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欲望是贪婪的门

     欲望就是一道沟壑,有时是填不满的,无限的欲望,膨胀了人类的心灵,于是贪婪成了一种必然,人类的不满足源于贪婪的欲望无休无止,小至一个人,大至一个国家,不断滋生的欲望无法填满贪婪的门,人类地互殴、国家地侵略,有时还是以文明的借口。

    记得小时候,看到别人心仪的物品,自己没有,可是欲望又想占有,于是想方设法占为己有的事曾经发生,今天用法律的眼光看来,是“窃”,用道德的眼光审视,是“不义”,是不雅不文明的举行,而我以为,“窃和不义”之事,可能在许多人身上都发生过。

    于是成人之后,我们在做着良心的审判,于是“窃”与“不义”的事情未在发生过。但是国家和社会的真相如何呢?渐渐发现,“窃”和“不义”的事儿其实在我们的生活中比比皆是,只是被文明化了、合法合理了。幼稚的如小儿科的“窃”和“不义”,还能被良知、良心审视的可能,而文明的、合法合理的“窃”与“不义”,无须审视。

    人类需要有正当的、公平的活下来的理由,于是,世界上有了一个个的国家,国家的成因及规则的不同,因为文化和历史的成因大相径庭。可是归根,取决于每一个最本质的欲望,用文明的借口遮掩欲望,是虚假的借口,当虚假成为一种潮流,贪婪的欲望越来越强,于是国家也不真实了。

    强势的国家,一方面在满足本国国民欲望的基础上,也在抹杀他国国民的欲望。生存的欲望是基础的欲望,人类生存的欲望是不该被抹杀的,当然生存的欲望不能泛滥,就比如我们的人口欲望,人性的节制是文明,动物性的节制可能就是伤害,有些无知的国民有时真的是恨其不争,怒气不甚,物种需要进步,人种也需要进化。

    当生理的欲望像动物一样,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可以用一张嘴说话,而且说出的是动物的物语,人动物化了,和人就没法交流了,而且动物性欲望的本质就是扩张,以满足自己生理的需求,如果没有高尚的心理性欲望,人,会被生理性欲望屠杀。

    于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国民需要改良,在钢筋混泥土的噪杂中,有几人能净化自己的灵魂,关上欲望的门,关闭贪婪的心,那一刻,平静地思考一下我们人类的未来,然后,打开一道通过希望的门,希望不是欲望,因为被灵魂神灵进化,希望抚平我们人类的创伤,愿国家真正强盛。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都中了邪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