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家的保姆和装修工 (小说 二十四 )

注: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果读起来有熟悉相似感,系属巧合。
 

 

刘海舟住的地方离我很近。我们后来就总是一起去教会。每个周日八点整,他的车就在车道上等着我。

接到余青信的第四天,我犯了流感,发着烧,躺着起不来了。八点零二分,我听见他的敲门声。
我咳嗽着,慢慢爬了起来。 披上件衣服,我开了门。
“你不舒服?”他问,还站在门外。
“嗯,今天你自己去吧。”
“那我也不去了。” 他说。
我转身往房间里走,禁不住还是躺了下来。
“你还是去吧。”我说。
“你怎么了?”他问。
“公司里不少同事得感冒,大概给传染了。对了,你不要靠近,搞不好也传染上了。”
“我身体好得很,没事。你,你想吃什么不?”他问。

我是,从昨天中午起就没吃什么东西了。我点了点头。
“河粉?”
我摇摇头:“米粉汤会做吗?”
“会。” 他说着,就去了厨房。

当他把一碗热腾腾的米粉汤端到我面前时,我头脑里什么念头都没有,只是感到心窝里一阵阵的暖,两眼一阵阵发潮。

“你没事吧?”他问,大概注意到了我异常的双眼。
“我没事,刘师傅,你,你别呆这儿了,去教会吧。”
“已经太晚了。”
“那,你干你的活儿去吧。 我又不是你什么人,别耽误你的事。”
“我知道,可是看你这样,我就是离不开。”
“有什么离不开的,我很快就会好的。你的顾客还等着你呢。快走吧!”我催他。
“那,好吧,我走了 ……”他说着,真的就往门边去了。

“海舟!”我叫住了他,第一次这样称呼他。
他转过身来。

我看着他,吼咙里象有什么东西堵着,说不出话来。

他一见我这样,便大步走回我身边来。

“海舟,”我又叫了他一声。
“嗯?”他回应。

“你,你会不会有一天把我给卖了,真的卖了?”我问。

“你说什么?”他一下子没听懂。

“你说我这个人,能值多少美元?”

他摸了摸我的额头。“你发烧了,我带你去看医生。”
“不,不用。”我拦住了他。
“你是想省钱还是怎么回事? 没有钱能买你这个人。”
“要是一栋值一千万美元的洋楼呢?”我问。
“就算是拿全世界来也比不上你。” 他说。

心头一阵暖,眼泪在眼眶里转。
“你知道我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吗?”我轻声问。

他摇了摇头:“你还是休息吧,别想了。”
“和你有关系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他嘴唇微动了一下,没说出什么,只是用他柔和的眼光注视着我。

我低着头,眼泪簌簌往下掉。 和那眼泪同时流出的,是我心底的话:“我在想,我,林娟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和他离得那么近,没费什么功夫,我的身体便倒在了他的怀里。

好象被解放了一样。他搂住了我:“就因为我说你比全世界还值钱?”
我说:不光是这句话。
“我知道,你是个好女人,就是,就是有点爱哭。” 他拿出张纸巾,帮我揩了揩泪眼。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婴的头像
 #

期待下文。。。

 
予微的头像
 #

QQ好!好久没有见你了(网上)。

 
虔谦的头像
 #

感谢天婴和予微!我过两天就来续。夏日的问安!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