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飞花轻梦 小说 三

伊婉告诉安澜她和汤姆跳舞的那种无以言喻的感觉,她喜欢他轻托她的腰身,她喜欢他自高朝下凝望着她的眼神,她喜欢他的气息他的舞步他的一切!那绝对是个恋爱中女人的口吻,不是一般的恋爱,是那种爱到深处无可救药的样子!安澜想起汤姆那晚来找她的眼神,心里说不出万千滋味,忍不住问:“他爱你吗?他难道不知道你快结婚了吗?你既然这么爱他,为什么还要和吴林克结婚呢?” 伊婉的口气有着很强烈的自信:“全世界都知道我留在本市是因为吴林克,汤姆会不知道我有男朋友吗?我们跳舞时的那种感觉真好!真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我们可以相拥着不说一句话,一直随着音乐旋转旋转 ……” 伊婉好像又陷入回忆中,这种回忆对安澜无疑是种折磨,因为安澜想到那在汤姆臂弯中旋转的人本来应该是她!安澜站起身拿出两个苹果,洗苹果削苹果皮,试图让自己忙碌和镇定。

“他从来没对我说过那个爱字!可是我知道只要吴林克横在我们中间,他绝对说不出口!” 伊婉的话安澜心里不以为然,因为她想起当初他们几个初识的舞会,汤姆明明看见安澜的男友在身边,却仍然视若无睹地向她伸出手邀舞!

“你说下个月要和吴林克领结婚证?你这样还领证?”安澜好友担心。伊婉又叹了口气,然后就伸展身体躺在安澜的床上了。当安澜把削好皮的苹果递给伊婉的时候,伊婉起身连苹果和安澜的手一把全抓住了,说:“我想求你一件事!”她的黑色的大眼珠一动不动地看着安澜,安澜心里有点发虚。“你能帮我去找找汤姆吗?”伊婉央求道。“你要我对他说什么?”安澜心里非常不乐意,因为她和这个汤姆如今在校园里都是远远看见都避之不及的,自那晚他们不欢而散,至今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我也不知道!” 伊婉的声音幽幽的“我只想知道他对我的心!”安澜也不明确她到底想要什么:“你下个月要和吴林克领证的事确定吗?还是你可能会和吴林克分手?”安澜觉得自己可能太单纯,在她当时的认知中,她只知道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即使谈恋爱 , 爱与不爱都能接受,却无法想象一个人心里装个人再和另一个在一起!不过转念一想也释然,因为在安澜自己最后和男友在一起的当口,她确实心早已飞走,追究原因,好像和那个死汤姆不无关联!安澜被自己的自我分析吓了一跳,那是她第一次面对自己的真实情感!

“我不可能现在和吴林克分手的!我欠他一个婚姻。他爸爸化了满大的功夫才把我留了下来,现在的工作既时尚又舒服,多少人打破头想着要的金饭碗!” 伊婉的脸上一点点充满了骄傲“况且吴林克的单位已为我们分配了房子,当然也是看在他爸爸的脸面上,但是最主要也是我们要结婚才分到的。二室一厅有自己的卫生间和厨房的崭新住房,多少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有!”“那你还要我找汤姆干什么?”安澜开始为汤姆抱屈了。

“我就是心里难过!想让他知道我的心,也想知道他对我的心!”一提汤姆,伊婉脸上的骄傲就跑得干干净净,只剩下哀怨了!接下来伊婉唠唠叨叨不停的述说,都是有关她对他的感觉,反正那个下午就在她忘我的叙说中过去了。安澜在食堂关门前飞快地跑用两个搪瓷碗各买了二两饭加红烧排骨和青菜盖在饭上,从食堂回到宿舍,看见伊婉正坐在书桌前奋笔疾书,安澜递过去的饭菜,她看都不看一眼,仍然埋头写她的,安澜不打搅她,端着碗走到宿舍外的二楼走道上边吃边看着外面的景色发呆。

女教师单身宿舍在校园的东南角上,是个很安静的角落,平日里,学生们从西南角的学生宿舍走到校园中央和北区的教室,是不会经过这个角落的。路灯下的水泥小径,闪着白色的光芒,小径这时一个人都没有,唯有傍晚的从远处海湾吹过来的风吹着地上的落叶轻盈地起舞。就在安澜把最后一块排骨往嘴里送的时候,小径那端走过来一个熟悉的身影,不急不缓、挺拔健硕,他大概一眼看到站在二楼走道灯下的安澜,他就在小径的中央站住了,是汤姆!

安澜嘴里塞满排骨,咬不动也吞不下去,吐出来好像也不是,就那么僵持地站在那里,不知过了多久,屋里的伊婉在叫:“安澜,你进来呀!我写好了!”安澜嘴里答应着,却不知该不该告诉伊婉楼下汤姆正站在那里,犹豫间伊婉又在唤她进去,安澜举起手好像是向那个汤姆打招呼,其实她心里是想告诉他:我得进去了,因为有个深爱他的女人在屋里。当然,安澜的手势无法把她心里的想法传达给他,她看见他也举了举手,又往前走了几步。而就在这时,伊婉从里屋边往外走边说:“你在外面干吗呢?怎么这么久啊?”安澜仿佛被人抓住正在犯科一样,有点跳脚地急转身,拉住刚跨出门槛的伊婉的手反身进了屋里。

安澜的慌张显然让伊婉起疑:“你怎么了?外面有别人吗?你干吗慌慌张张的?”安澜掩饰地摸摸已然冰冷的饭碗,说:“没有没有,有个学生从外面经过,和我打招呼。你要不要加点热水,饭菜都凉了!”“我没有胃口哎!我想托你一件事 ……” 伊婉不再对安澜的事感兴趣,她完全沉浸在她自己的感情漩涡中“你能帮我把这封信给他吗? ” 她递给安澜她刚刚写好的一封信,信封上没有地址和姓名,只有圆珠笔画的丘比特的爱神之箭贯穿的两颗心。“你干吗不自己给他呢?你人都来了,干脆见他一面不是更好?”安澜心里委实不愿做他们之间的信差。

“我 …… 我担心我见了他就再也不可能鼓起勇气结婚了!” 伊婉有点期期艾艾地回答。“你既然如此爱他,为什么不能放弃你和吴林克的一切,为爱而去呢?”安澜不理解。“你说得轻巧!现实就是现实!我若嫁给汤姆,现在拥有的一切再过十年也不一定会有!”伊婉小巧的头颅又一次高傲地扬起。“那你要怎样呢?和吴林克结婚,再和汤姆暗结情丝,你觉得这样真的幸福吗?”安澜忍不住问。“哎呀,你别管我们那么多了,你就帮我送封信去吗!我心愿了了,就会去结我的婚去了。 ” 安澜还真不想管他们那么多!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人,处在情感的矛盾中,不知所措!

 
海云的头像
 #

情爱能让人迷失。 

 
雨林的头像
 #

很好看的小说。

 
海云的头像
 #

雨林第一次读?

 
雨林的头像
 #

哈哈,海云。 你如果把《冰雹》又登出来,我还会再看一遍哟。

在这里,尤其喜欢安澜端着碗走到宿舍外的二楼走道上边吃边看着外面的景色发呆的那一段。好的文学作品,让人凭空就有时间和空间的切换,虽然自己在做着日日的常规,但心里,已经不那么枯燥无味了。

Enjoy the family vacation!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