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恩师情怀,慈父心肠:怀念王培芳老师

 

(此文写于2010年,前两天与中学同学聊天,又想起了老师。)

居美廿年,每次回国,一定要回广雅看看。走过麻石桥,转过冠冕楼,踏着黄槐花铺的校道,照照湖心亭的倒影,跟老师们打个招呼,笑笑小同学的稚嫩,再爬几层楼梯,拜会我们的老师,聊聊家常叙叙旧。

      今年,2010暑假,又回祖国,第一次没有去广雅。因为年初时,慈祥如父的王培芳老师,永远的走了!没有了王老师的广雅,好像有点空落。那熟悉的乡音,厚厚的笑声,谆谆教诲,暖暖关怀,挥毫泼墨的潇洒,拍着腰包要请吃饭的豪气,徘徊脑海,萦绕心头;我怕,回到广雅,物是人非,空茫的景掠过,就取代了现存的色彩鲜明的记忆。

 

      三十年前,我们升上高中,王老师是我们四班的班主任。

      开学前的劳动,我们清理砂石,有人负责装筐,正当壮年的王老师,和我一起抬着满满的一箩筐,飞快地从操场抬到校门外。找准了节奏,配合着步伐,我们抬了一筐又一筐。那天的劳动后,每次碰上孔主任和师生们调侃我是娇娇女时,王老师总是不遗余力的为我正名,他双手比划着箩筐大小,用他的客家国语,粤语混合的“王语”,解释着:“那天,予微很有力气的,她很能吃苦,不要以为她个子小。……”

      开学了,我们开始体会王老师如慈父一样的关心爱护。每天早上,他比我们起得早,六点钟铃响,他就已经在宿舍外提醒大家起床。早读,早锻,早餐,王老师都和同学们打成一片,午餐,晚餐,晚自习,王老师都来察看。无论有没有他的课,王老师都来课室,确定每个同学都好好学习,好好生活。

三年,风雨不改!

我是个懒人,开始时在睡梦中听到老师的“吆喝”声,觉得有点烦,有点啰嗦;一旦习惯了,偶尔王老师缺席,反为不适应了。老师,爱学生也爱成了习惯。我曾经跟美国人老师讲到广雅老师的投入,分分计较时薪酬劳的老美老师,无论如何不能理解这种感情与时间的奉献。只有一个老基督徒,正给我免费补习英语,我把广雅之爱写了作业,她读了,才能体会,懂得感动,表示钦佩!

王老师原来的专业是俄语,当年被迫改行,教中学政治。对于心地纯良,脸皮厚度正常的他,要经过一番努力和心理挣扎的吧。他讲课,中规中矩,没有慷慨激昂,不算妙趣横生,却能抓住当时考试重点,训练辩证思维。(这里吹嘘一下,我的政治分,初中得朱老师真传,高中有王老师指点,一向九十分以上。83年因事没参加高考,84年复习一个月就参加高考,我的政治也考了九十分以上。这有赖王老师悉心栽培啊。)

 

当年的饭堂长年供应肥猪肉,晶莹透明啊,可惜同学们不喜欢!有天王老师见到我吃肥猪肉,就对同枱的同学劝说,带着他一贯的客家乡音:其实肥猪肉很有营养,吃了肠胃好,皮肤好!果真呢,那个年代的人并不讲究养生,外表美容,可王老师却有远见。我证明,当年我的皮肤很不错的,不白,不瘦,不干燥;我从不去敷面,省了多少钱和时间呢!

 

王老师特别怜悯我这个有父有母的“孤儿”,也知道我特别“为食”(贪吃,胃口好),饭量奇大,从校长到饭堂工人都记得我这大饭桶。于是,常常有这么一幕:晚自习的教室静悄悄,全班同学埋头苦读,王老师照例巡堂,关心同学。到九点前后,王老师轻敲我的课桌:“予微,等下到我那里。”第一次,我不知道什么事,却也不担心,老师们对我们这届同学一向包容,宠我们如自己孩子。所以,下课了,我步出教室,跟着王老师,走路到后门,他的教工宿舍。

当年的教工宿舍,是一排排平房。石板路,屋檐低矮,但那个时代有宿舍就很好了。到了王老师简朴的家,师母热情的迎出来,让我坐在八仙桌旁----当年的饭桌。给我端来一大海碗的客家名菜“酿苦瓜”,让我好好享用,看着我吃得开心,他们就满足。

以后,每当王老师敲敲我课桌,说,下课去我那里。我就心领神会,一溜烟的去宵夜。师母的手艺真好,客家菜清而不淡,酿豆腐,酿节瓜,苦瓜排骨汤,往往给我留一大碗,我这个大胃王总是撑得作东施效颦的捧腹。我是客家人,却是在王老师家尝试客家菜。

有段时间我常常觉得周身乱痛,说不出什么毛病。王师母是中山医的护士长,王老师就让师母带我去找医生检查,医生说,是神经功能症,吃点维生素B类的就好了。哈哈,原来还担心自己患什么病呢。师母也是慈爱温和,同王老师一样关爱同学。我常想,他们的一双儿女,会不会怪责我们这些学生,分薄了父母的爱呢?不过,每次这哥哥姐姐见到我们,总是热情相待!

