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与老子孔子一席谈——价值

 

                                                       三人闲谈记

                                                     价值

 

       这是我们这个阶段最后一次闲谈了,以后也许会有,但也不一定。谈了这么久,范围也挺广的,最终是为了什么?其实就是聊聊人活在这个世界里该如何看待这个人的社会,该如何调整自己的状态,该朝着怎样的方向前行。我们不是为了活着而活着,我们要有价值地活着,我们还要快乐地活着。这不仅是我们个体的理想,也希望是整个人类的理想。

       那么,我们的价值在哪?

       价值在哪?也不用多考虑。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所以求道同于道;行德同于德;迷失同于失。你自己存在了,没有破坏别的什么人,就已经很不错了,各不相扰就挺好。老子慢条斯理地说。

       话也不能完全这么讲,孔子接着老子的话说,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世人众多,人人不同,不行以礼不引以德则天下乱矣。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

       这两位的话我明白了,老子认为各不相干地自在的活着,赏月看花临风把盏自得价值,而孔子以为老子的理想要想实现就得对人群加以引导教之以礼化之以德,否则就是一锅糊涂粥,哪里来什么自在?又如何会有价值?两位站的角度不同,说法自是不同。老子描述的是终极的目标,孔子强调的是实现目标的途径。

        照这样推理,我们的价值究竟体现在哪儿呢?

        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都开始两年了,看看各个国家还一片乱象,没有一处真正的安稳平和舒适,也就是说老子的想法一直无法实现。而孔子的追求也没有什么进展,他认为导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可如今人群依赖的是法律与宗教,道德穿着宗教的长袍出场可能是孔夫子如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吧?穿什么样的外衣是很重要的,虽说老子觉得圣人被褐怀玉,可世间多俗子,何能透褐而见玉?最后只留下五千言而去,看似脱尘,不亦失落乎?自圆其说为而不争,也许是争而不得,乐得不争。

       所以能得则得,不能得则不勉强,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还是孔子来的更具体实在。

        价值在哪里?在得,在得而合道,在有所好,在进退自如也。进不损人退不怨人,不亦君子乎?现代君子也。

        社会之庞大,思想之复杂,远非书生一席闲谈可以影响,但愿有心者得一思三则善莫大焉。人群如山,心思如海,书生闲谈如小轻风一阵,风过无痕,山依旧海依旧,一切依旧。

        三人静坐,久久再无半言……

 

 

                                                                             二0一二年五月十三日九点四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抱峰的头像
 #

价值在哪里?在得,在得而合道,在有所好,在进退自如也。进不损人退不怨人,不亦君子乎?现代君子也。

--所言不差。

劝别收笔。想好了,再丰富,再添加。

问候。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抱峰,同行有你少寂寞。

 
雨林的头像
 #

喔! 木桐是古典文学专业的吗? 老子, 孔子, 融会贯通。感觉读这个系列让我也沾了些古色古香。

你以后或许会写庄子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自修的专业,呵呵,兴之所致走到哪算到哪。

 
海云的头像
 #

我比较偏向老子。相信这个世上很多人再教仍然混沌。我想这也是为什么老子活得如仙人一般,而孔子却客死他乡!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两者之别会在很长时间里存在,各有所长吧。

 
飘尘永魂的头像
 #

请教价值一词最早何时在古文中出现?谢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还真被问到了,古文讲究用词简洁,一个“价”一个“值”就可以解决问题,连起来用应该是通俗的说法,在书面上出现应该是现代的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