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家的保姆和装修工 (小说 二十三 )

那天,水管的问题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做了他整一个下午。这期间我听他接了好几通电话,都给他回绝了。
我实在有些过意不去,一看也不早了,就去冰箱里取出一包河粉来炒。 我知道,越南华侨喜欢吃河粉。

也就是差不多我炒好了的时候,他完了工。

“刘师傅辛苦了!”我走出去对他说,“我做了河粉,您要不要尝尝?”
“这样啊 ……” 他没有拒绝。
“来吧,趁热好吃。”

他去洗了洗手,说了声谢谢就坐了下来。
“做装修很辛苦吧?”我问,又一次端详着他粗糙的双手。
“习惯了就好。”他说。
他小心翼翼吃着,声音很小。

“好吃吗?”我终于问。
“很好吃。”他说。
“你会做河粉吗?”
“会。 我妈妈特别喜欢我做的。有机会,我也做给你尝尝。”
“你做的河粉一定很棒!” 我说。
“那,我就天天做。” 他说得象行云流水,没有刻意。我听得如雷灌耳,还没仔细体会,心里已是暖烘烘的。

“天天做河粉,那你不做装修不赚钱了?”我笑着问。
他停了下来,说了一句他说过的话:“钱其实没有那么重要。”

刘海舟的话,让我再一次想到了余青。 这么久了,不知他到底怎么样了,不知房子怎么样了……一个月前,我还给他寄过一信。我一直在等着他的回信。

没想到,就在刘海舟帮我修好水管后不久,有一天,余青的信不期而至。
我的手和我的心同时发着抖。我打开了信。

那是一封很长很长的信。他告诉我,他没有和山兰发生任何事情。山兰把三围那栋房子完全让给了他;同时把公公的另一栋房子捐给了育仁小学。
山兰住进了万家香的宿舍。她一直在拼命干着活儿。

眼泪在我眼眶里转。我的心为那外乡女子而感动。

“娟娟,我得到了属于我的东西。这点我很欣慰。 但是我错了,我错在对人心的理解。 我没有想到姚山兰会这么爷们。” 余青写道。“我没有办法再面对你。看着山兰干得那么辛苦,我也没有办法面对她。我很快就会动身去澳大利亚,”他说。 “福安给我留下无法抹去的阴影和痛苦。我对不起许多人,其中也包括你。我需要甩掉沉重的过去,到一个全新的环境去重新开始。”

没有下文的 “我错了”。那就是余青给我的信息。接到那封信后连续几个晚上,我无法上网去上课。白天也心思不宁。虽然远离福安,心里还是默默盼着有朝一日能再回那里去和余青重圆家梦。
而今,这期盼算是彻底破灭了。

从来不知道这婚姻和感情的事会这样伤害人。

想想刘海舟,他受到的伤害,比我重得多。

俗话说同病相怜。我突然很想见他,不仅因为同情能缓解我心头的隐痛,还因为我真的觉得他是那样的一个好人,好男人。对金钱看得那么淡,那么知足,从来不怨天尤人。

一个男人,那么细心那么体贴。 他居然愿意一辈子做河粉面条给我吃!
 

其他的,又有多重要呢?装修工,人事处长,究竟有什么了不得的不同呢。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问好虔谦!

 
虔谦的头像
 #

谢谢,予微妹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