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 散文第五次获奖

前天家乡老同学来信告诉我,我的散文《山音风彩》 获得福建省作家协会主办的——2011年度“逢时杯”海内外散文大赛三等奖,奖金及证书已转交我家人。另外我的散文《天涯之桑》和小说《姑嫂塔在高处》也分别为家乡晋江县报刊转载/刊载。《山音风彩》为我赢得了一年之内第五个散文奖项(它们分别是全国散文大赛中的两个一等奖,一个二等奖,一个三等奖一个入围奖),感谢神!底下是《山音风彩》的得奖路:

2010年10月13日:发表于海外世界日报副刊;文心文学社精品推荐
2011年9月7日:刊载于福建晋江经济报热络的五里桥文学副刊
2011年11月5日:第四届“嘉诚高新化工杯”散文大奖赛入围
2012年5月:2011年度“逢时杯”海内外散文大赛三等奖

山音风彩全文:      

《世界日报》副刊,2010年10月13日

 

 

  盛夏是洛杉磯的山火活躍季。一個特大的山林火災正在延續著。我驅車路上,一輪殷紅色的夕陽懸掛在布滿林火煙灰的朦朧天邊。沒有了綠被的山是褐色的。它裸露著的脊梁上方還留著天的一抹蔚藍。

  車裡響起了電影《風中奇緣》(Pocahontas)主題曲〈風之彩〉(Colors of the Wind),歌中唱道:「你能用所有山的嗓音歌唱嗎?你能用所有風的顏色繪畫嗎?」我聽著歌,看著窗外徐徐而過的山巒,即便是烈火煎熬,依然呈現著那來自山的基底的那種厚實、凝重、溫柔和安詳,一陣莫名的感動,我的眼睛潮溼了。

  這輩子我知道的第一座山是靈源山。這座山,有如我的故鄉安海一樣,鮮有人知道它;地圖上找不到它的標誌。我沒有爬過靈源山,這是我迄今的幾大憾事之一。我一直深記著靈源山,因為它和安海這個名字連在一起,它就坐落在離家幾公里外,天天在我的視線之內;因為它看上去總是那麼清秀、蜿蜒沉靜、含情脈脈,像是藍天的衛士,又像是大地的摯友。難忘靈源山,還因為它是奶奶心目中的聖山。奶奶每年有一項聖舉,就是步行七、八公里路後爬到靈源山上去敬拜神明,為我們全家人祈陡0病4蟾艔牧⑵呤畾q起,奶奶就年年堅持這項聖舉,直到年事太高走不動了為止。有一年奶奶從靈源山回來,被一位熟人攙扶著進了家門。那位熟人告訴我們,老人爬山時摔了一跤。當時把全家人嚇了一大跳。奶奶使勁給我們解憂,說什麼事也沒有。後來也證明奶奶還真是硬朗,那一跤硬是沒有造成大礙。摔了那一跤的第二年,奶奶照常出發。我和姊姊、哥哥一樣,都是奶奶一手養大。我知道奶奶的心意和心思,深愛著這個大家子並為它操勞了一生的奶奶堅信心談t靈。

  第二座讓我難忘的山,應該就是泰山了。我三次爬泰山,登至它的巔峰南天門。如同中國所有名山大川,泰山一路,古蹟不斷。現在想起來,大致都不記得是誰在泰山上留下過手跡;然而有一群人,我至今不忘。那就是泰山挑夫。泰山南天門對登頂之人是一種挑戰,它的階梯簡直就是從直聳的峭崖上鑿出來的。從中天門到南天門有四千多個台階,其中最頂端的一千六百多個陡直台階號稱「天街十八盤」。一路爬得氣喘吁吁全身是汗的我,看著那一個個年輕挑夫重擔兩肩挑,步履穩而健,不抬頭,不斜視,徑直向上。到了終點,我看著他們卸下擔,接過錢,臉上露出放鬆以後那種自然的由衷的微笑。我也跟著笑。有一個小夥子看了看手裡的錢,抽出一張來,遞回給客人,說:「不用這麼多。」「拿著嘛!那麼辛苦。」客人往回推。「那,謝謝了!」小夥子憨憨地說了一句,擦擦頭上的汗。我心裡熱乎乎的,眼睛也是。

