方,来美国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催老公快快领我去登记。

   第一次去,是与主管培训英语老师的苏珊交谈,苏珊那时有五十多岁,一看就可以知道,她是一位和善而又有修养的人。谈下来以后,苏珊说我的英语阅读可以,但发音要纠正,还要学学美国地道的日常用语。她告诉我,她会帮助找老师,但可能要等一段时间。

   一个月以后,苏珊打来电话说,已经找到了一个老师,但不知道我是否愿意与另一位中国同胞共同拥有这个老师,也就是说,老师是一对二地教。我马上同意,而且高高兴兴谢了她,还跟她讲,希望能够早早开课。又过了两天,苏珊给我打来电话,万分抱歉地解释,我的那位同胞坚决不肯跟我共享一个老师,理由是她比我先去排的队,这个老师应该由她来独享。苏珊在电话里一再地向我致歉,就好像她做错了什么似的。我是非常理解她的难处,也非常理解我们同胞的心情,所以在电话中用不太流利的英语,一再地跟她讲,我理解,我可以等,真心地谢谢她。

   谁知,只过了一天,苏珊又来了电话。这回她跟我说,我的大度和人品很感动她,又由于我的英语程度远远高于其他的学生,她决定由她来亲自教我。当时真是惊喜交加,要知道,所有的英语老师都是由她来培训的啊!

   一周两次的英文课开始了,苏珊设计了一套针对我英语问题的教法。每次去上课,我们都先用二十分钟聊天,主要由我讲述这几天发生的事,讲的过程她就开始纠正我,告诉我应该如何表述。然后她会拿出一张无字连环画,上面画着一个小故事,比如去银行取钱,或者警察抓小偷等等。苏珊让我来讲这画里的故事,当时的感觉那就是学龄前的儿童在看图说话。苏珊让我先讲一遍故事,然后她会说应该如何讲这个故事,让我记下关键词,由我看着那些提示的词儿,再讲一遍。最后, 苏珊让我不看提示再复述一遍。如果还有时间,她会打开录音机,我们一起练练我的某些有问题的发音,一堂一小时的课就结束了。

   那段日子,真的非常盼望去上苏珊的课。她的教法让我的英语进步很快,而且每次的聊天,我也常常向她倾诉一些,在这个新的国度里在生活和文化上碰到的困扰,常常得到她许多无私的帮助,我们慢慢相处地象朋友一样了。

   跟苏珊学了大半年,有一天,下课时苏珊跟我说,我的英语可以应付一般的生活了,甚至去工作都没问题,可以从她这里毕业了。 她说如果我有什么英语问题还可以找她,但她得教那些更需要她的人了。虽然也知道她说得很对,可与这么一位既象长辈又象朋友一样的老师分手,心里还真是有一点儿依依不舍。

   在离开克利夫兰之前,每年快到圣诞节时我都会去看看她,临离开克利夫兰,我也曾去与她话别。我离开那儿已经十几年了,这么多年来,每次碰着一个叫苏珊的人,都会想起我的英语老师苏珊。

                                                  第二位英语老师还是叫苏珊

    我有第二位英语老师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根本就没想要找英语老师。

    记得是年初,那天公司的培训部在楼下的大会议室,大力推销各种各样的培训班,号召大家都去看看,还鼓励员工自己建议一些需要的培训科目。我当时正为给组里的人写年终鉴定头疼,灵机一动,想为什么不问问培训部,看他们可不可以开个管理写作班。

   下楼去会议室,刚刚到门口,就见我们部门的副总裁罗伯特从里面出来,上来就跟我开玩笑,百草也来了,准备参加哪个班啊? 我跟他说,准备建议一个新的学习班,又跟他解释了我的想法,重点强调了象我这样英语不是母语人的需求。罗伯特说,他的一个朋友正在学ESL(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准备将来帮助外国人在美国学英语。

   过了一个月,培训部对我的建议是了无音讯,我也硬着头皮把大家的鉴定做好了。正在我已经把要学英文写作的事忘了时,罗伯特忽然打来电话,问我是不是还想学英文写作,答案当然—想学。他跟我说,他的朋友也正好求他,找一个象我这样的人,来做她的毕业论文实验对象。当时双方一拍即合,说好下个星期见面。

   过了一周,罗伯特领来了一位近四十岁的美国妇女。他向我介绍说,这是苏珊,我学ESL的朋友。我当时就扑哧地笑了,高高兴兴地与苏珊握手,告诉罗伯特和苏珊,她是我在美国的第二个英语老师,也是我的第二个叫苏珊的英语老师。

   新老师苏珊是一位很健谈,而且非常开朗的人。她告诉我,她非常高兴能教我,她说,他们在学校也开了许多班,教外国学生学英语,但象我这样已经在美国生活了多年,而且又由于工作,想在英语上更上一层楼的学生,还是第一例。她的教授也非常感兴趣我们的合作。

   这次学英语,我是想让老师教一教英文管理写作。非常幸运,苏珊原来曾干过文秘工作,管理写作有一定的基础。我很珍惜我又能有一位英语老师,自己先把平时碰到的一些问题和要求分了分类,诸如写鉴定,写推荐信,包括推荐自己和他人等等。所以这次学英语基本是由我了提一些要求,再与苏珊讨论,由苏珊找一些资料或者与她的教授商量着给我回答。苏珊后来向我推荐,去书店看看管理写作方面的书籍。由于苏珊也要做她自己的论文,她也提了许多问题要我回答。能有机会帮助英语老师,让我非常高兴,当时是着实替她回忆了一下我在美国学英语的历程。

   这次的英语学习持续了三个多月,一直到苏珊做完她的论文。由于这次学英语,互相帮助的成分多一些,我和新老师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朋友。我们俩偶尔会出去吃吃饭,在伊妹儿里聊聊天,圣诞节也会交换一下节日贺卡。

   三年前的秋天,曾请苏珊一家来我家吃晚饭。那可真是地道的老美一家,一开饭,全家五口,都直奔糖醋排骨、烤鸡翅、烤土豆,蔬菜和海鲜是动也不动。虽然我也准备了甜点,可这高高大大的美国一家,估计是离了甜东西不算吃饭,自己还带了两个苹果饼 和一大桶冰淇淋。吃完饭,每人又来了一大块苹果饼,还在上面还堆了一大勺冰激凌。过后,我跟老公说,八成中国饭他们没吃饱,拿甜点溜肚子的缝呢!

   在美国的二十多年里,碰到过各种各样的美国人,而这两位英语老师一直是我心存感激的人。第一位苏珊是善良温和,且气度高雅;而第二位苏珊是快人快语,又热情奔放。一生中,能碰到这样两位英语老师,是福分,知足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崇彬(主编)寄给我的。

 
一休的头像
 #
 
桑妮的头像
 #

仔细想来,两次学习机会都是百草自己争取来的。第一位是被百草的大度打动了,第二位则是百草自己向公司要求的。要想克服语言障碍,就要像百草这样做。

 
百草园的头像
 #

只好总是在学习了。

 

海云,我现在还没收到E版,不过他们说会给我寄的。多谢!

 

一休,给她们寄去,这回是不是跟她们讲,该她们学中文了?

 

桑妮,有时候失就是得,我一直非常感激这两位老师,良师益友。

 
anna的头像
 #

上进的人就是运气好,福气好,谢谢你学习你,活到老学到老。

 
易道的头像
 #

良师诤友,可遇不可求;两遇苏珊,冥冥中天定。感慨之余,禁不住把一篇怀念大学老师旧文贴过来。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