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天堂鸟 小说 十五

如今都成了青年男女的林黛和文昌宇,大概都想起了那段小时候的趣事,两人相视哈哈嘿嘿地笑了起来。

“是不是恋爱了?写这么酸的诗句!”文昌宇眼里有抹嘲弄。“什么恋爱!你才恋爱呢!你那个女朋友呢?怎么放你一个人出来玩黄山?”林黛以攻为守。

文昌宇有些玩世不恭地说:“人会变的吗!没有感觉就分手了呗!说说你吧?想念谁呢?”

林黛本来并不想说自己心里的这个心动,可鬼使神差,她竟然把她进大学第一天遇到王俊杰的事以及对王俊杰的种种好感都说了,也许她确实需要一个倾听者,儿时的玩伴文昌宇一直如一个大哥哥般地待她,她觉得无比信任,所以就一吐为快。

文昌宇看着山风吹起面前的少女的丝质衬衣一角,女孩子发育良好的身姿被白云山峦映衬得格外飘逸,加上一番吐气如兰地倾诉,唤起了他刚懂事时也有过的懵懂的情愫,一直以为这个似乎永远长不大的小女孩终于开窍了,他忍不住问:“这么好的男生,又英俊又懂音乐,天赐良缘啊!他说他爱你了吗?你俩发展到哪一步了?”

“什么呀!你俗吧!爱一定要说出来吗?我也没说爱不爱的,我只是说我对他有……点儿好感!”林黛到底是少女情窦初开,羞涩难言。

“我当然是俗人一个!”文昌宇自嘲地调侃:“就你们这些个学文的,让人受不了!我跟你们在一起下巴要酸得掉下来!爱,当然要说出来,如果不说出来,整天猜谜语,肯定哪里不对劲儿了!那不叫谈恋爱!”

“谁说要谈恋爱了!你真是的,跟你说不通!我走了!”林黛生气地要转身回住处,却被文昌宇一把拉住:“哎哎,你别生气啊!我只是说两句大实话, 你不爱听,我就不说了,行了吧!回去干嘛?听那帮阿姨伯伯打呼噜?”林黛想到那个大通铺和文昌宇形容的呼噜阵,忍不住噗哧一下笑了起来。

两个人了找了块可以眺望云海的大石头坐了下来,林黛想起文昌宇刚才的话,就问:“那你跟你女朋友谈恋爱是怎么谈的?”文昌宇眯着眼睛看着他,嘲弄地问:“真想知道啊?好!告诉你:我喜欢她了就直接告诉她,有一天觉得并没有那么喜欢,也直接告诉她!就这么简单!猜谜?我可没那个心情!”

“怎么会喜欢了又不喜欢呢?”林黛不明白,对她来说喜欢了就应该一直喜欢下去才是。

“开始被她外表吸引吧,觉得女生长得挺可爱的,接触下来,觉得她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的女孩子!嗯,怎么说了?比较呆板一些,女孩子,一是一二是二的,就没有那么可爱了!”文昌宇摊摊手掌说。

“还以为你们学理工的简单容易呢,也会挑三拣四的啊?你们不都是一是一二是二的么?自己一板一眼的还嫌人家?那你喜欢哪种类型的女孩儿?”林黛小腮帮子都鼓起来了,有些为那个女孩子打抱不平了。

“呵呵呵, 你干吗?做女侠?!”文昌宇看着林黛的样子觉得好笑,林黛转过脸看着云海不再睬他,他也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一片宛如大海波涛的白云在脚下翻滚不息,山顶的空气清新适宜,在这样的环境里他竟然说着自己的一次恋爱不成功的经验,觉得很滑稽,但是身边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少女,却又是恰倒好处地配合着这如诗如画的景色,让他觉得说什么都不打紧,说什么都很快乐!他仿佛忽然觉醒道:“也许人跟人就是要不一样才能配合得好, 那个成语怎么说?水乳交融?天衣无缝?”

文昌宇看林黛完全不接话,整个神情似乎都沉浸在那云海之中了,他用胳膊肘碰了一下林黛的胳膊,看见她的脸转向自己,才说:“哎,你说,我们俩可能就是绝配!我学理, 你学文; 我一板一眼,你不按章出牌;我很理性,你比较感性;我……”他的话被她的一声“切”打断。

“昌鱼大哥!你发烧了?是不是失恋之后糊涂了?说胡话呢!”林黛摇头叹气。

“怎么就胡话了?我肯定不会让你猜谜!你别忘了啊,是你说过要嫁给我的?”文昌宇似乎一本正经地说。

“可是,是你先有女朋友的!”林黛脱口而出,说出来这句两个人都有点呆住了,这有关系吗?儿时的一句戏言,但若没有关系她不在意,何苦说出这样的话来,像指责他先变心似的。

文昌宇若有所思,半响才问:“你很介意,是吗?如果我说因为你一直长不大,我刚好比你大了几岁,早懂几天事儿,就去探了回险……一回头却发现那个小女孩儿长大了,我……”他的话再次被林黛起身打断:“我要回去了,你不要无聊了!我不想听这些!”说着她站起身往石头下面跳,可能匆忙中两只脚一前一后落地,先落地的那只脚碰到一处不平的山石,只听她“啊”了一声, 摔倒在地上。

等到文昌宇翻身下石扶起摔倒的林黛,只见她呲牙裂嘴着实痛得厉害,文昌宇到底大几岁比较稳重,扶着林黛坐在一块平坦的石头上,脱下她的鞋子,让她动一动她跌痛了的脚腕,林黛虽说痛的很,可还是稍微动了动她的脚指,文昌宇说:“还好,应该没伤到骨头!”

林黛想回住的地方,文昌宇扶起她,她当然没办法一只腿脚蹦回去, 只见文昌宇蹲下身子,背朝着林黛说:“上来吧!你小时候我没少背过你!”

第二天下黄山,一节节的台阶在眼前伸展,林黛坚持说让爸爸扶住一瘸一拐走了没多远,文昌宇又过来咬着林黛耳朵说:“别撑能了!放心,我背你下山,不会以此要挟你嫁给我的!”

林黛看着绵绵不断的石台阶,也知道自己其实撑不了多久,在大家起哄中,林黛红着脸让文昌宇背着往山下走去。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梦娜的头像
 #

我一直信奉一句话(也许很多人不赞成):能玩到一起,就能走到一起。

 
海云的头像
 #

呵呵,民鸣姐,那些照片太好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相聚是缘分吧!

 
海云的头像
 #

人跟人都是,只是缘分深浅的问题。

 
雨林的头像
 #

"女孩子,一是一二是二的,就没有那么可爱了!"

 
海云的头像
 #

其实男人是有了什么就便还想那没有的。

 
呢喃的头像
 #

这里好美妙呀!音乐文字一道欣赏,美滋味!

吸引人从头看来

 
海云的头像
 #

我写长篇通常越写越慢,常常被读者推着才能写完,你得有耐心哦。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