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无可奈何,只好听之任之!

无可奈何,只好听之任之!

 

儿子今天去考SAT,这是他第二次考。

两次考试,竟然都被安排到同一个考室,遭遇曲折!

 

去年刚上十一年级时,他报名考了第一次。他报了名我才知道,日期是10月1日。我送他到考场,才发现他没戴近视眼镜!只好陪他找课室,在一个临时的报告板上找到打印的信纸,上面按姓氏排列,安排了考室;再找地图,按着正确的方向,向东,转向南,再转向东,走完一条长走廊,一长排课室,才发现,这走廊的尽头因施工而封闭了!赶快往回走,到了尽头,还是封闭的绿色铁架纱网!怎么回事?刚才明明没阻拦的走进来,现在没出路?原来,建筑工人几分钟前临时打开了围栏,就刚好让我们撞了进去。等我们走完长廊再往回赶,工人又把临时开口封上了!

 

叫天不应!我们被关在温柔的绿色纱网中。只好合力移开挡门的沙包,推开围栏,走出重围!一看,本来充裕的时间,变得紧张了。小跑着,找另一条长廊,往校区边缘的考室走去。气喘喘的终于找到那排课室,P8,还好,考室还是关着门,监考员还没到。其他的大部分考室,学生都坐好准备着了。

 

谁知这一等,足足等了45分钟,那个监考员才到!南加的十月朝阳还是炎热的,可怜孩子,从早上7点起床,7:45赶到考场;等到快九点了,才能进去开始考试。这一考,就是四个小时,比我们当年的高考,更长时间!因着这一等待,我还挥笔在草稿上,草草写了长篇感言!只是太懒,回家再没打字整理。

 

儿子是懒惰入骨,从不紧张功课学习的。他不肯参加中国人的补习班,自己更不做练习准备;去年在我们的软硬兼施下,勉强参加了一个三周半的补习班,因为老师是个刚上大二的男生,是同一个中学毕业的学长,不像“ASIAN”那样老学究,一个很成熟的白人大男孩,人家很有头脑,暑期工就向一个专门的机构申请,成为SAT指导老师,然后回到自己的“hometown”母校组织了一场模拟考,再一个个跟学生家长约会,分析状况,招收学生。因为收费便宜,且英文沟通没问题,所以儿子同意上了约一个月的SAT准备课程。

 

回到去年的考试,监考员迟到45分钟,所以,考生挨饥抵渴的,考到午后一点多才出来!让我这个老妈在外面都等到饿昏了!儿子也没所谓,只是笑笑说,早知我可以多睡一个小时!

 

成绩出来,不如理想,可一向无所谓的儿子,也没放心上。问他是否再考?Maybe! (也许!)什么时候去考?Maybe next year! (也许明年吧)

 

一个学年快完了,儿子还是没有要再考的意思!问他要不要考SAT II?还是那句:也许!

建议他趁着考AP时,顺便就把历史,物理等SAT II考了。不!太累。很明确的拒绝了!

 

后来,可能因为带他去参观了北加名校,发现校园生活那么“自由有趣”,才萌发了上大学的动力?突然就报名参加六月的考试!要不要请补习老师帮帮你?他闲闲的答:有用吗?于是,饭照吃,觉照睡,游戏天天玩,就是不管这个SAT。

 

今早,7点他自觉起床了,吃了早餐,我们又准时的到达考场,一看,竟然还是安排到同一个考室,P8!

陪他走去考室的路上,我开玩笑,如果这个监考员还是迟到,你会怎么样?他答,有点恼火吧!这次熟门熟路,我们很快到了考室外,等着监考员来开门。

 

这次我没陪他等,跟他说再见,就开车回家补眠了。而且,这次等到午后一点才去接他,免得又要门外久等。

谁知,都过了时间了,他竟然还没出来;只好停车走进去看看,啊?怎么P8考室空荡荡,黑灯瞎火的?人呢?考生呢?

问等候在外的两个中学生,他们答,我们的朋友也是进这个课室,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啊哈!我跟女儿开玩笑,你哥哥被穿越了另一个空间!女儿说,对,alternate dimension! 没心没肺的笑。

终于,等到儿子出来!已经是一点半后了。

这一次,更过分啊,这个P8考室的监考员,懒得迟到,干脆没到!这美国的高考也太不正经了!竟然可以这样!

这个P8考室,只好被取消了,儿子他们这一群姓S开头的考生们,命运如S一样的弯曲!只好被安排到另外几个考室,完成考试!

唉!

是不是该请个律师告一告?赚点旅费,去东岸访访海云春阳,文轩的网友?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真有点不着调,这对考生交待得过去吗?

 
予微的头像
 #

是啊,竟叫我们碰到,没人给说法。

 
阿朵的头像
 #

太不可思议了,怎m会这样?

不过,既然有些事情我们不能掌控,索性放手,也许结果不会太坏?

 
予微的头像
 #

是啊,朵朵妈,就想着听天由命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还有这样的考试啊。

 
予微的头像
 #

这是“SAT”,美国高中生自愿参加的考试,作为申请大学的一个参考。但不等于国内的高考。

 
春阳的头像
 #

没听说过这种事,这人也太不负责任了。告他去,好歹弄几个银子到东部来玩吧。呵呵。

 
予微的头像
 #

是啊,竟然两次都碰上,是不是奇了?还真惦记春阳的热干面和春卷了。

 
海云的头像
 #

就是,我和春阳翘首以待。

 
天婴的头像
 #

凑个周末来,我也下去蹭顿海云家的饭cheeky

 
予微的头像
 #

好啊,天婴,我会争取!

 
刘瑛依旧的头像
 #

这监考员,牛啊!真是闻所未闻。

 
予微的头像
 #

两次,不会是同一个监考员吧。

 
cathay活着的头像
 #

哈哈~~看来你可以组团去北岸了。请通知一声哦。我也加入。

 
梦娜的头像
 #

“你哥哥被穿越了另一个空间!”呵呵呵,你还真幽默。哈哈

 

美国竟有这样的监考官,太不负责任了。

 
henrysong的头像
 #

这监考员也太不靠谱了!告,一定要告,不然还会继续害人。

也许那间教室被haunted。 :)

 
宣宣的头像
 #

哎,真无语啦,这么不负责的老师,不过微赚到了银子,带大伙回家来,我给大家炖黄氏猪蹄汤,夏天最需要喝的哦!要养得白白胖胖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