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斑驳的身影——补锅匠

 

                                                                         补锅匠

 

           庄子上有个补锅匠,据说是外方来的,拖家带口的不知怎么就在庄上落了户。说是与庄上一大姓家族是同姓,尽管有人怀疑,但还是安顿了下来。

          补锅匠一家在庄上很是老实,说是老实就是一般不与人起矛盾,说话顺着点别人。大呼拢的时候反正是集体模式,参与上工就得工分,就分口粮,大家倒是相差不离,虽然都困难但相对平等。补锅匠这补锅手艺原是吃四方饭的,但一家在庄上落了户就不出去了,主业成了副业,谁家有需要就喊一声。他的工具挺简单,老剪子,尖头小铁锤,小挫子,一把小钻锥,一大把铁铆钉。他还有个带点神秘性质的玩意,一只弯牛角!这是他用来盛和好的稀泥的,我一直弄不清这个稀泥会在他的操作里起什么作用。

         一个庄子四十五户人家,近路靠干渠,一切还能混。这干渠是解放后挑的,在当地是个大工程了,有了干渠才能旱改水,才能吃上米。我记得一些事时,一切都有了很大的改善,生活都还能过的去,虽然还比较艰苦。庄户人家都是草锅,烧草也是队里分,不够就自家去割点荒草捡点树枝什么的。大部分人家都砌的两口锅的灶,里大外小,里煮外炒。人口多的人家就得三口锅,一起烧起来快捷便当。这烧锅是个技术活,夏天烤得人大汗淋漓,冬天却让人全身暖洋洋的。这铁锅用的频繁,难免会在靠近底部的某个部位有了沙眼,初时不注意,却会向锅膛滴水,炒菜还不打紧,烧汤就成问题了!注意看就看到一点点的火光透出来,有时看不出是哪里就得把锅拎到屋外对着光线看,透亮的那就是了。这一般是刷锅炒菜时最容易得劲的地方,下面的火把铁锅烧的有些软了,上面再铲来又铲去的,不免就会出点问题。

         锅漏了,怎么办?喊补锅匠给补一下,一只锅至少要七八块钱,补下子不要什么钱的,五毛吧。这还是庄上就有补锅的,不然就忍着,等有那补锅的游方似的碰巧过来再补。或者把大铁锅顶倒街上,请铁匠铺的给你补,那街上的收费可能就高了,也许就是一块,肉才七毛多一斤哩!补锅匠来了,带来了他的弯牛角,带来他那些叮叮当当的家伙就动起手来。他把那沙眼索性就弄大些,反正是个大铆钉。当然有时不行,因为是有了隐隐的裂缝,这就得排着顺缝铆几根长爬钉子,好像右襟褂子的盘扣一样给盘好。补锅当然得细心,不然锅没补成倒给捶坏了,你陪人家锅呀?!只见他很小心地在细缝两旁钻出小眼,一一钻好后再上盘钉,用尖头捶子一个一个仔细给捶结实捶到位。那弯牛角里的稀泥什么时候用的?好像就是钻眼时就用了,先在看好的部位涂点稀泥,再在稀泥上钻眼,为什么呢?他没说。铆钉的爪子自然在锅外,补好了,锅里那个部位有个小小的隆起,也还滑润,只是不要用锅铲或刀铲就是了。刀怎么会去铲?刷锅有时用刀的,用刀铲去锅上的粘着物,锅铲不如刀方便利索。他补锅也补碗,碗裂两瓣了,他给锔起来,只是很少有人家需要补碗,因为那时的蓝边碗大概两毛钱一只吧,坏了固然心疼,但不用补了。

         补锅匠凭这个手艺立住了足,很多时候他表示不收钱,但主家如何过意得去,要么送点青菜萝卜之类的表表心意。补锅匠的老婆去世的早,三小鬏到是不小的了,两男一女,干不了重活也都踏实地做着地里的事,穷人家的孩子就是本分,本分的人你好意思欺负吗?也就差不离的跟着大伙混。后来分了田,他们家开始逐步殷实起来,两儿子相继成家,盖了平房,女儿出了嫁,补锅匠也没锅补了,忙着带孙子呢。

         那会庄上的电视还不多,有电视的人家一到晚上就挤满了人,补锅匠好看电视,能熬呢,他还能说出些个子卯来,一边盯着电视望一边就与人侃一边还吸小烟杆。他抽烟叶儿,是自己种的,大叶子割下来晒干,用刀切了丝,不抽烟杆就用自己准备的纸条裹了抽。用手在小蓝布袋里捏出粗烟丝,细心地撒到长方形纸条里,一裹,在头上扭两扭,把扭出来的小尖头拽掉,含上嘴就点火,烟雾大很冲,他倒一付很舒坦的样子。有时我看他好像用的就是报纸,一样的惬意。这补锅匠是蛮能干的,帮人想主意,帮人做活。哪家有事他都到,红白事都帮上忙一通。他还帮人修脚,乡人的脚上老茧多,有时很厚,走起路来垫的慌。补锅匠拿过修刀,斜扁头有亮刃,把人家脚捧起几刀就把老茧给修了,让人佩服他的胆大,不少人就是不敢下这个手。

         有一阵子风气不好,不少人家的鸡狗被人偷,补锅匠大儿家的羊被偷时小贼被逮到了。半夜三更的,补锅匠被喊起来,一看这毛贼就是本庄一户人家的二小流子,就警告不许再干这些事,不然可就宣扬出去,那小二流子一听自然是满口喊大爹告饶不会再干。补锅匠一家果然没讲,只是后来邻庄人又逮到这毛贼,才传出来的。

         补锅匠原是哪里的人,真姓是什么,没有人打听也不会有人知道的了,补锅匠临死的时候也没说出什么。他是那一年三十晚死的。两儿子为不影响一庄人过年,硬是瞒了两天,初二的下午才嚎出声来,大家才知道补锅匠走了。

                             

 

                                                                        二0一一年八月四日十七点零八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善良的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细心看,身边善良的人还是不少的。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补锅匠——那是生活最原始的味道!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最接近生命的本质。

 
雨林的头像
 #

这样的描绘也让我想起小时候见过的铁匠, 木匠, 篾匠, 还有弹棉花的师傅... 只是木桐小时候怎么会有如此细致的观察?也敬佩你的笔下,这些无比善良的人们。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没有这些善良的人这世界就没有光彩。

 
抱峰的头像
 #

很厚实的文字。生动,有情趣。性格也鲜明。拜读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抱峰。

 
仲夏百合的头像
 #

木桐笔下的这些纯朴善良自食其力的小人物很是令人起敬。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百合,人间的底色是小人物构成的。

 
予微的头像
 #

难得木桐观察这么清楚仔细,又描写的活灵活现!朴实善良的小人物。

钻眼时和稀泥,可以降温?不会火花四溅?锅铁薄,加点泥,钻洞较均匀?瞎猜一气。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你说的都有道理,可能就是这些原因,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