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与老子孔子一席谈——政治

 

                                                  三人闲谈记

                                                    政治

 

            二位德高望重,众所敬仰,能否谈谈人间政治?我犹豫了半天才吐出今天的话题,这个话题不讨好却又避不开,只好直接就提出来了。

          呵呵,我知道你一直盘算着这个话题呢,关注社会如何离得开政治?政治是不同群体的力量的博弈,也是不同利益的拼搏,只要还有较量的存在就有发挥的舞台。孔子话匣子好像被打开了,今天的兴致比以往都高,难道说这个话题他感到顺手?我不由得运起眼神表示对孔子的期待与关注。

          我一向说仁,就是想说为政者要施行仁,只要能客观地达到好的治理效果就是达到了仁的境界。管仲就是一例。所以我说小人无仁,意思是没有权位就无法对群体的治理有什么作用,又何谈达到仁呢?

         听孔子一番话说的我心里有些怪怪的,尽管我一向清楚孔子是面向统治层思考问题的,这怪不了他,那个时候也只能先把统治层的问题弄清,还无法顾及小民。好在如今情况好多了,起码表面上大致把民众当那么一回事了。我向老子望去。

         我是这么看的,老子有些迟缓,治国事天跟治理庄稼差不离,要先播种后管理才会有收获,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不要老是去干扰百姓,你放松他,他反而安稳,百姓安稳则天下稳矣。

         老子的话还真有道理,不过,这只是一种设想,假如一方土地在松弛中安稳了,别的块上的气势汹汹地来侵入犯岂不如绵羊一般毫无抵抗之力吗?这可能是他没想到的,他太善良了,马善被人骑啊!

         一旁的孔子看我沉思,大概有点数了,开口说道,我认为要想一个国家有相当一段时期稳定发展的话需要善待百姓,远离残暴。但一个国家建立初期是不容易达到仁的境界的,必须有一个发展的过程。

          孔子这话我是赞同的,治大国如烹小鲜,依道治国就会一切顺畅。老子接孔子的话说。

          看来这两位老夫子对这个政治问题还是有较深思考的,但到底还徘徊在人类社会初期的状态里,期望过一个安稳的一切顺其自然的日子,他们没有料到社会的发展在左冲右突中已经到了依靠理性治理国家的程度了,正在不断地完善当中。

          政治是什么?通俗地说,就是采取一切的方法使所属群体的利益最大化,该抢肉的绝不抢骨头,哪怕空降突击队,哪怕鲜血染红了清澈的河水,当然如果没抢到就要学会赖学会哭学会闹学会掩饰……一言以蔽之,政治就是利益,为了这个利益可以抢、夺、赖、闹,当然这都是内心活动,表面上一定要振振有词,一定要义正词严,一定要富有力量。

          两老夫子是饱读诗书之人,自不会如我等这么直接,但也应该是懂的,世上哪有绝对的东西?人类的存在是希望吃到鱼呢还希望看到水清澈到底?叶公曾对孔子讲,我老家那里有个人很正直,他父亲偷了人家的羊,儿子就站出来证明他父亲的确偷了羊。孔子却说,我老家的人不是这样正直的,而是父亲为儿子隐瞒,儿子为父亲隐瞒,正直就在这隐瞒当中。过分穷尽地讲理就违背了人性,违背了人性一切就无从谈起,政治这个概念需要慎重思考。

          老子的理想是小国寡民,老死不相往来,这显然是一种消极的选择,以为这样就可避免矛盾,就可以相安无事。三千年的历史事实证明这是不可行的。孔子善于总结,但也局限于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的认识上,这也难怪,老先生带一帮学生东跑西溜也没机会在实际的位置干出太大的动静,没有实践就没有总结。所以他得出结论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看来,他也看透了,不由不与学生相互谈天说地去也。

         这个话题有些远了,两位老夫子流露出疲惫的样子,我请他俩喝水,我们商议下次是不是谈谈大家有兴趣的话题?……

 

 

 

                                                                       二0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十九点十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抱峰的头像
 #

有见的。只是关注的人太少。孔子和老子的政治主张至今仍有教益,大约从一定意义上说,也是乱世的经验之谈。相信,以仁为中心的政治将成为人类的主导政治。因为人类经过长期的磨合一定学会掌握自己的命运。孔子和老子思想是全人类的精神财富。奧巴氏比前任的些微进步让人深思。二战以后的世界大战终于没打起来,也有其中的缘故。衡量人类进步质的飞跃可能以千年、万年为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关注现实的人多,可我们的脚步不能停留在现实,我们还得向前,心中有方向才会有激情。

 
雨林的头像
 #

还是没有完全读懂。 留给明白的人来评论吧。呵呵。

好不好下面一篇,又是“把酒话桑麻”....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也是随便聊聊,呵呵。

 
予微的头像
 #

路过。。。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予微路过!呵呵。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欣赏木桐和老子、孔子的畅谈!政治是治理国家的方法和手段,政治生命需要个人生命付出代价,老子和孔子的学问,真正融合,或许国家和社会能得到长治久安,为人所用的政治是一种弊端。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很多人讨厌政治,但社会是无法回避的,正直人的远离就会给另外的人以空隙,所以还得以清白之身投入浊流之中,悲哉,不亦壮哉?!

 
海云的头像
 #

政治是无法全然回避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以还得面对。

 
飘尘永魂的头像
 #

政治人治治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都是人惹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