  不久前也登了一回山,那是加利福尼亞北部美國國家公園優勝美地的巨杉林區。林區入口處迎面矗立著一棵巨杉,頂天立地。粗大的金褐色軀幹和綠葉形成鮮明的色彩對比。之前我看過旅遊圖片,還以為那樹幹的金褐色是夕陽光照的效果,未曾想到那就是杉軀本色。行駛於盤山路上,遠眺山林有如重重疊疊的綠色長城,威嚴、壯秀。但是只有當你雙腳著地,親臨山的懷抱、樹的家園,你才會深深感受到山和樹、還有那依山傍樹的動物們之間的親密無間。優勝美地的松樹是我見過的最雄偉高大的松樹。樹蕾碩大,它墜地時足以摧毀沒有經驗的生物。優勝美地的松鼠體型小巧,和碩大松蕾相比成趣。爬山路上,我看到那些小松鼠攀枝躍樹的敏捷鏡頭和牠們猛啃松子的樣子,頻率驚人,無堅不摧。在那裡我們還見到可愛的小鹿,這些天性善良溫馴的動物,見了遊人並不慌張逃脫,而是從容不迫地行走覓食。有一隻小鹿離我們那麼近,牠就站在我兒子跟前,兩對無邪的眼睛對視了有一分鐘之久!彷彿,彷彿在交流著寰宇間共同的關切和情感。許多地方我看到一整個鹿的家庭,就像我們這一家子一樣……看著山上的一草一木一生一靈,想像著開山闢地的造物者一定有著仁慈的心靈,養育保護著山上的所有生靈。「仁者樂山」四個字此時對我來說比以往具體了許多,它有著具體而深邃的畫面。

  優勝美地的巨松讓我聯想到蒼勁而又英姿奇偉的泰山迎客松,記起了凌晨攀頂、等觀日出的情形。當那不連續的記憶景觀裡出現了淳樸堅韌的泰山挑夫的時候,思路就會回到奶奶和她的靈源山,我故鄉的山,樸素無華、大愛無聲的山;雖從未登臨撫摸她的山石,一掬她的清泉,陶醉於她的花香蝶彩中,但是我知道那一切都已然在我血液裡。

  天下山巒,無不林木蒼翠,秀水潺潺,雲霧縈繞,百生依托。在我的心裡,有種充滿仁慈與和諧的東西將天下山脈嶺巒聯結了起來,千山萬壑因此而安詳。我真的好愛山!我能用所有山的嗓音歌唱,用所有風的顏色繪畫,因為我懂得那山音風彩深處的靈魂。

  中國古人早有天人合一的感悟。仁者愛山,山也愛仁者;所謂人間有愛,天地柔情。願這份仁愛安詳與這美麗的山脈一起千秋百世、亙古長青。

  快下高速公路了,我見一隊消防車,一部跟著一部開著。他們應該是剛從山上火區救火回來的。邊上有人搖下車窗向他們揮手致意。高溫烈火,他們真是太辛苦了,從事的是十分危險的工作。 我也搖下車窗,向他們做了個V字手勢。

  下了車,一進我那美國同屋羅米的家,她就站起來問我是不是一切都好。我說都好,笑著請她放心。我住羅米家五年了,我們就像家人一樣親。接著我的手機響了,是小兒打來的:「媽媽,爸爸要你小心點,那山上的火勢明天會更猛。」

  「我知道了,謝謝。對了,你還記得媽媽教過你的詩句嗎?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記得,媽媽。」

  我欣慰地合上手機,看看窗外的棕櫚和楓樹,它們一動不動地靜立著,從容而安詳;我的心,也是。 (寄自加州)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祝贺!QQ成了得奖专业户了!为你高兴!丰收的一年啊!

 
虔谦的头像
 #

海云,你给我鼓掌,我可给你泼冷水阿。你那么多照片,我全喜欢,唯独这张...... 不够那个......

谢谢你!夏日的问候!

 
海云的头像
 #

那个是哪个?呵呵,老了老了,这张是最近照,上周末才拍的,有人说我前面那张冬天照,让人觉得热死了。我就换了。我也不喜欢这个短头发,可是跟天婴有个秋天的约会,估计见面的时候头发还没长长,这样她会比较容易认出我。

过段时间头发长长了再重新拍,最近就委屈大家的眼睛了。:)

 
虔谦的头像
 #

你长头发真好看。不过什么都是多方面的。这样也真实也丰富。

 
老随的头像
 #

思绪在东西方游走。

 
虔谦的头像
 #

是的,相距还挺远的:从我老家小乡镇边上的山到美西著名自然保护区的山。问候老随!

 
纽约站的头像
 #

拜读美文,获益不浅!问好.

 
虔谦的头像
 #

谢谢留言,互相学习,也问候纽约站!

 
飘尘永魂的头像
 #

恭喜!

 
虔谦的头像
 #

谢谢兄弟!

 
邱俊伟的头像
 #

我是来祝贺的,真心的祝贺,并真诚的学习。

 
虔谦的头像
 #

谢谢俊伟,

互相学习!

 
呢喃的头像
 #

祝贺海云获奖!

向你学习!!

 
虔谦的头像
 #

谢谢你的评论:)

 
余國英的头像
 #

恭喜恭喜!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