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与老子孔子一席谈——刚柔

 

                                                             三人闲谈记

                                                      刚柔

 

           和两位古圣谈了几次话,结果文言味偏重,大家反映有些费力。我向两位提出来,两位表示可以稍作调整,尽可能通俗地说话。我内心感动,难得两位胸怀广博,愿意屈尊与民交流实是社会之进步,不搞学术小圈子真乃大家所为也!

         上次说虚与实,说了半天其实就是这么一句话:人生有虚有实,虚时莫心慌实时莫心焦,真诚面对虚实两者不废偏,过一个轻松自在的人生。这是总的原则问题,在这个过程里我们还会遇到很多的不同状况,具体如何把握调整自己的状态呢?

          我把询问的目光投向老子与孔子。老子还在沉思,孔子悠然地开口:“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我一听他这文言心里一凉,刚想反应,直听孔子连忙说,“哎呀!我忘了要说通俗的话了,我刚才的意思啊就是说人的一生还是要正直的,不正直的人虽然看上去也活的好好的,但这只是侥幸没遇到什么祸事罢了!”呵呵,孔子可解了我的围了,说实话我还真担心这两位一时改不过来这口呢!

         “其实呢,人生是动态的,没有一成不变的方法,有时候委屈一下自己反而可以保全大局,弯曲了反而可以伸直,放低姿态下反而可以盈满,事物衰退反而可以更新,获得的少了反而可以再得到,而得到的多了反而变得疑惑了。所以守住规律,可以作为天下万事的法则。”老子依然一付若有若无地说道。老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曲也一种有效的方法吗?这与孔子说的正直不是犯冲嘛?坏了,这回两人的观点起冲突了!

         “是不是说直与曲都不是教条的,也不是全力以赴的。而是随着形势的变化而变化,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我不得不讲话了。

        “你说的对,说直不是说笔直的,而是大体上整体上是直的也就是了,不能机械地理解更不能机械地运用。”孔子接道。“就是这样的,所以我说要遵循规律,这个规律也指事态的良性发展,是直是曲的目的是尽量使事情向良好的方向发展,当然这一切都是在道义的范畴内进行的,若有违背道义的则不可为了。”老子说。

          奥,这就容易理解了,其实用“直曲”的概念还不如用“刚柔”这个概念,直与曲容易使人误会,刚柔则使人清楚。

         有的人刚有的人柔,总体而言男性偏刚女性偏柔。如果男性偏柔就会被众人笑话,如果女性偏刚则容易让人避让。可时光既然走到二 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了,一切都喜欢用具体的数据说话,尽管这样做会导致数据依赖症的弥漫,但也得考虑众人的感受,所以必须给出具体的比例才好。多少是合适的呢?我算来又算去,觉得四分刚六分柔是最佳的,算作众数与中位数吧。如果是女性的话可以适当调整,二分刚或三分刚就好了。从个体角度出发是这样的,从群体角度也可以这样,当然,明白的人总会运用很妙,不明白的人总会走向偏执的。     

        我知道,老子是偏柔的,他曾经说过,柔弱胜刚强,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还说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他坚信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他这是从哲学的层面来阐述生存的法则了,不能说他是对的还是不对,如果仅仅考虑存在而不虑其他则是正确的无疑了,但鱼与熊掌不可得兼时就看一时的取舍了。

        孔子实际偏刚,他说在世时没见过刚的人,又说刚毅木讷则近仁,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孔子的核心是仁,所以无论与他讨论什么,最后都叶落归根到仁,呵呵!但孔子的六言六弊是很高的层次的。他说: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

       说是用通俗的话的,可到后来还是夹了些文言,看来如同今天的话题一样,也得双方体谅一下,来个中庸吧,呵呵!

 

 

 

 

                                                                                    二0一二年四月十五日十点四十五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霓芃的头像
 #

穿越时空的哲学思考。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两位多年寂寞,我逗他们说说话。

 
雨林的头像
 #

所以,孔子的意思是说, 为了不至于愚, 荡, 贼, 绞, 乱, 狂,就得好学。不知道我理解得对不对?

还是老子的道理更亲近:喜欢: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里的学是指学礼,实际是说根据情况把握好分寸。

 
雨林的头像
 #

噢。是学礼, 把握好分寸。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乍一看题目,就感觉孔子刚性,老子柔性,自然万物的生长是以柔克刚,老子也如此吧,柔才能应对万事万物一如虚实之间。欣赏!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一弘。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喜欢中庸之道。 刚柔并济,仁者无敌。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要掌握一些哲学原则,祝好!

 
梦娜的头像
 #

我也赞成仁者无敌。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梦娜,这就是我们的文化之根。

 
海云的头像
 #

虚实、刚柔、分寸、平衡......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存在的法则。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