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斑驳的身影——背上的复眼

 

                                                                         背上的复眼

 

          九月初的阳光依然很毒,午饭后有很长一段空闲时间,初来乍到的我没什么地方可去,就下意识地向办公室走。快到的时候听到屋里有几个人在说话,声音打的很开,我心头一松,看来这段时间可以愉快点了。我进了屋,立即就有人热情地把我介绍给大家,我含笑四下点头。半圈的人大都坐在椅子上,也有两个是坐在黄色的木头办公桌上。这半圈的焦点是一个穿白色短袖衫的黑脸,这张脸黑瘦,很像枣核,此刻正朝着我。我被阳光晃模糊的眼好不容易找到枣核上的两个小圆窗,小圆窗里映照着一张带着稚嫩惶恐而又茫然的有些苍白的脸。你是新来的老师?我连忙答应唔、唔……奥,你就那个……老师!枣核一下子就结束了对我的问话,回过头去继续他的话题。边上一个人笑着对我说,这是张校长,分管教学的。我站着未动,再次向枣核投去尊敬的目光,可我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身影,我眼前晃动着一片模糊的白光,好像有很多玻璃在反光一样。我取下眼镜用汗衫擦了擦,戴好,再次聚焦向枣核望去……这一次总算看清楚了,可看清楚还真不如看不清楚,我简直要晕倒了,头脑一片空白!

           我看到是什么?我看他的背部满是复眼!他那旧的被反复搓洗得还剩一层纱似的短袖衫里竟然还一件吊肩背心,可怕的不是背心,可怕的是背心的背部布满了眼,大大小小的眼望着我,仿佛要把我瞬间吞噬一样!真是太可怕了,副校长的背心是这样的沧桑,沧桑到一点想头都没有,我真想掉头就逃,可往哪里去逃呢?无路可逃。

          后来的时间里逐渐了解到一点关于枣核的境遇,父母去世的早,他是几个姐姐养大的,他也挣气,考了小师范。工作后一直帮几个姐姐把孩子带到身边读书,也都比较顺利地读出了书。家里原有点儿关系的,可以改口到机关,因为一直顾虑几个姐姐的孩子都还没有成人,需要自己加把劲,就一门心思地在学校里干着。

           因为这个,我对他很尊敬,他对我也还客气,并没有摆多少领导的谱。都在一个院子里住着,上班下班都在一起,时间稍长,家家的情况都和清楚了。张副校长的夫人也在这里教书,有一阵子两人有矛盾,闹到要离婚的地步,张夫人满肚子的委屈经常在办公室里向大伙叙说。别的我印象不深,最深的就是张夫人抱怨微薄的一家收入都补贴给他姐姐的孩子了,偏偏张副校长好喝那么两口,每天都希望炒点什么下酒,大头菜切丝炒也将就。天天如此,这日子哪有个奔头啊!张夫人每每说到悲处不免伤心落泪,边上有那能劝上几句的一边话劝,一边向年轻的我们使眼色,意思是不要理会。

          但我看张副校长好像很潇洒,一天到晚精气神六国的,认真担负着他的领导职责,指导组织考试阅卷等一系列的工作。下午放了学,天色还早,他满面春风地把刚买的建设100的摩托从家里开到小操场上。遇见个人就眉飞色舞地说这个摩托是如何动力强劲,如何的过瘾。他是教物理的,特地举例说,在课堂上不知怎么的就提到内燃机的四个冲程问题,他就以自己的爱骑为例,以前的那一辆两冲程的,算不上摩托,只有四个冲程的才算。我们看他高兴也跟着高兴,毕竟,在这样的一所乡村中学也实在没什么可以作为现代意味的谈资了。有个书记,基本不上班了,整天里没什么事,就在不连网的电脑上下象棋,这已经是很高科技的了。他还听收音机的广告说有一种对讲机,可以隔百十米远讲话,就与人合伙买一对来玩,这就是很疯狂的举动了。

          张副校长的家我见过,就在我们常打牌玩的那家的旁边,两间主室嵌在一排房子中间面南,家家一个模样,厨房面北与主室之间有一条水泥路,天气好时家家都在水泥路上摆饭桌,张副校长家也是如此。偶尔我们去的早,会看见他很放松地坐在半旧的毛了边的藤椅上,面前的一小圆桌上有碟什么炒菜一碟咸黄豆萝卜干之类的,半瓶看不清商标的白酒,一只清香酒杯。夫人还在小小的厨房忙着什么,孩子大概还在操场上玩。张副校长并没用急着吃菜喝酒,只是松松地坐着,嘴里也不知是在品酒还是嚼咸黄豆,笑眯眯的。看见我们了就招呼我们,我们连忙打个哈哈去打牌,让张副校长独自享受这诗意的黄昏,这样的黄昏是美妙的。

             ……

          后来听说张副校长终于改口到乡里当什么干事了,据说也不那么黑了,只是见人还是喜欢侃,一付得意的神情。挺好的一个人,有性格。还听说那所学校走了很多老师,也走了很多学生,许多教室都空着。

           时间的长河改变了很多东西,可当年张副校长背后的复眼一直在我的眼前晃动,我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也许我们都错了?

 

                      

                                                                         二0一一年十月五日十八点一刻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生活的经历让人改变许多。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经历改变着人也塑造着人,人就这样的渐行渐远……

 
雨林的头像
 #

或许现在, 大多的人, 都可以不再着背部布满了眼的背心,坐半旧的毛了边的藤椅,但是, 大多的人,也没有心情去享受一个, 至少自己看上去, 是一个诗意的黄昏。

是需要多一点的随和,还是多一点的执着? 也许到老都没有答案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不知世界失去了诗意还是人类失去了诗意。

 
海云的头像
 #

我想诗意应该一直还在那里,只不过现在的人们太过匆匆,很少有人有那个心情停下脚步,去欣赏那份诗意。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说的就是人的问题。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