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红尘舞者(二)

                                         二

    凌子排行老三,很奢望是儿子的妈妈对凌子的关注渐渐弱了一些。凌子的心里,或多或少有了一丝可爱的倔强,来自对母亲孩童的抗争,希望妈妈温暖的怀抱是自己的梦境,父亲自然在心中也有愚者的期待,偶尔也拍拍凌子的头,以示关心。
 

    妈妈让凌子,熟悉而陌生,有时凌子也想偎在妈妈身边,温顺地听妈妈的话,乖巧的凌子知道妈妈希望有个男孩子,来承继中国的一种传统,妈妈烦躁的时候,凌子一边默默看着,小眼睛扑闪扑闪的。

 

    凌子的后面如愿是一位弟弟,弟弟是妈妈的希望。

    妈妈多了一份欢喜,凌子和姐姐们多了一份失落,一个人的命运,有时和幼年的成长不无关系。

   “凌子,把弟弟的衣服拿来,带弟弟出去玩。”

   “好,妈。”凌子一边说,一边乖巧地帮弟弟拿衣服,凌子还希望得到妈妈的一句赞赏。

    更多时候,凌子不多言,就按妈妈的意思带弟弟出去玩了,弟弟倒也听凌子和姐姐们的话,倒也没有因为是弟弟而和姐姐们对立和僵持,可能是因为姐姐多的原因,弟弟是凌子的小跟班。

    “姐姐,我喜欢这个豆豆糖。”在凌子背上的弟弟,憨憨地和姐姐说。豆豆糖是凌子也喜欢吃的一种彩色糖,彩色是儿童的愿望,凌子姐姐满足了弟弟的要求,弟弟满心欢喜。

    虽然妈妈溺爱弟弟点,但弟弟天生少了一份霸气,这一点是凌子喜欢的,及至凌子工作以后,仍时常惦记着弟弟。
                                   

    凌子高考没有考上理想的学校,高考不是凌子的目标,凌子的智力是地平线,地平线的阳光也很温暖,因为有弟弟的原因,妈妈也没过分责备凌子。


    后来凌子就到了隔江的城市上了一个两年制财务专科学校,在这个城市,情窦初开的凌子认识了生命里的第一位男性,她们常常沿着江边散步,一同手挽手,彼此传递了一份温暖,男人在凌子的额头轻轻一吻,凌子怦然心动,以为是一生的爱情。

 

    在一个黄昏里,凌子和男人坐在咖啡店,凌子知道了男人有自己的家,有自己的妻,凌子望着男人的脸,目不转睛,却看到自己的痛。

 

    放手,是凌子的想法,凌子拿起放在咖啡店的外套,走了,可是心里,却在想:“留下我”。

 

    几次三番,凌子把生命里单纯的爱情留在了这块土地上,爱痕是凌子彻骨的痛。


    凌子学习了基本的财务知识,毕业后,开始在这座城里打拼了几年,后来回家了,想:到别处厮混一份工作再说


    凌子不想在自幼长大的城市工作,可能对于家的留恋少的原因,凌子想到另一座城市——省城,一个远方的亲戚在那儿,可以到他们家暂住。

    妈妈并没有太多挽留,于是凌子背着简单的行李就踏上了异乡的路,虽然离家很近,但毕竟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新鲜好奇的凌子开始找工作。

    对于女孩子来说,只要有冒险的勇气,容易找到一份赖以生存的工作,只要努力去做,即使不优秀的人,也能做出自己的特色,最初凌子很努力工作。

    远方亲属的关心给了凌子一份温暖,可是凌子的心里不由自主地想入非非,想入非非的那一刻,凌子憧憬着自己的未来,时不时,还会想着隔江而望无根的男人。

    男孩是女孩爱情的梦,而男人是女人欲望的闸门,凌子有时希望放任欲望任其自流。

   “这是我吗?”凌子无助地想。

   “可是,我真的常常这样想。”生命中的野性常常带给人性一份挑战,凌子常常在矛盾中。

    远方亲戚有时忙于自己的工作,凌子回家的时候,渐渐错乱了。

   “凌子,记得下次回家不要太晚”,叔叔说。

    有些晚上,凌子喜欢看霓虹灯的色彩,喜欢流连在一座城里,和城市亲吻,那一刻,宛如和自己亲吻。

    凌子不常回家,爸爸和妈妈的问候,也很凌乱,就如凌子凌乱的心,独自徘徊在城市的夜空。

    大约在到公司上班半年以后,凌子搬到了公司为凌子准备的房子里,远方叔叔本不想让凌子出去住。

   “叔叔,我还是想出去住,方便一些,再说,我也上班一段时间了,可以适应一个人住了。”

    叔叔看到了,凌子眼里的固执,于是没再坚持,就让凌子带着行李走了。
 
   “记得,住不习惯的时候,回来住。”叔叔跟在凌子的身后,挥手。

   “可是,婶婶并不这样想。”凌子想。

    凌子搬到了出租房,开始了自由的生活,凌子学会了独自在城市舞蹈。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飘尘永魂的头像
 #

红尘独舞醉今宵。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红尘中每个人都在独舞。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天地一弘开始发小说了! 今天上网,先看到了这一篇,赶紧去找了第一篇补看。很是想知道这个有些倔强又敏感的凌子的命运。期待下篇。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百合!某一晚忽然想起了一个女孩,因为倔强,可能失去生命本身的圆润,随风而逝的青春淹没在人流中。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