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红尘舞者(一)

                                    一

    二十一世纪初的夏日午后,不经意的,琴在一个蛋糕店遇见凌子,侧面,没上前说话。
   
    只听得凌子对服务生说:“订一个生日蛋糕”。
   
    “几个人吃?”
   
    “两个人吃。”

    细细看侧面,凌子清瘦了,比起几年前,声音有些沙哑,依旧有点秀气。

    想想,还是没说话,不知,说些什么,对凌子,命运中的男人在凌子心中最初是纯真的愿望。

    只是,疤痕是自己心灵种下的果,想了一会儿,琴背过头,走了,有些话,不如不说,旁边一个些许亲密的男人。“爱人、情人,”琴一念而过,或许就是陪伴在凌子身边的过客。

    情感带给凌子一段困惑,一段短暂的相遇,琴和凌子错过四季之后,走向了下一段岁月。

    城市是凌子工作的欲望,这个城市很独立,凌子的家在另一个城市,初来这个城市,心很放肆。

    诱惑是这个城市的风景,后来,渐渐悟出:诱惑是世界的风景,凌子和大家一样,活在欲望里。

 

    必须自己挣钱,于是,凌子找了一份工作,财务工作,工资可以让凌子在城市生活,可是,凌子心里生活的境界又开阔了,城市红黄绿,有些养眼,也有些碍眼。

    凌子心中原有对一个男人的憧憬,憧憬是一种情愫,情愫生根的时候,凌子才能攀附,可是,凌子知道,这是一段不能生根的情愫,婚姻里的男人出轨了一段感情给凌子。

    凌子和这个男人在一处静谧的咖啡店相遇,期望的眼神彼此传递,爱或许没有错,只是生在一个沼泽地里,凌子不由砰然心动,爱滋生了欲望,凌子想拥住男人的身心,只一刻,也满足。

    男人也还喜欢那个作妻的女人,习惯在凌子面前说一些谎言,而凌子也相信了,男人的妻,凌子没见过,可是和男人不由自主又见了,说好不再见的。

    城市的霓虹灯照的眼睛错位,于是容易出轨在情欲的季节,情欲没有界限,因为每个人的脸上,没有太多的标签证实自己。

    诱惑让凌子在男人的欲望里厮混。

    在男人的那个城市逗留了几日,妻,男人不舍,又拥有了凌子的身心,肉欲的灵光闪烁在城市的上空,凌子给了男人征服的快感。

    懦弱的激情给了男人和凌子刺激,不能自拔的情欲来了去了,凌子翻滚在床上,看着自己年轻的身姿,任,欲望膨胀,凌子抚摸着男人身体,只是尽情穿梭,洁白的床成了月光下黑夜的眼睛。彼此性的膨胀,男人和女人翻滚在如云的床边。

    醒了,光照耀在凌子的脸上,身边的男人,无声息地走了。男人的妻,甚而容忍了男人心中凌子的存在,只是,不放下男人,甜甜地拥住男人,男人也会环住女人。

    妻风情依旧,尽显妩媚身姿,男人挥手把妻揽在了腰下 ,这一刻,凌子失落在男人的情欲风景外 。 

    “其实,这种感情不该有的,他说了,婚离不了,女人缠绕着他,他不会拒绝。”

    “那,你是什么?”

    “什么也不是,朋友、红颜,都是扯淡。”

     那一刻,凌子粗鲁地笑了,像在说另一个人的故事,下决心,不在来往了,和情愫里的这个男人,那时,凌子的情感还是单纯,即使寄托在出轨的空间里。

   (未完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婴的头像
 #

一弘,喜欢你简练而有画面的文字和思考,期待下文。

 
雨林的头像
 #

第一次读到一弘的小说。惊喜!

诗一样的语言, 画一样的意境, 笔底却是苦涩和无奈。令人回味。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终于写小说了,好!坚持下去,我们追着呢!

 
融融的头像
 #

有些表述与众不同,很喜欢。比如:

 

憧憬是一种情愫,情愫生根的时候,凌子才能攀附,可是,凌子知道,这是一段不能生根的情愫,婚姻里的男人出轨了一段感情给凌子。

爱或许没有错,只是生在一个沼泽地里,

情欲没有界限,因为每个人的脸上,没有太多的标签证实自己。

洁白的床成了月光下黑夜的眼睛。
 

等等,可圈可点。

 
飘尘永魂的头像
 #

舞者,挺新颖的题目。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本预备写论文,枯燥的论文没写出,于是自己开始写一点似是而非的小说。

 
海云的头像
 #

很好的尝试!加油!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海云!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