给人好好先生印象的王老师,管理我们这群青春期的高中生,一点都不古板。平常,他都是鼓励多责备少。每学期学生手册上的评语,都是正面积极的肯定。因为那个时候流行要”一分为二“的看问题,老师总要写写学生的缺点,他给我的,只是“要积极争取向团组织靠拢”,不说思想落后,行为不羁。

我身体不是很好,贫血,易累,腹部胀痛。有时上课都支撑不住打瞌睡,任课老师们明白多数同学都是认真勤奋的,也默认容忍了我的懒。可当李郁文老师去开会时,钟老师代课,不知情,就向王老师反应我上课不专心。王老师只是私下跟我说,“予微啊,你不舒服就回宿舍休息吧,不要在课堂上睡觉啊。”

呵,爱心加智慧才有技巧。

 

高三毕业高考时,我因为在办出国留学,所以按当年的规定,没参加高考。后来出国的事情被另一个新规定耽误了,到了第二年五月才赶快报名,赶上八四年的高考。七月初就考试了,我游荡了一年,是不可能插班任何补习复读了。王老师得知后,立即给我找来复习材料,让我立即自学。到七月考试,数理化勉强过关,凭着语文和政治的高分,我上了本科线。

 

那年夏天,王老师正为84届同学高考好成绩高兴呢,一天家里来了两个83届同学。王老师高兴地去倒茶备果,当两学生等不及的告诉他,予微被车撞了,住在市一医院。。。

“什,什么?”王老师的手抖着,茶倾了;第二天,王老师就赶到医院,看我那个体无完肤残破样,他心疼得话都说不完整了。

他再来探望,送了汤,送来了葡萄。

当孔主任,蔡茂荣老师等老师替我争取到暨大入学名额时,王老师把84级考上暨大的吕同学带来医院看望我,嘱咐师妹要帮助我。后来在LA,重逢吕同学,成挚友至今。

 

莘莘学子毕业各散东西,四班同学,每年春节校庆都约定,一起回校给老师拜年。每个年初一,我们一群同学,都晨早登上八楼,去拜访王老师。虽然我们从没当面说什么好话感谢老师,有时还犯上作乱的调侃一番,但大家对王老师的感情,是留在心底的一道风景线,让人怀念。老师对学生的爱,正如丹丹所说,春风化雨,滋润幼苗。

有一年校庆,我们欢聚在广雅校园。王老师走来,开心地跟我们握手;对我说,“予微,好高兴你回来啊。”

一男同学在旁边促狭的说:“王老师只记得予微同学,就看不见我们这几个了。”王老师立即说:“李大中,你还是那么调皮啊,我都记得,陈大志,关筠筠,。。。”一个个点出名来,一个都不拉下。

 

我每次回去拜见王老师,他都非要请我吃饭不可。还记得有次从饭店出来,王老师因为被我老公抢了埋单而耿耿于怀,拍着鼓鼓的裤袋,梗着脖子说:“我要请你吃饭的哦,看,我带了一千多块!现在广雅老师待遇好,我们有钱啊。”

多年来,他都是说,现在生活好了,一年比一年好,从不对我们抱怨生活的不公平;他享受退休生活,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潇洒有力,还专门写了诗词,送给我。

我自幼无父亲在旁督责,王老师如慈父般关怀爱护我。所以每次回国,都要去见见他,听他说说客家话才觉得安乐。

上一次,翠翠和秦大侠陪我去见王老师,一起在广雅前门旁的饭店吃饭。他笑说这是教工第二饭堂。师生叙旧,情意融融。饭后,我们又为谁付账起争执,岂能让王老师争赢呢?我们三个学生也不让贤,最后商定,AA制,三个均分那一点点的帐,表达我们浓浓的心意。

没想到,此一别,竟成永诀!

时时怀念故人恩师:

才子益友,庄谐并重传厚爱

恩师慈父,春风化雨育英才!

 

论坛分类: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恩师的关爱像慈父一样,不管岁月过了许多年,依旧是刻骨铭心的记忆,人的一生中,总会记住一些美好的情感,每每想来,是无限的感动,感动予微对恩师的爱,爱的习惯是老师对学生最大的关爱。

 
予微的头像
 #

问好天地一弘!

中学五年,老师们对我们这些学生,都像对自己孩子一样疼惜爱护;我笔慢,常蕴壤好久都没完成一篇。

恩师情,常记心中!

 
天婴的头像
 #

天使!

 
予微的头像
 #

天使常常在我们身边!

谢谢天婴!

 
雨林的头像
 #

一日为师, 终身为父。予微好文章!

 
予微的头像
 #

谢谢雨林。人间爱常记取!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人间的可爱与温暖就来自这些看似平常的点滴。

 
予微的头像
 #

问好木桐!常感动于你笔下的“平常”人物。

 
阿朵的头像
 #

感动!

 
予微的头像
 #

阿朵好!多想想我们的幸福!

 
飘尘永魂的头像
 #

才子益友,庄谐并重传厚爱

恩师慈父,春风化雨育英才!

这真是恩师在心中的写照!

 
予微的头像
 #

谢谢飘尘!

 
仲夏百合的头像
 #

予微有这样的慈祥如父的恩师,何其幸运。也可以肯定予微当年是一个特别优秀的学生, 是你的王老师 的得意弟子。

 
予微的头像
 #

百合好!

我是调皮捣蛋的一个,老师总记得让他们头疼的学生!

 
圆通赏花进行时的头像
 #

妙好的回忆,栩栩如生,让人感动!谢谢予微!谢谢!

 
予微的头像
 #

谢谢圆老的赞!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