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飞花轻梦 小说 二

大学的最后一年,在一场舞会上,有个长得有点像汤姆克鲁兹英挺的男生无视坐在安澜旁边的男友,伸手邀请她跳汤戈,没想到这个男生跳得非常好,他们第一次配合几乎天衣无缝。他一边跳一边告诉安澜他注意她有段时间了,是在一次演讲会上听到她演讲开始“关注”的,安澜看得到他眼里小火花的闪耀,心里有些发虚。两支舞跳下来,一左一右、一男一女向跳舞的一对儿包抄过来,女的是伊婉,男的是安澜的男友,他一眼看出“形势不妙”,舞曲一了,他就以“主人”身份一把把安澜拉了过去。

安澜在男友的胳膊中随舞曲旋转,余光看见伊婉也和汤姆同学滑进了舞池,汤姆的目光却一直追随着安澜,她吓得只好低下头还绝无仅有地连踩了男友两次脚尖!

舞会结束时,伊婉告诉安澜汤姆同学比她们低一级却比她们大了三岁。他以前是市工会的宣传干部,说唱弹跳样样精通。“那他怎么不去考戏剧学院?”安澜嘀咕着。“人家不愿意!哎,你说,他是不是长得像那个好莱坞明星汤姆克鲁兹?” 伊婉问安澜。

“你有没有搞错!他是中国人哎!怎么会像汤姆克鲁兹?”安澜反驳着,不过,心里有点认同,那个家伙的眼神是有点像汤姆克鲁兹,能勾人的魂!

那场舞会之后,汤姆特地来找安澜让她和他配对跳舞,参加不久将要举行的大学生交谊舞表演赛。想起那天和他跳汤戈时确实赢得满堂彩,那种感觉真不赖,安澜便一口答应了。可是,安澜的男友一口咬定汤姆这小子没安好心,为此,一对儿男女朋友开始了不间断地争吵。

既然答应了做舞伴,就要时常一起排舞练舞。安澜和男友从小吵到大吵到男朋友给安澜下了最后通牒:即要么别再和那汤姆跳舞;要么她们俩分手!毕竟已是三年同窗,男朋友平时对安澜疼爱有加,和汤姆跳舞确实安澜有点说不清的感觉在里面,内心有愧,便答应了不再和汤姆跳舞了。汤姆几乎抓狂,比赛在即,舞伴却撂了挑子,安澜十二万分得抱歉,却仍然无法让两个男生都完全满意。她苦闷极了,找到伊婉诉苦,眼泪鼻涕一起下来,还没说完,汤姆也追到了。他站在伊婉的宿舍门口大声地叫着安澜的名字,安澜简直吓晕了,生怕他这样子闹下去她男朋友也会闻声而至,于是央求伊婉出去平息是非。伊婉出去大约十分钟,回来对安澜说搞定了。安澜问她如何摆平的,她诡秘地笑了笑,说:“你就别管那么多了!”

过了几天安澜才知道伊婉连着几个周末都没有回吴林克的家,她夜以继日地顶替了安澜的舞伴位置和汤姆排舞,本来她们俩个头就差不多,她的舞姿从来就不差,所以在比赛日程一天天迫近的压力下,她竭尽全力,加上汤姆本身就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舞伴,安澜在他们比赛前夕偷偷去看了一下,发现他们也配合得非常之好,她的内疚心去掉了,心底却泛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市大学生交谊舞比赛,他们拿了第二名,安澜就在他们得奖的那天正式对男朋友宣布:“我们分手吧!”

接着安澜和伊婉这届学生就开始了实习,安澜被分到另一城市的大学里做实习助教。三个月后,安澜回到学校,学校里已是满城风雨,说伊婉和汤姆好上了。有一两次,安澜与汤姆迎面相撞,他叫住安澜,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安澜赶紧说有急事匆匆避过。安澜同时也觉得伊婉肯定是有意疏远她,因为自实习回来之后就没见着过伊婉。周末去市中心的校车上也很少见到她的身影,安澜以为伊婉和吴林克肯定是断了。

学校里毕业分配在即,大部分人都知道肯定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安澜回家乡心甘情愿,虽然已经完全喜欢上了这座大都市,但是,想到父母亲人,回家乡也没什么不好。只是,大学四年,恋爱谈了一场,临毕业却成了孤家寡人!

也不知谁探听到了小道消息,外地同学中几个幸运留在本市的赫然有伊婉和安澜的名字。安澜想他们一定搞错了。正在这时,安澜的教授召她进去谈话,教授一直对她的笔头欣赏有加,学校和市科委和外联联合办一份报纸,教授举荐安澜留校办报,问她意下如何?看来一切并非空穴来风,天上掉大饼,安澜当然忙不迭感谢教授的栽培。激动过后竟然想起来说:“教授,大家都在传外地同学中,我留下来了,伊婉也留下来了。我还以为是谣言呢!”教授哈哈一笑:“这下你知道无风不起浪了吧! ” 随即教授又正色道:“你是留校,名正言顺凭自己的才能!不像别人,走的是婚姻路线!别把自己和那样的人放在一块儿比较, 懂吗? ” 安澜半懂不懂地点了点头,走出教授办公室时还纳闷,难道教授口中的走婚姻路线的人指的是伊婉?不可能吧?她不是移情别恋和汤姆好了?

大学的最后一晚,在和同学狂欢到半夜回宿舍的路上一个黑影一闪在安澜面前站定,是汤姆,他说等在那儿好久了,想问清楚一件事:“你是不是和他黄了?”安澜知道汤姆说的他是指安澜的男友,但是,她特别痛恨他用那个“黄”字,便木然地回答:“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你当然明白!你明白所有,包括我对你的感觉!”他低吼着。安澜也生气了:“唉,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叫!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学校里满城风雨传你和我最好的朋友好了!你现在跑来对我鬼叫什么! ” 安澜毫不留情地还击过去。

“你相信那些流言吗?”他的眼里有一抹她难以抗拒的东西,“你觉得我会去追一个有男友即将结婚的人吗?” 安澜一下抓住了他的语病:“哈,大实话!是因为别人要结婚了,你才退缩了吧?你什么时候在乎别人有没有男友啦?谁又能是你的对手?”安澜不知道那晚她为何说那些话,也许她临了对自己和男友的分手还是心存芥蒂,觉得汤姆脱不了干系!安澜的这些话和她冰冷的眼神伤害了这个准备表露心迹的男人,他沉痛地转过身走了两步后回转来,对安澜说:“没想到我在你心目中就这形象!是我不知天高地厚了!”月光下,安澜看见他脸上闪烁的光亮,在他走远了之后,一个人独自坐在石头上哭泣了很久。

伊婉被分到一家新的涉外宾馆做接待部见习经理。在毕业的一个月之后,她来学校找到安澜。伊婉看上去瘦了一些,安澜开玩笑:“什么时候请吃喜糖啊?”伊婉脸色一暗,说:“下个月去领结婚证!”然后就深深地叹了口气。安澜说:“喜事啊!你怎么叹气呢?”伊婉一下就崩溃了,哭得稀里哗啦:“我心里难受死了!我没办法,只好找你来了!”她马上就要成为吴林克的新嫁娘,但是她却深深爱上了那个汤姆!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造化弄人,人,常常不由自主,伊婉和安澜也是如此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